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水泡餅的意涵

專欄
2021.07.24
229
撰文:林奕華:

親家,冤家,都是家人。
陳婉嫻(黃韻詩)第一次與解樹仁(林子祥)四目交投,是在《輪流傳》第一集最後一場戲的幾個鏡頭。與閨密們在解文意(李司棋)家裏打發時間,毫無預警,故事便開了個頭。

一枚小小的原子餅,落在愛新鮮但難取悅的少女手上,它成了有和沒有性格的象徵。「水泡餅嚟㗎之嘛!」改名換姓,不變的是食之無味。但為什麼它就是兩個最木訥的人的「媒人」?
一枚小小的原子餅,落在愛新鮮但難取悅的少女手上,它成了有和沒有性格的象徵。「水泡餅嚟㗎之嘛!」改名換姓,不變的是食之無味。但為什麼它就是兩個最木訥的人的「媒人」?

解爸爸(關海山)與三伯父(白文彪)下班回家,三伯父的兒子抱住一罐餅乾跟在後面。為什麼那麼親近的同學,會不認識解這位堂哥,屬於「聽古不駁故」的問題,倒不如把重點放在「好戲在後頭」之上:男的內向,女的怕羞,誰料到,他們卻是最快結成配偶的一對?
也是最早離異的一雙。
先不說後來。又或,假若《輪流傳》能足本完成,可能明明不是金童玉女的他們,會終究醒悟被借用了作「紙紥公仔」,因為某人婚姻的不幸福,需要「陪葬品」。那個某人,便是解宅的女主人,文意的母親,被尊稱為「太太」,卻要面對丈夫小三和私生子的「受害人」(黃曼)。
風韻猶存,八面玲瓏,一看便知道解太太自視不輕。就是不諳世事的女同學們,也不掩飾在文意面前表達對她母親的畏懼,何況,伸出來的舌頭,都得到文意的認可?
解太太除非不亮相,不然,沒有人的神經不會不拉緊。例外的只有陳婉嫻。
不是不怕,只是毫無戒心,就如她對所有人與事一樣。女孩們取笑她反應慢半拍,玩笑開慣了,故被她「粒聲唔響,嚇了一跳」,拖都沒有覺得她在拍,怎麼眨個眼已把天窗拉埋?
箇中蹺蹊,都怪被解樹仁捧回來的「原子餅(水泡餅)」,解家糖果廠的新出品。
先是仁讓解太太試嘗,被這位嬸娘調侃:「儂當我三歲小孩子呀?這個物事叫我試來做啥呢?我又哪個會喜歡喫呢?拿回去給你母親喫吧,她什麼都喫得入口!什麼物事她都覺得好喫𠺝,儂叫伊試試嗑!」唯唯諾諾答應,仁手上便多了一塊被退回來的餅乾。

一枚小小的原子餅,離開了餅乾罐,成了「棋子餅」。看不起樹仁一家的解太太,用它來借姪兒的「無能」單打妯娌的「無用」,到了樹仁和婉嫻手上,它便是有來有往的「信件」和「信物」
一枚小小的原子餅,離開了餅乾罐,成了「棋子餅」。看不起樹仁一家的解太太,用它來借姪兒的「無能」單打妯娌的「無用」,到了樹仁和婉嫻手上,它便是有來有往的「信件」和「信物」

解太太接着說要教她口中的「小婉」織毛衣,嫻便在仁身邊經過。數分鐘前這罐餅乾曾掉了一地,嫻撿回一塊物歸原主,便被始作俑的文意取笑「吓,你又會俾嘅?你又會要嘅?」那是二人第一次交流,此刻仁把餅乾遞給嫻,嫻接過,仁把臉轉回去,嫻回頭看仁,仁正好再轉臉看她。第一集就在這一刻定格。

一枚小小的原子餅,落在兩個被摩登時代拋在後頭的人手裏,只見進退兩難的尷尬。別人看他們還像小男孩小女孩很趣致,他們是有苦自己知:緣份來時她還給他的是餅乾,緣份去時她還給他的是戒指。
一枚小小的原子餅,落在兩個被摩登時代拋在後頭的人手裏,只見進退兩難的尷尬。別人看他們還像小男孩小女孩很趣致,他們是有苦自己知:緣份來時她還給他的是餅乾,緣份去時她還給他的是戒指。

嫻是家中獨女,父親也是替解家打工,母是家庭主婦,二人年齡比較大,沾染了女兒一絲老氣。仁則是唯一的兒子,又因大病一場,父母怕他唸書辛苦,便不要他升學,留在家裏幫忙「打理」生意。備受照顧的嫻與仁,如果不在解家相遇,可能又是另一番光景。奈何他們的相似被解太太看在眼裏,我們將來就要看他們的家庭結成姻親,他們自己卻結成怨偶。

姜濤 聲夢傳奇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7/50river01c--20210722122751-150x150.jpg?v=1626956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