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朱牧的功勞

專欄
2021.01.09
74
撰文:林奕華

後來,經過多番回想,我對李翰祥版的《西施》(一九六六)印象「深刻」,有多少不是基於飾演西施的江青,卻是飾演吳王夫差的朱牧,因為,才六、 七歲的我,隱隱約約,已經感受到「男歡女愛」?

「深刻」加在括弧之內,是數十年後才第二次看《西施》,有些場面完全就是第一遍。譬如江青的出場,頭上梳了丫髻,長的不是娃的身高,但應該就是十歲出頭的小孩,但有個人勇氣,擋在一個比她小的妹妹身前,對着吳國士兵和他的劍尖吼叫,「先殺了我吧!」

其他的演員,如范蠡大夫和他的飾演者曹健,便一直沒有認出來,飾演伯嚭的洪波,連他有份演出也是後知後覺。然而,夫差和朱牧,卻成了日後被我對上號的標準。看李晨風版《西施》(一九六五)得悉夫差是張錚,一則以喜,想由他演來一定不會只是個「歹角」,也一則以懼—不是年輕,是幼嫩,故此,那落腮鬍在他臉上,就是化妝易容。

「館娃宮」已經巧奪天工,「響屧廊」更是匠心獨運: 取悅美人的建築物,光是一道樓梯,已暗藏機關,行走上下,如同揮指在琴鍵間。江青的老本行是舞蹈,導演李翰祥讓她在這場舞戲中自編自演,效果果然不負眾望。
「館娃宮」已經巧奪天工,「響屧廊」更是匠心獨運: 取悅美人的建築物,光是一道樓梯,已暗藏機關,行走上下,如同揮指在琴鍵間。江青的老本行是舞蹈,導演李翰祥讓她在這場舞戲中自編自演,效果果然不負眾望。
西施是妲己,妺喜,褒姒之流嗎?吳王夫差命老臣伍子胥看看她主吉抑或主凶。伍叫西施先走幾步,換來「居然有龍翔鳳舞之姿」之歎,再叫她咳一下,「也不乏金玉之聲」,但當美人胃病突發,即嚇得上大夫大驚,因為「這顰!更顯嫵媚,令人不可逼視!她的一顰可以傾國!她是個大大不祥的妖孽!」
西施是妲己,妺喜,褒姒之流嗎?吳王夫差命老臣伍子胥看看她主吉抑或主凶。伍叫西施先走幾步,換來「居然有龍翔鳳舞之姿」之歎,再叫她咳一下,「也不乏金玉之聲」,但當美人胃病突發,即嚇得上大夫大驚,因為「這顰!更顯嫵媚,令人不可逼視!她的一顰可以傾國!她是個大大不祥的妖孽!」

朱牧當年也不大,可鬍子在他臉上,是長出來的。不要問我六、 七歲的「娃」怎麼分辨得出「真/偽」的吸引力,但我記得夫差這個「人」把我從一部「古裝歷史大片」帶到一男和一女的另一個世界裏去,是朱牧的功勞。證據之一,便是第二次看《西施》和第一次看時對那一幕的記憶一模一樣:當西施走進夫差為她建蓋的「館娃宮」,踏上那道如同琴鍵的「響屧廊」。

那,也是江青在以「西施」為名的傳奇電影裏最發光發熱的一幕演出。當年,《西施》以上下集發行,上集「臥薪嘗膽」,主題是越王勾踐的忍辱負重,前半部幾乎都是環境在說故事。第一個鏡頭是戰船離岸邊不遠的海上在燃燒,灘上屍骸遍野,像剪掉了登陸大戰場面的《雷霆救兵》(一九九八)。之後是夫差「逼降」,勾踐辭廟,雖說導演是把過去給大片廠拍宮幃片的模式繼往開來,只是這一次卻要發揮香港所無台灣才有的地利優勢,闊銀幕的畫面,都在借用海天的無際無邊,從而突出成王敗寇的並置,實則是磅礡與蒼茫的對比。

資深影評人焦雄屏寫飾演夫差的朱牧:「時而喧囂狂妄,時而低語忖思,朱牧的表演層次,使夫差的悲劇性完全可信。」和西施飾演者江青的對手戲非常多,他常常琢磨角色的性格和層次,也認真和江青一一討論。
資深影評人焦雄屏寫飾演夫差的朱牧:「時而喧囂狂妄,時而低語忖思,朱牧的表演層次,使夫差的悲劇性完全可信。」和西施飾演者江青的對手戲非常多,他常常琢磨角色的性格和層次,也認真和江青一一討論。

唯是當中後段戲分回到片廠裏,「女人」的空間,西施的力量,才得以被釋放。先是經歷一場與上大夫伍子胥的鬥智,再通過「考核」,成了「寵愛」,美人計才正式上演。導演給「投懷送抱」設計成不是任何「狐媚女子」都能勝任的任務,亦是給江青量身訂造的「武器」:舞蹈。

第一步踏到樓梯上,發現它會作響的美人,臉上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忍不住再以足尖代替手指,輕輕一拾往上走去的第二步,馬上傳來縈繞周圍的音符,樂得她長了翅膀似的飛上亭台的最高一層,那裏有那把她接住的,和她一樣狂喜的男人。

 

 

關智斌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22river01a-20210107083804-1024x42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