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幽默感

專欄
2021.01.30
121
撰文:林奕華

真要回答什麼時候學會「幽默感」,可能始於從小家有電視。

電視裏有一羣老好朋友,他們不時一本正經說着一些話,做着一些事,但即便小小年紀如我,也懂得這份「正經」,應該是在開玩笑。但又因為老好朋友分身有術,小小年紀如我,也學會了分辨那些玩笑需不需要認真看待。

于素秋脫下古裝女俠的披風,改穿半截裙,高跟鞋,戴髮箍,眼鏡,演探長曹達華的秘書?這可是千年一遇,怎會不珍而重之,將那一刻存進記憶庫?雖然,到了晚上,換上夜行衣,眼罩往面上一放,劫富濟貧,鋤強扶弱,她又回到女俠模式。

只是,時裝女俠到底比古裝女俠有趣,即便身為包拯身邊的公孫策,也同時隱藏無間道身份。曹探長當年捕抓了父親大盜黑貓,被傳授一身好武功的她,立志替獄中父親報仇。於是,白天以左右手的角色示人,入黑,她就是四出犯案的「復刻黑貓」,眼見大探長束手無策顏面掃地,她便妙計得逞,心涼無比。

在武俠片中常以師兄妺相稱的俠侶變身歡喜冤家,當年這部《九九九神秘雙屍案》(一九六五)教會了我,「改換角度」可以由「改換角色」開始,也是從對立中找和諧,再在和諧中找到對立空間的新招。

《九九九神秘雙屍案》拍於一九六五年,片中的警局女秘書形象完全參照西式女白領標準,故此于素秋的一身造型,到今日仍然出得CBD,入得會議室。在此前一年,她和曹達華仍是《如來神掌》的裘玉華龍劍飛。
《九九九神秘雙屍案》拍於一九六五年,片中的警局女秘書形象完全參照西式女白領標準,故此于素秋的一身造型,到今日仍然出得CBD,入得會議室。在此前一年,她和曹達華仍是《如來神掌》的裘玉華龍劍飛。
林鳳也是《如來神掌》要角之一,她飾演于素秋的妺妹裘玉娟,因緣巧合,也得火雲邪神傳授如來神掌,與姊夫龍劍飛成為傳人。在《九九九神秘雙屍案》中,她的對手是馮寶寶,雖然,二分一的戲分,是由余麗珍來飾演她來「扮演」余麗珍。
林鳳也是《如來神掌》要角之一,她飾演于素秋的妺妹裘玉娟,因緣巧合,也得火雲邪神傳授如來神掌,與姊夫龍劍飛成為傳人。在《九九九神秘雙屍案》中,她的對手是馮寶寶,雖然,二分一的戲分,是由余麗珍來飾演她來「扮演」余麗珍。

而在同一部粵語片中,還有另一個層次的「變身教學」,從戴上面具到喬裝易容,從角色扮演到成為被扮演的人。

難度有多高?從入信程度的挑戰性,便能反映背後「創意」多麼藝高人膽大。片中的林鳳是被曹大探長溺愛的妹妹,也是偵探小說不離手的「福爾摩斯小姐」,主修之外,她還副修化妝學,聲音學,聽上去其實更似是戲劇學生的功課,但當查案和演戲的造詣未派用場,她便把所學用來支援有需要的馮寶寶。

一位豪門小遺孤,是林鳳和兄長的世交,由母親余麗珍和嬸嬸李香琴兩位同是寡婦的女人養大。在她生日的這天,將要表演「啞子背瘋」(一人分飾兩角的戲碼),所以需要被「裝扮」。

表演成功結束後,馮寶寶邀林鳳留在她家作客度宿一宵,因為有着「偵探情結」的大姐姐,又是偶像,又是閨密。儘管正是在那一夜,主人家的她才是成了「客人」:家裏發生了謀殺案,她被蒙在鼓裏,渾然不覺母親余麗珍不再是余麗珍,卻是林鳳以易容術扮成的替身,嬸嬸李香琴更早已不是正牌李香琴而是冒認李香琴,由李香琴分飾。

兩個李香琴之外的黑衣幪面漢是誰?乍看這個「卒仔」是由特約演員扮演,雖然片中先後刺死「正宮」余麗珍和「西宮」李香琴,但沒有面目只有名字叫大飛的角色,殺人時全由影子戲交代,是最後在警局才安排由金雷上陣。一瘦一壯是同一人?大抵就如身形差異那麼明顯,林鳳化妝之後也可以是余麗珍。
兩個李香琴之外的黑衣幪面漢是誰?乍看這個「卒仔」是由特約演員扮演,雖然片中先後刺死「正宮」余麗珍和「西宮」李香琴,但沒有面目只有名字叫大飛的角色,殺人時全由影子戲交代,是最後在警局才安排由金雷上陣。一瘦一壯是同一人?大抵就如身形差異那麼明顯,林鳳化妝之後也可以是余麗珍。

一家人活現了一九七八年佳視武俠劇《金刀情俠》主題曲的歌詞「如你扮我,我扮邊一個你?」,主唱者黃韻詩的歌聲,穿越時空,在不知是巧合抑或注定的世事中,投下一顆又一顆「咁都得」的石子,泛起的漣漪,就是「幽默感」。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25river01a-20210128092152-1024x76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