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 : 百毒不侵的琴姐

專欄
2021.03.20
241
撰文:林奕華

應該已沒多少人記得僅有七集的處境喜劇《難兄難弟》(一九七九)。

就算提起這個名字引來起哄,大家眼前的一對男主角,也是羅嘉良吳鎮宇,並非鄭少秋馮淬帆。九七年和七九年除相隔時間上的一大截,前者與後者無法相提並論的更主要原因,一部是過眼雲煙,另一部是立地成cult。

兄弟都是家族生意搬運公司的守業者。大佬(馮淬帆)麻甩,細佬(鄭少秋)瀟灑。大佬頭上戴着船長的喼帽,但手下不是海員,是「咕哩」。同樣是老父名下的事業,細佬奉行摩登管理,工人全身工人裝,坐鎮辦公室的不是眼又矇耳又聾的老叔父(張生),卻是一出場便教人驚呼的葉德嫻。叫Julia的她,對Boss陽奉陰違之餘,也陰奉陽違。出於「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的忿忿不平,美女記者伊秋水(吳正元)上門採訪,她在送上兩杯飲料之際,不忘公開附上注解:「Hello,我落咗迷藥㗎嘞。」

這一次,琴姐只是小朋友靚Doy(鄭大衛)的媽。靚Doy 叫馮淬帆大表哥鄭少秋二表哥,所以,琴姐是二人的姑媽。姑比姨親,難兄難弟的這位姑媽,名義上與一對姪兒同住是方便照應,但家中還有一名鐘點順德女傭,琴姐雖然早餐的蝦子麵還是要親自下廚,但髮卷放下,換回襯衫長褲,這是個亮麗角色。
這一次,琴姐只是小朋友靚Doy(鄭大衛)的媽。靚Doy 叫馮淬帆大表哥鄭少秋二表哥,所以,琴姐是二人的姑媽。姑比姨親,難兄難弟的這位姑媽,名義上與一對姪兒同住是方便照應,但家中還有一名鐘點順德女傭,琴姐雖然早餐的蝦子麵還是要親自下廚,但髮卷放下,換回襯衫長褲,這是個亮麗角色。
琴姐與秋官,更早的合作應在《歡樂今宵》吧。秋官是無綫劇集早期台柱之一。作品如《煙雨濛濛》已不可能得睹,倒是主題曲第一句「煙雨濛濛,春風輕輕」響起,他和李司棋的CP便如在目前。琴姐在無綫轉組效力,就是飾演司棋母親的《春殘》(1976)
琴姐與秋官,更早的合作應在《歡樂今宵》吧。秋官是無綫劇集早期台柱之一。作品如《煙雨濛濛》已不可能得睹,倒是主題曲第一句「煙雨濛濛,春風輕輕」響起,他和李司棋的CP便如在目前。琴姐在無綫轉組效力,就是飾演司棋母親的《春殘》(1976)

那邊廂,張生也沒教馮淬帆的日子容易多少,開口閉口「你伯爺在生嗰陣……」,「其實你伯爺未去嗰陣……」,最引人發噱的是,忠僕手指夾着半枝煙,少主手指也是夾住半枝煙,放眼二人,不是看見輩分,是「嘜頭」,從小到大,有樣學樣,但要長大的畢竟長大了,就是老人言如「你呀,你就唔好怪我多口,其實你伯爺未去嗰陣都同我講過,有好『幾』個願望……」惹來「一刀斃命」:「有一個呢,就係送對耳聾機俾你,不過恨唔到呀。」

這樣一位mean佬,在《難兄難弟》裏大放異采。但他也是《執到寶》裏飽受mean嫂黃韻詩欺凌的馮淬帆啊。禁不住往憾事何其多的慨嘆想去,當年為什麼電視台沒有給二人量身打造一部《難夫難妻》。

不過,當年對這一版《難兄難弟》留下深刻印象,非關馮淬帆,而是李香琴。

第一集由她滿頭髮卷追住童星鄭大衛要給他「抹面」和催他返學開篇。只見琴姐再度使出愈是生活化愈是「殺人」於無形的功架,對白沒有要刻薄誰,行動沒有要完成什麼任務,但連珠爆發的「思想曝光」馬上讓角色既鮮明又親切,試問誰不想家裏也有這樣的一寶,長氣復唚氣,不過也可喜:「年年都係呢個時候去大嶼山㗎啦,同你契爺請請呀,睇你個樣呀,真係契錯你俾睡佛呀。」

演完了姪兒與姑母,一年後的《輪流傳》,二人是樓上和樓下。這段緣份間接又與李司棋有關。琴姐的女兒是鄭裕玲,Do姐未輟學前與李司棋是同學,李家走了司機請人,Do姐給司棋推薦暗戀的秋官。然而琴姐以為秋官想吃天鵝肉,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
演完了姪兒與姑母,一年後的《輪流傳》,二人是樓上和樓下。這段緣份間接又與李司棋有關。琴姐的女兒是鄭裕玲,Do姐未輟學前與李司棋是同學,李家走了司機請人,Do姐給司棋推薦暗戀的秋官。然而琴姐以為秋官想吃天鵝肉,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

碧姐(鄧碧雲)也是「呵『戲』如蘭」,但只有琴姐「百毒不侵」,怨婦曠婦和無知婦孺一樣手到拿來,永誌不忘的moment在《輪流傳》第四集,打開門見鄭少秋不由分說一輪搶白,大意是「離我女兒遠些」。其中兩句「我不嬲都咁放心,我個女幾時都咁自愛」,乍看傷敵一千,實則自損八百,只有琴姐道來既鏗鏘又哀傷。

 

鄭秀文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32river01a-2021031806362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