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忠奸老嫩也難不到她

專欄
2021.02.27
163
撰文:林奕華

若要形容李香琴在演藝事業上前半生和後半生的分野,除可用電影與電視的不同年代作分水嶺,打個比喻,就是電影中扮過多少次「後底乸」(晚娘),電視劇裏便要演回多少的慈母。就是也有那麼一次真的「重作馮婦」,在《風雲》(一九八○)中飾演鄉紳關海山的續弦妻子,劉松仁的後母,她都是忍氣吞聲的好女人。

戲一開始,她的登場,已見委曲求全。女兒黃杏秀因被誤會使錢贖回偷渡親友而被帶返警署,丈夫把她接回家,少不了一頓痛罵,飾演中學生的黃杏秀敢怒不敢言,陪她罰企的還有媽媽。

《風雲》裏的鄉紳夫人是「水」做的角色,眼淚,不是往肚裏流,便是用來洗面。但琴姐演來絕無博同情之嫌,因為她在劇中早逝,丈夫關海山在她死後才露出原來面目,是「鬧者愛也」的典型大男人主義受害者。觀眾愈代入琴姐,便愈能感受蝦叔老年喪偶的淒涼。
《風雲》裏的鄉紳夫人是「水」做的角色,眼淚,不是往肚裏流,便是用來洗面。但琴姐演來絕無博同情之嫌,因為她在劇中早逝,丈夫關海山在她死後才露出原來面目,是「鬧者愛也」的典型大男人主義受害者。觀眾愈代入琴姐,便愈能感受蝦叔老年喪偶的淒涼。

李香琴這場戲只有一句對白,當劉松仁掛掉在客廳另一頭正在講的電話,來到飯廳,以鄙夷的眼神和責難的口脗,埋怨太吵沒能聽清楚對方說什麼時,李對應的話是「就嚟食飯啦……」,引來更不好惹的眼色—這樣的氛圍,誰想留守這個家?

一老一少兩個男人在叱喝,叫罵,兩個女性少的低着頭,老的噙着淚。劇集背景是八十年代初,但不改新界某些家庭重男輕女。李香琴為什麼沒有做錯事也像做錯事?可能是出於雙重自責,一是對女兒「疏於管教」,二是,生的不是他,是她。

換了黃杏秀的角度看,是雙重不服氣,既為了自己,也為了媽媽。但母女的受難戲分才揭開序幕,同一集的尾聲,黃杏秀被蛇頭所擄,勒索關海山十萬元。再下來,還與家境懸殊的任達華談戀愛。只是相比於全劇到了一半,她被吳孟達飾演的競生強姦,李香琴這位慈母的災難才正式來臨。

幸好,每部時裝劇都有一位女強人。《風雲》中的是馮寶寶。還未下嫁劉松仁時,她和他玩的是針鋒相對。成為媳婦之後,她便是奶奶與小姑的精神支柱,不要說丈夫的話她可以不認同,就是父權至上的公公,她也不懼以女權抗衡。黃杏秀和李香琴在一個大男人作主的世界裏,感謝一位「外人」仗義執言,才未被「沒頂」在海一樣的沉默裏。

《奮鬥》中與南紅演母女。演出粵語片的多年功力,令年齡只差兩歲的女演員毫無違和感。在這部劇集中的慈母,是四個子女之間的和事老,她的柔軟,對比南紅的剛強,出奇地有化學作用。二人在很多劇集經常一起榜上有名,但這一部的緣份,值得影迷感恩。
《奮鬥》中與南紅演母女。演出粵語片的多年功力,令年齡只差兩歲的女演員毫無違和感。在這部劇集中的慈母,是四個子女之間的和事老,她的柔軟,對比南紅的剛強,出奇地有化學作用。二人在很多劇集經常一起榜上有名,但這一部的緣份,值得影迷感恩。
《雨夜驚魂》(一九六○)中不是「後母」,因為娶她之前,丈夫羅劍郎已經有妻子羅艷卿,育有一女馮寶寶,礙於家長重男輕女,李香琴才以「平妻」身份入門,讓羅劍郎合「(家)法」重婚。馮一次撞破李與表哥鄭君綿姦情,成了李的眼中釘。惡形惡相,比「後底乸」猶有過之。
《雨夜驚魂》(一九六○)中不是「後母」,因為娶她之前,丈夫羅劍郎已經有妻子羅艷卿,育有一女馮寶寶,礙於家長重男輕女,李香琴才以「平妻」身份入門,讓羅劍郎合「(家)法」重婚。馮一次撞破李與表哥鄭君綿姦情,成了李的眼中釘。惡形惡相,比「後底乸」猶有過之。

不過,《奮鬥》(一九七八)卻出現了「大女人」讓她身為母親左右為難的局面。這一次,她是家族的大家長,早年喪偶,家族事業由獨身的長女南紅扛住,二子金興賢,三女趙雅芝,對長姊均敬愛有嘉,唯是幼弟周潤發留學歸來協助長姊管理業務,因觀念南轅北轍常有齟語。李香琴飾演的善良母親,正是苦於手心手背都是肉。

演出《奮鬥》的那年,李香琴四十六歲。飾演她女兒的南紅四十四歲。二人實際年齡的差距,與南紅在《家變》(一九七七)中以四十三歲之齡,飾演實際年齡三十歲的汪明荃之母,確又提高了演技挑戰的難度。

但李香琴再次拿出亮麗成績,忠奸難她不到,老嫩也無例外。

 

 

馬國明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29river01a-20210225071933-1024x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