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同一情結的兩面

專欄
2021.07.03
209
撰文:林奕華

《輪流傳》的文學性,在於作者甘國亮在人物身上鋪陳的前因後果,不會只是「一加一等於二」般簡單。甲愛乙,乙卻愛丙,而丙愛的是甲。世上彷彿就只有三個人,「故事」全部只會涉及他們的關係,即便旁邊也有父母,同事,朋友,但類似角色的存在,只是人有我有。

《輪流傳》不一樣,首先是有一條貫穿人物命運的脈搏,它不是長篇劇慣用的「復仇」與「發迹」—前者有受害與平反的來龍去脈,後者,由窮變富也要經歷過去和未來。只是,配合上述目標而展開的情節,很多時候不是追求人物性格的獨特性,反而是對焦大眾慾望的普遍性。

不是說普遍性不重要,多少寫於不同年代的作品仍引發共鳴,是靠人物的認同感能超越時空,只是,不怕時間考驗的第一法則,還是深度。故事通俗沒有問題,人物思想深淺也都可以,只要作者在至為普通的人和事裏,表達了他的獨特觀點。像《輪流傳》,不就是在懷舊熱潮中,藉五個女性從少小到老大的友誼,反映回歸前的時移世易,好教人感慨萬千?

鄭裕玲演出《輪流傳》的十七八歲少女時,約二十二、三之齡。一臉稚氣,使她所扮演的灰姑娘更惹人憐愛。有說這角色原本屬意與李司棋、黃韻詩、森森(鍾玲玲)、李琳琳同代的汪明荃,想像一下阿姐的清麗與堅韌,如果她是黃影霞,也是不作他人想。
鄭裕玲演出《輪流傳》的十七八歲少女時,約二十二、三之齡。一臉稚氣,使她所扮演的灰姑娘更惹人憐愛。有說這角色原本屬意與李司棋、黃韻詩、森森(鍾玲玲)、李琳琳同代的汪明荃,想像一下阿姐的清麗與堅韌,如果她是黃影霞,也是不作他人想。

如果光是只有這主題,它便是拿喜怒哀樂,生老病死編故事,大可「執藥咁執」,不要說八十集,八百集也難編劇不到。然而,《輪流傳》的作者「志不在此」,「歷史」、「情懷」均是外衣,此劇因各種原因被腰斬,剩下只有廿八集所顯露的悲劇性,不過是作者意圖的冰山一角,都怪民族自卑這個癥結過於宏大,難以全部浮上水面?

第一集才開場,小息中的解文意(李司棋)打開錢包拿出鈔票,先聽見她一聲有着某種姿態的遲疑「um,一筒花欖糖、華南李、油甘子(手指逐一點向身邊的同學)要咩?要咩?呀,我要多枝鮮奶添」,同學之一的翟粵生(李琳琳)見解把錢給了陳婉嫻(黃韻詩)示意她把零食買回來,便對解說:「唔使你請呀,邊拎得曬呀你(指陳),我『啦』你嘞!」鮮奶到了手,解先用飲管把表層的吸起滴到地上。

人人用藤籃書包的年代,忽然出現一個阿美利堅航空公司手提袋,雖然校服個個一樣,但身份地位馬上分出高下。往網店一查,類似包包今日懷舊價約一千四百港元
人人用藤籃書包的年代,忽然出現一個阿美利堅航空公司手提袋,雖然校服個個一樣,但身份地位馬上分出高下。往網店一查,類似包包今日懷舊價約一千四百港元。
天天坐私家平治往返學校的解文意(李司棋),沿途接送其他女同學。本來黃影霞(鄭裕玲)也在內,但自己遲出門的大小姐總連累守時的「黐車坐」的四個女孩,三個不介懷,但影霞從某天開始便自己坐巴士。
天天坐私家平治往返學校的解文意(李司棋),沿途接送其他女同學。本來黃影霞(鄭裕玲)也在內,但自己遲出門的大小姐總連累守時的「黐車坐」的四個女孩,三個不介懷,但影霞從某天開始便自己坐巴士。

下課,沒穿校服的黃影霞(鄭裕玲)在校門外等妹妹照霞。她原是在這中學與解等人同班,家境不容她繼續升學,便在家中幫母親釘珠仔糊口。照霞對姊姊說的第一句話,是明天要交換聖誕禮物,價值不能在五毫子以下,影的回覆是「唔夠錢響身度呀!」

「家吓,好多同學用嗰啲做書包㗎」,說的是美國航空公司手提袋。看到妹妹一臉羨慕,影讓有失感情的話說了出口:「多咪多囉。樣樣都恨,諗吓人哋點樣自己點樣至得㗎。」

再下來,住般含道和西環的兩個少女就要碰上面,兩人將因窮的那位為何不願坐富的便車而正式揭開《輪流傳》的序幕:炫耀與狷介,是同一情結的兩面。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7/47river01a-20210701094342-150x150.jpg?v=1625132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