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西施范蠡羅曼史的合法性

專欄
2021.01.02
76
撰文:林奕華

「范大夫,對不起。」

這是李晨風導演的《西施》(一九六五)中女主角最後對范蠡說的話。范蠡是把西施「獻」給吳王夫差作禮物的越國大臣。傳說他與西施本是郎情妾意,只恨國難當前,兒女私情必須割捨。將女人用作匕首伺機毀滅不共戴天的仇人,把忍辱負重視作英雄式行為的人不是沒有,亦有不認同美人計者,視安排香餌非大丈夫所為,更何況,鈎上是自己的愛人?

西施范蠡羅曼史的合法性,從來傷透編劇和導演的腦筋。是以幾乎沒有一部《西施》的結局是相同的。即便大眾接受二人事迹只是民間杜撰,但道德仍是說難不難,說易不易的一道門坎。戲迷不會不愛看「英雄美人」流露眉稍眼角的情意,只是在那年代要替女間諜「洗白」,有導演會考慮此險值不值得犯,但也有深明大團圓的意義不在成全古人,卻是銀幕上的誰與誰。

21river01a
不能小覷「畫面結構」在電影裏的神奇力量。中遠距離的身影,那是觀眾借助她所盼望的郎君的眼睛,與盈盈秋水的對視,在直直橫橫的線條之間,是她手中要捲未捲的簾,也是一個問號的象徵,wh(Y)?

白雪仙和任劍輝的《西施》(一九六○)便尺度很大。片中的西施,就是上演少女情懷總是詩。唐滌生不畏懼把她的「為國為民」建立在對一個人的愛情之上,於是在入吳國前夕,便得讓她盡訴衷情。「仇讎未報肝腸斷,空有憐香惜玉心」,不是柳下惠,但不想玷污彼此的名節,范大夫對西施的「冷」和「狠」,不止造成她的情傷,還引發她的胃痛。眼見佳人捧心呻吟,大夫才不忍再拒,最後以「拜倒石榴裙」一句作夜探美人的結語,鏡頭在二人擁抱中淡出。

換了西施是白茵,范蠡是傅奇,她和他便不可能有同一幕的哀怨纏綿。而且,與白雪仙、任劍輝的「星探」慧眼識荊,再萌情愫截然不同,劇情安排二人本已是未婚夫婦。然而,雖說白茵和傅奇這對亂世情鴛有名有分,他們在戲裏卻沒有半點「過電」的戲分。連結局西施為救范蠡,吃上夫差(張錚)刺來的一劍,快將永訣的癡男怨女,亦只能展示「完成大我」的主題思想供人圍觀。

當白茵的《西施》來到倒數的時刻,夫差持劍追她斬殺。當然馬上想到《帝女花》。但相似正也是不同之處,替長平擋掉致命一刺的是昭仁公主。換了西施,則是死於為范蠡擋掉夫差一刺。貌似為愛情而死,其實是為范大夫的名節而死:忠臣豈可娶「人妻」為妻?
當白茵的《西施》來到倒數的時刻,夫差持劍追她斬殺。當然馬上想到《帝女花》。但相似正也是不同之處,替長平擋掉致命一刺的是昭仁公主。換了西施,則是死於為范蠡擋掉夫差一刺。貌似為愛情而死,其實是為范大夫的名節而死:忠臣豈可娶「人妻」為妻?
鄭旦(伍秀芳)觸「鼎」而亡一幕讓我震動,不是因為她是烈女,而是她跟我所認識的鄭旦太不一樣。在李翰祥版的《西施》裏,同名同姓相同處境的,是一沉着應戰的女特務,更是西施的守護天使,飾演她的李登惠雖沒走紅,但經此一役至今教人難忘。
鄭旦(伍秀芳)觸「鼎」而亡一幕讓我震動,不是因為她是烈女,而是她跟我所認識的鄭旦太不一樣。在李翰祥版的《西施》裏,同名同姓相同處境的,是一沉着應戰的女特務,更是西施的守護天使,飾演她的李登惠雖沒走紅,但經此一役至今教人難忘。

西施必須死,其實在李晨風的這一版早有伏筆,皆因她的姊妹鄭旦(伍秀芳)比她更早以死明志,她是誤會西施失節,西施若不能證明「身子是乾淨的」,至少要做到瓦全不如玉碎。儘管,白茵的西施全片沒有幾個鏡頭面露笑容,更不要說諂媚夫差。連伍子胥(李清)自刎,都是她抱着遺骸表達對忠臣的崇敬。

反而珠璣的《西施》裏,一個鏡頭交代了同伴鄭旦(譚倩紅)被戰亂中傾塌的柱子壓死,白雪仙便得以從「替身」的「捐軀」中得到解脫。只要不被鏡頭大書特書,她與范大夫的雙宿雙棲便能被心領神會—遠景的小舟,天上的浮雲,天大地大,「那裏都容得下一對平凡的夫妻」。

 

 

黃心穎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21river01a-20201231081135-1024x71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