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母親專業戶

專欄
2021.03.06
147
撰文:林奕華

中年女演員在電視劇裏,沒有幾個不是「母親專業戶」。

然而,儘管每個家庭都有媽媽,主角不論男女皆需要母愛,真要年復年把「母親」角色演了又演,再專業的女演員還是會枯竭,例外不是沒有,如李香琴。

一九七八年無綫開拍《奮鬥》,琴姐三度榜上有名,《狂潮》(一九七六)的程黃美娥早已膾炙人口,哪怕她從不諱言,那是臨危受命,「事頭婆」周梁淑怡說她行,她就要上。緊接的《家變》(一九七七),基本上是陪在昔日戰友鄧碧雲身邊,在劇中以閨密之名,藉「票戲」給劇情「加料」,但沒有自己主線的施李慕蓉,還是在電視史上佔一席位。這位施太,有個同性戀兒子叫施政,施政的男朋友叫洛華,分別由駱應鈞和任達華分飾,是香港熒幕上「公開」的第一對「男男」情侶。

當年的家庭以長篇劇「送飯」,常常出現電視機外一家老少在吃,熒幕上的也是在吃。《狂潮》的飯桌戲特別多,早午晚必備外,還有下午茶。中菜主打,西餐客串,琴姐這一齣特別有食神。
當年的家庭以長篇劇「送飯」,常常出現電視機外一家老少在吃,熒幕上的也是在吃。《狂潮》的飯桌戲特別多,早午晚必備外,還有下午茶。中菜主打,西餐客串,琴姐這一齣特別有食神。
雙目炯炯有神,加上男式短髮,徐老太一點也不「老」。長劇一播便是三個月,這形象看不膩,同時以罕為貴,琴姐飾演的母親數不勝數,但只有《奮鬥》的這個媽媽是這般模樣。
雙目炯炯有神,加上男式短髮,徐老太一點也不「老」。長劇一播便是三個月,這形象看不膩,同時以罕為貴,琴姐飾演的母親數不勝數,但只有《奮鬥》的這個媽媽是這般模樣。

可能在《家變》中僅屬點綴,擔正的《奮鬥》,她便隨傳隨到,當仁不讓 。

程黃美娥是闊太,施李慕蓉是名媛,前者常被女兒取笑她「土包子」,加上丈夫的外遇是「名女人」,不足的底氣經常暴露在過度的珠光寶氣之下。到了施李慕蓉,主題是「風韻猶存」,穿戴什麼尚屬其次,眉梢眼角才是拿手好戲。《奮鬥》完全不同,角色名叫徐狄筱梅,丈夫是郵輪鉅子,這位太太必須有的是大家閨秀氣質。

角色年齡比李香琴大,要有「老太太」的風範,造型自然費心思,人到高齡,就是要心境澄明才不會看上去重甸甸。據說是當年電視台高層黃筑筠女士獻計,第一件事把琴姐的頭髮剪成男式,再往後梳,配上直身短袖旗袍,活脫脫是位清爽、優雅,卻又不失威嚴的主母。

主母,要有一家之主的氣場,也有為人之母的柔軟。徐老太太喪夫已久,膝下四名子女均已成年,長女南紅摽梅已過,扛起了大當家的權責。母親雖然在她之上,但要讓女兒服眾,她深知凡事要先讓她作主,非到了擺不平爭端的時候,才能站出來給她要回面子。

這一頭短髮和旗袍,出奇地把李香琴變得判若兩人。慈愛,但不老氣;復古,卻又摩登。

《輪流傳》一家四口全擠在一間板間房內,拮据之故,少有出外用膳。大結局大家姊鄭裕玲掏腰包上酒家,卻是媽媽琴姐最難下嚥一頓。女兒宣告「嫁入豪門」,但礙於女婿張英才中年喪偶,不想為續弦鋪張,一干形式皆免。此舉看在媽媽眼中,與女兒「平沽」無異。
《輪流傳》一家四口全擠在一間板間房內,拮据之故,少有出外用膳。大結局大家姊鄭裕玲掏腰包上酒家,卻是媽媽琴姐最難下嚥一頓。女兒宣告「嫁入豪門」,但礙於女婿張英才中年喪偶,不想為續弦鋪張,一干形式皆免。此舉看在媽媽眼中,與女兒「平沽」無異。

再接再厲,是《網中人》(一九七九)的珠寶店董事長方楊慶雲。一頭大圈圈鬈髮,還在嘴旁點一顆痣。轉個身去,《風雲》(一九八○)中她改穿「衫褲」,腋下挾一條手巾仔,眉低眼慢,是一位鄉紳的續弦夫人。然後是《親情》(一九八○),跌打醫師石堅的女兒,和兒子周潤發有着義氣仔女的臭味相投。再到《輪流傳》(一九八○)中的「黃師奶」,一個吸入和呼出都是怨氣的「苦命」媽媽。

有幾入信?鄧小宇寫:「我們童年時確是見過不少像她那樣捱窮捱到脾氣暴躁的婦人。」

許志安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30river01c-2021030408510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