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誰是佩雲?

專欄
2021.05.01
151
撰文:林奕華

一九七六年的「翡翠劇場」,也跟同期一小時的菲林劇,處境單元劇不分伯仲,出現了「作者電視」。我把《春殘》視為其中之一,原因有三:

(一)誰是編劇沒有註明,但資料顯示,原來與編導是同一人,這部二十集電視劇,屬李沛權的「簽名式」。

(二)表面上它是一齣「小品」,然而仔細地看,當中的人物關係,情感轇轕都不簡單。從創作角度,來去都是飯廳客廳的場景,但也掩蓋不了作者的野心。

(三)野心之一,是要在七至七點半的時段內刻劃女性情慾:三位女演員演出三段交纏的命運,李香琴、李司棋,和在這部《春殘》之後,近乎再沒有同等戲分可以發揮的佩雲。

江濤,又名江圖,一九六四年參演了電影《香港屋簷下》,一九七一年轉戰麗的電視,第一部劇集是改編嚴沁原著的《煙水寒》,第二部《家春秋》。一九七五年加入無綫,短暫停留兩年。《春殘》中與前同事,也是初來埗到的佩雲演對手戲。
江濤,又名江圖,一九六四年參演了電影《香港屋簷下》,一九七一年轉戰麗的電視,第一部劇集是改編嚴沁原著的《煙水寒》,第二部《家春秋》。一九七五年加入無綫,短暫停留兩年。《春殘》中與前同事,也是初來埗到的佩雲演對手戲。
佩雲在《春殘》中對李司棋說得最多的一句台詞是,「你怎麼不憐憫我?」就算她願意掏腰包,付出真金白銀六十萬給司棋贖回房子,她也是以委曲求全的方式,哀求司棋接受她的幫忙—唯有當物歸原主,幫人那位才名正言順,對兩人之間的江濤宣示主權。
佩雲在《春殘》中對李司棋說得最多的一句台詞是,「你怎麼不憐憫我?」就算她願意掏腰包,付出真金白銀六十萬給司棋贖回房子,她也是以委曲求全的方式,哀求司棋接受她的幫忙—唯有當物歸原主,幫人那位才名正言順,對兩人之間的江濤宣示主權。

佩雲是誰?擁有表情豐富細膩的聲音:源自她在加盟無綫之前,在麗的映聲/電視中,既演戲,又配音。七四年,她演過陳美齡、陳依齡姊妹主打的《燕飛翔》,同年,她也是《星星月亮太陽》中馬秋明(李影)的母親。演罷七五年上半年的兩部《十大奇案》,下半年已投身TVB,首次亮相是《帝女花》的皇后,全劇只有跪求崇禎紅綾賜死一場。

《春殘》中的「富孀」胡蘭茜本來可以給她平反。迷戀比她年輕的唐紀峻(江濤),名義上胡是董事長,唐是設計師,當聘請了女識員秦樂珊(李司棋),少女的青春氣息成了讓胡更快凋謝的威脅,也不理會是否會被視為乘人之危,當唐問她借六十萬,幫助他愛上了的這個女職員贖回被騙走的房契,好幾場戲都是寫胡找上門向秦乞求憐憫,和進行某種勒索:「我曾被很多男人糟蹋,我試過很多次自殺卻不成功……」但是,「如果你想得到房子,你必須自動辭職」心理上對方當然是情敵,只是,胡不能落人口實,尤其不能給那個被她什麼都放第一位的男人知道,自己拆散了他和那個她。

不倫戀在「翡翠劇場」的年代不是不可以上演,但大團圓則免問。如果要給貪戀年輕男子的女角組成俱樂部,同劇的李香琴與佩雲一定是會員。再過兩年,下場更轟烈,因而更有烈士風範的,是《狂潮》裏的狄波拉。
不倫戀在「翡翠劇場」的年代不是不可以上演,但大團圓則免問。如果要給貪戀年輕男子的女角組成俱樂部,同劇的李香琴與佩雲一定是會員。再過兩年,下場更轟烈,因而更有烈士風範的,是《狂潮》裏的狄波拉。

但佩雲在《春殘》中佔戲再重,還是受制於編劇所賦予的空間。李司棋飾演的女兒,等同面對性質相近的兩個母親。親生媽媽李香琴,被所迷戀的男人(羅國維)騙財騙色,害她也被他奪去處子之身。另一個是「老闆娘」,又是歷盡滄桑,故此不得不犧牲身為下屬的她。兩個不幸的女人,說是「狼虎年華」,卻又面對「色衰愛弛」,李司棋夾在中間,反倒像因為年輕貌美佔了上風。

所以,佩雲再怎樣落力,她在劇中的遭遇,又跟李香琴如同撞衫般的「撞到正」。李與壞男人難分難解,她後來也搭上同一個壞男人。結局李瘋掉了,她也瘋掉了。驟看這是編劇眼中「中年女性的宿命」,故此劇名叫《春殘》,只是,要把典型通俗劇式的悲慘貴婦演得感人,還不如她在《輪流傳》中的舞小姐二房東及一孩之母,白姑娘。

馬國明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38river01b-2021043006592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