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兩種母親

專欄
2021.05.29
68
撰文:林奕華

曾有過一部電影劇本的念頭,我把它叫《新養鴨人家》。主角是兩個女人,一個是三個兒子的母親,一個雖是單身女郎,但也是三個男孩的「姨(誼)母」。前者被丈夫拋棄,最大的兒子把養家的責任扛在身上,便求教「誼母」,二兒子及後也追隨兄長踏足「社會」,兄弟同心,做母親的有一天才發現引狼入室,被她信任的姨妹淘,背着她販賣男色,她的兩個兒子,竟都是她的手下大將。

「好母親」與「壞母親」都是母親。培育的卻是兩種兒子。傳統的「好母親」,是維護上一代的尊嚴也好,是不想戳破美好的倫理關係也好,很多的真話不能面對面說。這時候,「壞母親」便是更接近現實的一扇門,打開它,外面儘管風雨飄搖,她的「壞」反而是強心針,成長路上,到底更需要有血有肉的教戰而不是溫室式的保護。

42river01a
「你朋友?唔係你呀?」白姑娘是坦白的「白」,被問到茶樓女招待是怎樣的生涯,不假思索便答:「天下烏鴉一樣黑」,直言勸喻有意入行的影霞不要重蹈覆轍。但當對方堅說只是代人探問,她又改口:「乜嘢都係在乎你自己本人㗎啫。」
被白姑娘稱讚為「叻女」的影霞,在自己母親口中,是謙虛,也是嫌她愚鈍:「叻鬼,叻就唔使每個月賺雞碎咁多人工啦。」她不知道的是,不久之後,影霞即將「發憤圖強」。
被白姑娘稱讚為「叻女」的影霞,在自己母親口中,是謙虛,也是嫌她愚鈍:「叻鬼,叻就唔使每個月賺雞碎咁多人工啦。」她不知道的是,不久之後,影霞即將「發憤圖強」。
一個微妙的處境,白姑娘託黃師奶請影霞幫她寫英文信給舞客拒絕求婚,影霞趁機向她求教茶樓有幾品流複雜。説着說着,黃師奶走了過來,影霞不欲母親知道自己的打算,這都已看在白姑娘眼裏。
一個微妙的處境,白姑娘託黃師奶請影霞幫她寫英文信給舞客拒絕求婚,影霞趁機向她求教茶樓有幾品流複雜。説着說着,黃師奶走了過來,影霞不欲母親知道自己的打算,這都已看在白姑娘眼裏。

看《輪流傳》第十四集,彷彿黃師奶(李香琴)與當舞小姐的鄰居白姑娘(佩雲),便是「好媽媽」與「壞媽媽」的化身。夾在二人中間是十九歲少女(鄭裕玲),被「好母親」叫作「認英」的她,在「壞媽媽」口中是直呼名字的「影霞」,一個聽上去親䁥,另一個視她作「大個女」。當少女問白姑娘:「我有個同事,佢就想去酒樓做嗰啲女招待呢,唔知點㗎呢呵?」「壞媽媽」的臉上先是出現狐疑神色,再接着問:「你朋友,唔係你呀?

真人面前不說假話。白姑娘百無禁忌,只不過要讓比她薄臉皮的少女有下台階。當影霞半低頭回答:「我邊有資格做呀?」閱人多矣的「壞媽媽」也不再尋根究柢,改問:「咁邊間酒樓呀?」「金陵囉,佢就係好想知道,做酒樓係咪好污糟邋遢㗎喎?」也不避諱所請教的「識途老馬」,早被自己歸類為「不乾不淨」。

倒是白姑娘不與她計較。眼見聽了自己說「你仲咁後生,你仲大把世界,千祈唔好入錯行至好呀」的影霞失落轉身,她便把她叫回來說:「講起呢間金陵,都唔錯㗎,無咩做嘅,都係斟吓茶,遞吓煙、毛巾咁之麻……」「咁使唔使俾人佔便宜㗎?」「咁好難講㗎,就算我哋呢行,都無明文規定俾啲鹹濕佬摸手摸腳㗎嘛,係咪呀?不過咁,如果你話唔俾啲甜頭啲鹹濕佬呢,又無咁多錢落袋㗎啫,一句講曬,咩嘢都係在乎你自己本人㗎啫!」

此時「好媽媽」走了過來,謙虛的對「壞媽媽」說女兒「不長進」,有負白姑娘所託的代筆信,「壞媽媽」即時一石二鳥語帶雙關:「點會啫,佢應承我,佢好叻女,實做得到嘅呵?影霞呀,你唔使咁心急㗎,諗清楚,慢慢先,知唔知呀?」

誰知道女兒心事,誰就是「好媽媽」。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42river01c--2021052706455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