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生活語言的精髓

專欄
2021.03.27
256
撰文:林奕華

慈母多敗兒。李香琴當然深諳什麼是「被寵」,身為奸妃代言人,相比正宮的忠言逆耳,西宮一句「主上……」,說是發出S.O.S,真正的作用是「惡人先告狀」。同樣原理,不過放在改邪歸正之後,把先聲奪人的特權,轉讓給得寵的兒女,不,是兒子。

《女人三十》(一九七九)第十集《通天曉》,大女兒劉雅英,二女兒沈殿霞,孻子甘國亮,全是琴姐所出。鄭有國是她口中的「老爺」,上海人,夫婦情趣之一,乃操上海話把他侍候:「老爺,儂是切宵牙(吃宵夜)?」大女兒早已給了她孫子抱,拉心肝的孻仔拉埋天窗在即,是以把二家姊拉進浴室開閉門會議,預警她盡快出閣,因為準弟婦隨時入門。但奉老媽子勸諭,姊姊還沒着落,弟弟就是不能插隊。

《歡樂今宵》的老搭檔,加上梁醒波波叔又是「一家人」。其實琴姐扮肥肥媽咪不無牽強,但親切感勝過一切。沈殿霞並非劇集常客,《女人三十》有琴姐扮演綠葉,果然活現了劇中那朵知性與感性並重的一枝花。
《歡樂今宵》的老搭檔,加上梁醒波波叔又是「一家人」。其實琴姐扮肥肥媽咪不無牽強,但親切感勝過一切。沈殿霞並非劇集常客,《女人三十》有琴姐扮演綠葉,果然活現了劇中那朵知性與感性並重的一枝花。

美其名「老媽子」,琴姐自命真身乃「老妹頭」。有一場,沈殿霞在廚房門口熨熨熨,她拿抹布作鏡頭前景擦擦擦之際,孻子聲音響起:「媽打,買提子包。」但見琴姐一轉身即以聲氣回敬:「而家十個工人九個妹仔呀?」要求未遂,牛高馬大的應聲變回兒童,慈母登時軟化:「陣間出去買開嘢至算啦」,「陣間」,也是當下:「愛唔愛豬仔呀?」得寸進尺的他不見其人只聞其聲:「硬豬就要!」

逼得愛媽心切的二姊發難,「媽打,你咁樣呀,有咩法子個個唔使死你呀,唔買咪唔買囉,口唔願買又愛唔愛豬仔包,要食咪自己落街買囉,第日娶咗個人返嚟呢,輪流糟質死你呀,無我响度,鬼爭你。」琴姐也趁機連消帶打「你爭氣就搵頭主,等阿媽有多個地方瞓就真嘅。」

沈殿霞是上海人,但在這一集甘國亮執筆的劇本裏,她把廣東話講到「咯咯聲」。須知道,「咯咯聲」不是單純字正腔圓,而是把言詞之間的夭心夭肺發揮如神鞭滅燭。找來琴姐飾演她的對手,母女閒話家常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看得愛好廣東話之人士心花怒放。

李香琴和甘國亮,演母子會不會是唯一一次?雖然同場出現的例子早就有了。《永恆的春天》(1976)琴姐是女主角汪明荃的媽媽,與男主角甘先生就有不少叫人動容的互動:因為深愛同一個失去視力的女孩。
李香琴和甘國亮,演母子會不會是唯一一次?雖然同場出現的例子早就有了。《永恆的春天》(1976)琴姐是女主角汪明荃的媽媽,與男主角甘先生就有不少叫人動容的互動:因為深愛同一個失去視力的女孩。
鄭有國老師曾教導不少訓練班新人。唯老師廣東話帶濃重外省口音,演《強人》(1978)被安排在第一集於三藩市唐人街餐館遇黑幫開槍受驚過度有口難言,是次飾演沈殿霞父親,琴姐甘生因而有機會露一手,一個「切宵牙」,一個高歌越劇紅樓夢。
鄭有國老師曾教導不少訓練班新人。唯老師廣東話帶濃重外省口音,演《強人》(1978)被安排在第一集於三藩市唐人街餐館遇黑幫開槍受驚過度有口難言,是次飾演沈殿霞父親,琴姐甘生因而有機會露一手,一個「切宵牙」,一個高歌越劇紅樓夢。

《輪流傳》中飾演棄婦的琴姐也是出神入化。角色關係,但凡開口皆是酸風醋雨,在《女人三十》則大不同矣,就算是怨言,也是「凡爾賽」,幸福氣息濃得化不開。女兒說:「啲襪你又熨得一餐嘅。」「唉,同你老竇買咗半打原子襪佢唔肯著呀,佢又唔知道而家啲天氣呀,冇得閒行開欽州街嗰頭啦,邊鬼個咁神心幫佢買啲線襪呀,唏!」大張牀單不知要熨到什麼年月,女兒再次看不過眼:「行嘞行嘞,等我嚟嘞。」琴姐望望沈殿霞,兩個字已把心領神會演得入木三分:「吓?哦。」

為什麼一集N年前單元劇的角色會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因為銘感把生活語言的精髓給我們保留得那麼好的,李香琴。

 

黃心穎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33river01a-202103250728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