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唔好失禮人

專欄
2021.08.28
108
撰文:林奕華

一幕未來女婿登門拜訪的戲碼,演到解樹仁(林子祥)完成「任務」,原來尚未落幕。井不揚波的三口之家一下子熱鬧起來,縱然主客對於箇中喜氣皆感莫名。情節來到客人告辭,主人為他撳亮樓梯燈,一切理當回復原狀,後面卻還有遲來好戲。

未來岳母的婉嫻媽媽(黃曼梨)那「好聲行呀」話音才落,這隻手關上門,那隻手已把樓梯燈按熄。又在回過神來猛然想到:「哎吔,唔知落到樓下未添!」隨即重新把燈掣撳着。一個小動作,已把這家人的習慣、個性,以至女兒嫁後的端倪顯露無遺—不能說是小器,可是階級屬性最易見諸日常生活。省電的背後,有着捉襟見肘的陰影。《輪流傳》由一九五八年說起,香港還在艱辛歲月中泅游,巧婦的本能反應,乍看如喜劇般瑣碎,其實反映生存的沉重。

ec02a548-7602-4b51-b9c2-ef0546d07175
發現樹仁送來的鮮果中有沙田柚,婉嫻即問:「媽呀,你又話碌柚唔係『造』,人哋又有?」嫻母才把話題轉到更緊要的事上,嫻又問:「媽呀媽,林柿食唔食得呀?」

然後是和爸爸(陳有后),女兒(黃韻詩)聚在厚禮前展開的「家庭會議」。媽媽:「點算呀?我哋要送番啲咩俾人先啱規矩呢?」爸爸:「千祈唔好送月餅,人哋成間嘉興糖果公司,唔送得月餅㗎!」女兒:「係呀,人哋以為你原裝送番轉頭添呀!」媽媽:「係噃,唔買得第二間㗎噃。咁咪即係落人哋面,話第二間啲月餅好食過佢哋嗰間?」

嫻父正要回房把長褲換回短打,婉嫻也說要回房把半截裙換回睡褲。父女同心,舒服才是王道。走廊上二人一起回頭,因為聽見客廳裏的嫻母在吟哦,這應該是家中常態。
嫻父正要回房把長褲換回短打,婉嫻也說要回房把半截裙換回睡褲。父女同心,舒服才是王道。走廊上二人一起回頭,因為聽見客廳裏的嫻母在吟哦,這應該是家中常態。
嫻母叫嫻「送立仁落樓啦」,「伯母,我係樹仁」,嫻母抱歉自己沒記性,「我三哥係立仁,不過佢唔響度嘞,十幾歲游水浸死咗嘞」,嫻母只能說「真係陰公啦hei」,「唔緊要啦,好耐嘅事啦。」總是不在意地在意的樹仁說。
嫻母叫嫻「送立仁落樓啦」,「伯母,我係樹仁」,嫻母抱歉自己沒記性,「我三哥係立仁,不過佢唔響度嘞,十幾歲游水浸死咗嘞」,嫻母只能說「真係陰公啦hei」,「唔緊要啦,好耐嘅事啦。」總是不在意地在意的樹仁說。

女兒靈機一觸:「媽呀媽,你蒸糕咪好好手勢嘅,你蒸番幾底糕,整得好好睇睇,送番過去咪得囉。」媽媽翻起白眼:「唓!你估過年咩,八月節邊有人蒸糕㗎啫,唔得嘅!」爸爸也亮起紅燈:「喂喂喂,佢哋係上海人嚟噃,外江佬最緊要講排場規矩,如果我哋唔送番啲禮俾人呀,盞俾人哋話柄㗎咋!」媽被爸爸一言驚醒:「哎呀,至衰我懶懶閒㗎嘞,阿玉珠話四妗有幅暹羅綾俾我,我見無幾可着就唔去攞啦。唔得!我聽朝一早去攞番,睇吓趕唔趕切做至得!」媽媽脫了線,女兒的風箏也不知吹到哪裏去:「媽呀媽,啲林柿食唔食得呀?」招來媽媽的微詞:「食喎,你又係嘅,事前就聲都唔聲吓,人哋上嚟要話聲俾我哋知先得㗎嘛。」女兒立刻喊冤:「我唔知㗎,我都唔知佢上嚟做咩!」媽媽遂把「不是」轉移到爸爸頭上:「你呀!第時唔好響個廳度打出個大髀添呀,人哋會失驚無神撞上嚟㗎!」爸爸倒不介懷:「有咩相干呢,我而家去除番條長褲添呀!」似父莫若女:「我都去換咗條裙。」留下媽媽自嘆:「霎時間你都咪話,人哋就一表人才,我哋個女就傻傻更更,唔好失禮人哋添呀!」

最後一句,畫龍點睛,在那樣的時代和社會,「高攀」心理已播下日後宅男宅女難偕白首的種子。這一齣「送禮」,預告的是「一場歡喜」。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8/ec02a548-7602-4b51-b9c2-ef0546d07175-20210826054419-150x150.jpg?v=1629956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