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難消化」的真實

專欄
2021.06.19
124
撰文:林奕華

一盞樓梯燈,一遍又一遍成為導火線,讓「同屋共住」的兩個師奶發動口水之戰—這樣的「情節」,真的不是一九八○「翡翠劇場」時段的致勝之道。雖然,「貧賤夫妻百事哀」不是沒有在現實中上演,「家衰口不停」也並非關起門來才會發生,只不過,每晚七至八的晚餐時間,觀眾需要的不是「照鏡」,是「放鬆」。「放」是放下一天工作之後的精神負擔,「鬆」,則不一定是完全鬆懈,卻可以是替別人緊張,但自己鬆弛的「看熱鬧」狀態。

所以,送飯的從來不是喜劇,要得啖笑,可以留待上牀前。在節目編排決定勝負的年代,劇集與綜藝的分工,如同一日分開服用的藥物,吃飯前後與臨睡前是三個不可混淆的時段。不幸地,《輪流傳》「犯下」的忌諱,便是劇中的情感濃度過於真實,除了「難消化」,更有教人「唔開胃」的可能。

母親:「你而家攞咗十萬九千七返嚟咩?我買吓呢買吓嚕就清倉㗎啦!知道搵錢咁艱難呀,又唔早啲搵錢?!」女兒:「又係你同我講,個個月有啲錢剩返㗎嘛。」母親:「剩剩剩,剩鬼剩馬呀,你得雞碎咁多,我吞咗落肚咩!」
母親:「你而家攞咗十萬九千七返嚟咩?我買吓呢買吓嚕就清倉㗎啦!知道搵錢咁艱難呀,又唔早啲搵錢?!」女兒:「又係你同我講,個個月有啲錢剩返㗎嘛。」母親:「剩剩剩,剩鬼剩馬呀,你得雞碎咁多,我吞咗落肚咩!」
母親:「我諗住年尾執份會,等你幾隻嘢有新衫著,點知個賣菜婆會冚家鈴,吼住我執會就走咗佬!總之呢頭家我出盡法寶啦,我唔理呀,年尾呀你無論如何死一百幾十返嚟呀,唔係米舖雜貨舖嗰條數點找呀!」
母親:「我諗住年尾執份會,等你幾隻嘢有新衫著,點知個賣菜婆會冚家鈴,吼住我執會就走咗佬!總之呢頭家我出盡法寶啦,我唔理呀,年尾呀你無論如何死一百幾十返嚟呀,唔係米舖雜貨舖嗰條數點找呀!」

一盞樓梯燈幾點開關的大權,不在房客而在房東手上。何師奶要省下的一個幾毫,造就了黃師奶的頂心頂肺:「嗰啲死八婆就係咁賤格㗎啦,無時無刻害死人唔憂本,鬼唔望佢叉錯腳跌落十八層地獄。」何當然不會罵不還口:「係我,係我熄盞樓梯燈咁又點呀,鬼叫你晚晚做到十一二點呀,我無份繳費㗎?」黃師奶乾脆從隔住房間罵到何師奶面前:「你而家搞到同我算帳係咪呀,你嗰間豆腐膶咁嘅房點一百火,我間房點四十火咋,我隻老嘢(翁姑)仲癱㗎,鬼識開燈咩?」吵到第三者白姑娘不得不出面調停:「我又點呀,我兩個人一樣交咁多錢啫,再係咁樣嘈法就搬鬼扯晒啦!」

「嘈」,源於情緒失控。《輪流傳》主人公之一的黃影霞(鄭裕玲)便是在水深火熱中練就成「亂世佳人」。她是黃師奶三個兒女中的長女,排第二是妹妹照霞,剛在懂事之齡。被夾在善感的妹妹與敏感的媽媽之間,黃影霞的神經系統豈能不常常拉起警報?

母親:「老老實實,而家尾禡過埋就嚟團年㗎嘞,公司有冇花紅呀?冇?!哦,咁即係搵到我嚟搞㗎啫,咁呢個年點樣過呀?」女兒:「我每個月份糧都俾晒你,點會有錢剩?」
母親:「老老實實,而家尾禡過埋就嚟團年㗎嘞,公司有冇花紅呀?冇?!哦,咁即係搵到我嚟搞㗎啫,咁呢個年點樣過呀?」女兒:「我每個月份糧都俾晒你,點會有錢剩?」

在第十四集的「樓梯燈」事件之前,正好是黃師奶揭發照霞在成績表上動手腳:「枉費個大姊咁辛苦搵錢俾你讀書,讀埋晒啲紅雞蛋返嚟,讀屎片啦你!躝屍趌路呀,扯呀你!」邊罵邊用成績表將女兒趕到房外,要影霞用身擋住妹妹:「半夜三更咁嘈做咩啫?」

「你問吓佢自己啦!人讀書佢讀書,佢會讀到成績表成張紅卜卜㗎吓,仲咁大膽呀,收到實一實呀,趁我瞓着覺靜雞雞攞出嚟自己簽名呀佢……衰女唔使旨意讀書呀,由今日起呀,跟阿八嬸去送外賣包雲吞呀,知唔知呀,衰女!」

這邊廂的烽煙才熄,想起問影霞:「頭先你返嚟,樓梯燈有無着?」「無呀,黑猛猛,爭啲跌親我呀。」如此這般,那邊廂的干戈又起。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姜濤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6/45river01a-20210617102905-1024x63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