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黃梅調電影雙胞熱鬧

專欄
2020.12.19
138
撰文:林奕華

要是每一位電影工作者都出自傳,該是所有影迷之福。

也不是出於愛聽八卦的心態,說實話,有些故人故事,也不是人人都記得了,哪怕帶着些內幕色彩,並沒有多少新聞價值,然而,對那些懷有深厚情感的名字與軼事,片言隻語都可以如獲至寶。

讀江青筆下的某些經過,還是要在現場的人才能把情景還原。例如,《七仙女》(一九六三)我們都從「歷史教科書」(電影公司官方刊物)大概知道「易角風波」,由樂蒂到方盈,資料還算不缺,卻不知道,方盈被選上,拍了幾天「路遇」,導演李翰祥曾經把邵老闆請到攝影棚看現場狀況,之後,演員便換上原來只是擔任舞蹈指導的江青。

國聯版《七仙女》的董永由容蓉反串。容蓉原名錢容蓉,演出《七仙女》前作品有與李麗華合作《孟麗君》,之後在《聊齋誌異三集之陸判》中一人分飾賢妻與名妓兩角。她還是唱得之人。《金玉良緣紅樓夢》林青霞的賈寶玉便是由她幕後代唱。
國聯版《七仙女》的董永由容蓉反串。容蓉原名錢容蓉,演出《七仙女》前作品有與李麗華合作《孟麗君》,之後在《聊齋誌異三集之陸判》中一人分飾賢妻與名妓兩角。她還是唱得之人。《金玉良緣紅樓夢》林青霞的賈寶玉便是由她幕後代唱。
本來是樂蒂凌波再度攜手的《七仙女》,開鏡之後,女主角必須換人。這張只出現在官方刊物的合照,從此成為「傳說」中的合作。奈何「傳說」還有續集,方盈之後,便是江青,江青隨李翰祥去後,「燙手洋山芋」又回到方盈手中。
本來是樂蒂凌波再度攜手的《七仙女》,開鏡之後,女主角必須換人。這張只出現在官方刊物的合照,從此成為「傳說」中的合作。奈何「傳說」還有續集,方盈之後,便是江青,江青隨李翰祥去後,「燙手洋山芋」又回到方盈手中。

情節來到這裏,《故人故事》裏江青寫:「和凌波拍第一場『路遇』時,我們有商有量,總能夠很快的找到一個彼此最得心應手的身段組合……在片廠裏凌波毫無架子,懂得關心新人,我就稱呼她凌波姐一直到現在。」

須知道,我們後來看到的兩齣《七仙女》,凌波搭的(仍)是方盈,江青配的是容蓉,因為在邵氏與李翰祥之間,冒出了一家新的電影公司叫「國聯」,原意應是李導演把拍攝中的《七仙女》移師台灣,讓創業作一剃大公司前老闆眼眉。

今日看着江青凌波的七姐與董永的劇照,已是「傳說中」的考古之物。「事態急轉直下,臨陣生變,凌波並未加入國聯,而是繼續留在邵氏拍《七仙女》。

以《梁山伯與祝英台》(一九六三)開先河的「雙胞熱鬧」,由李麗華尤敏的國泰版本被邵氏追擊,促成樂蒂凌波版本大收旺場,才會造就《七仙女》試圖再下一城。但創辦國聯等於接受國泰機構的支持,李翰祥的「倒戈」便難洗脫報復的戲劇性。

多年後,這兩部《七仙女》的雙胞案從沸沸揚揚到塵埃落定,李導演回歸邵氏開拍《金玉良緣紅樓夢》(一九七七),又鬧出第三度的雙胞風波,這次的對手,是凌波金漢的《紅樓夢》。

我以為已經不可再見的國聯江青版《七仙女》,原來還有得睹兩句歌詞的一天。國聯幾乎所有影片都還能看到,就是這部創業作絕了迹。雖然,我看到的它,也是電視版,在無綫的翡翠台。但也只有那麼一次。
我以為已經不可再見的國聯江青版《七仙女》,原來還有得睹兩句歌詞的一天。國聯幾乎所有影片都還能看到,就是這部創業作絕了迹。雖然,我看到的它,也是電視版,在無綫的翡翠台。但也只有那麼一次。

三部李氏名下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有袁雪芬范瑞娟的同名越劇前作(一九五四),《七仙女》有黃梅調《天仙配》(一九五五),《金玉良緣紅樓夢》的推出,也遇上越劇《紅樓夢》(一九六二)在香港重映。

在這裏翻出這些歷史,是因為眾多「雙胞熱鬧」的香港版本中,除了李麗華尤敏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始終緣慳,數當年在熒幕上看過的江青的七姐,台型功架最令我印象深刻。自此,妄想能重遇一次。

唯一的機會,是多年前在台灣公視藝文大道「江青傳奇」的訪問節目中,有幾十秒的「父王二次把旨明,萬把鋼刀刺在心」的鏡頭驚鴻一瞥。

 

 

 

 

 

陳卓賢 姜濤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19river01a-20201217070918-813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