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不幸家庭裏的女性

專欄
2021.07.10
174
撰文:林奕華

父母在戲劇裏,即便有戲,大多數都跟「基因」無關:子女是主角,卻不見身上流着多少上一代的血液。「好父母」都是一個樣,和兒女像朋友;「壞父母」更是一個樣,男的都是秦始皇,女的都是西太后。

電視劇卻不能太讓上一代動輒得咎。每晚圍着黃金時段播出的劇集取暖的升斗市民中,有不少已經為人父母。不宜渲染家庭的權爭(除了「爭產劇」),改為父母角色以噓寒問暖為主,「煮碗麵你食」,便是應運而生的親情表現。

《輪流傳》是少數把「父母」的影響像糖與奶溶到茶裏去的例外。為了不着痕迹,便不能像《季節》中的「媽打」,也不是《溏心風暴》中的「荷媽」,兩者的「母權」在家庭中豎立了「君臣」的階層,也為角色的形象奠定了威信。君是明君,母親卻必須同時扮演「嚴父」,以求替性格和姿態相較柔軟的一家之主「履行職責」。

48river01c
鄭裕玲扮演黃影霞的條件之一,是女大十八變。由孖辮妹到馬尾女郎到高髻少婦再到……可惜劇集三分一戛然而止,不然,她的中年就是八十年代。那時候的流行髮型是?

《輪流傳》第一集,輟學家中「釘珠仔」的黃影霞(鄭裕玲),往本來就讀的中學接妺妹照霞放學。小孩心性的照霞,眼睛離不開「富學生」的美國航空公司手提書包。她手上用藤織成的那隻,其實也有很多「窮同學」在用,只是,實用價值尚屬其次,女孩羨煞的,是她正投以在旁人身上的,目光。

一個畫面更勝萬語千言。「三蚊雞」的名貴包包,換了幾十年後,換了一個價碼,還不是對若干中學生和他們的家長,一樣的吸引?
一個畫面更勝萬語千言。「三蚊雞」的名貴包包,換了幾十年後,換了一個價碼,還不是對若干中學生和他們的家長,一樣的吸引?
孤雛仨。長姊為母,二妹三弟都是小兒女。兩人長大後對影霞如何?影霞身為人母後也有了自己的一對兒女?他們成長時父親又是缺席。《輪流傳》的「摩天輪」不止黃影霞一人。
孤雛仨。長姊為母,二妹三弟都是小兒女。兩人長大後對影霞如何?影霞身為人母後也有了自己的一對兒女?他們成長時父親又是缺席。《輪流傳》的「摩天輪」不止黃影霞一人。

鏡頭的角度,是她與願望的距離。「吊高嚟賣」的一隻隻航空公司手提書包,是往下看的一雙雙眼睛,她瞪着它們,它們也朝她反瞪。「三蚊雞」是一隻包的價錢,但對連五毫子的聖誕交換禮物費也掏不出來的影霞,不問價錢於心不忍,問了要妹妹死心更是殘酷,此時冒出幼弟光仔一句:「我又買!」影霞來得及對他說:「冇性㗎,人哋幾百萬未開頭呀,你有冇呀?」已攔不住照霞嘟了嘴巴轉身便走。

「喂!趷去邊啫你!去街市買嘢先吖嘛!」、「唔去呀!我返屋企先!」、「你要返就返到夠!你唔好引細佬跟埋你一齊去呀!一陣車親佢你賠十條命出嚟呀!喂!」見照霞全不理會,便跨前拉她手臂,「扭咩啫,你扭!」照霞不要看影霞,卻見只有她半個人高的光仔送上不合時宜的笑臉,洩憤一手把他推開,影霞的耳光已響在她臉上。

「人哋就乜都有,我哋就乜都無!」這是教影霞無語的,照霞被摑後的心聲。迴響在沉默中,是之前她說過的那句「樣樣都恨,諗吓人哋點樣自己點樣至得㗎。」教妺妹要「自量」的她,何嘗不想校服此刻是穿在自己身上?

黃影霞可能曾身受其苦而傳承了母親(李香琴)的「巨靈之掌」,但她得要演得比母親更母親,或分身飾演缺席的父親,誰叫女性在不幸的家庭裏,理所當然是犧牲童年和少年的「大人」?

 

 

陳卓賢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7/48river01c-20210708100210-150x150.jpg?v=1625738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