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小粉絲」夫子自道

專欄
2020.11.14
139
撰文:林奕華

林青霞的三本著作讀下來,一一年的《窗裏窗外》,一四年的《雲去雲來》,二○年的《鏡前鏡後》,每一部都貫徹了「兩個林青霞」輪番登場的特色,一個是「大明星」,一個是「小粉絲」,讓讀者在作者兩種精神面貌對照下,得睹她的夢想與現實,被看與看人。
兩者之中,「小粉絲」一面一定要有她的夫子自道才會曝光,所以尤覺珍奇。而在平地往舞台上看見的那些「偶像」們,文化名人的有一張名單,可是,印象更深刻,甚至會讓我把其中經歷與心情,當故事分享給更多聽眾的,是她同行的前輩們。
這品種在《窗裏窗外》還沒幾個例子,勉強算是的,是在「夢與真」裏有以下一段:「念初中了,有一次我問三姨,當中國小姐好還是當明星好,那時候台灣有位小童星在李行導演的《婉君表妹》裏飾演唐寶雲的幼年,既可愛又會演戲,當時真是轟動一時,我羨慕極了,她就是謝玲玲。我三姨還笑說:『你是不是想做她們?』羞得我臉都漲紅了。」
「她們」,唐寶雲在她的第二部電影裏扮演她的姊姊,日後患了精神疾病。另一位謝玲玲,「很早就嫁入豪門,現在已經是單身,與五個兒女同住,是個偉大的母親。」偶有看見二人在公開場合的合照,大抵早就做了朋友。

《窗外》(1973)是林青霞從影第一部電影,因遭瓊瑤申請禁映,在台灣,第二部接拍的《雲飄飄》便變成是第一部。卡士上,她和男主角谷名倫都是新人,配搭以關山和唐寶雲,再有劉家昌馬之秦助陣,陣容不失吸引力。但關山與唐寶雲在六十年代的巨星,來到七十年代,已是「上一代」和「家長」,戲分再多,也是甘草。
《窗外》(1973)是林青霞從影第一部電影,因遭瓊瑤申請禁映,在台灣,第二部接拍的《雲飄飄》便變成是第一部。卡士上,她和男主角谷名倫都是新人,配搭以關山和唐寶雲,再有劉家昌馬之秦助陣,陣容不失吸引力。但關山與唐寶雲在六十年代的巨星,來到七十年代,已是「上一代」和「家長」,戲分再多,也是甘草。
「我是從小便看你演戲的⋯」放在林青霞和唐寶雲之間,並沒有誇張,林的初中六○年代,唐正大紅大紫。一霎眼,沒有想過的事情發生了,十九歲遇上廿九歲,黃毛丫頭是紅花,經驗豐富的是綠葉。病榻前姊妹冰釋前嫌的一場戲,示範了什麼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我是從小便看你演戲的⋯」放在林青霞和唐寶雲之間,並沒有誇張,林的初中六○年代,唐正大紅大紫。一霎眼,沒有想過的事情發生了,十九歲遇上廿九歲,黃毛丫頭是紅花,經驗豐富的是綠葉。病榻前姊妹冰釋前嫌的一場戲,示範了什麼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銀幕的老臉孔退位,影壇的新彗星發光,林青霞的時代到了。芳齡十九演十九。宛如黃鶯出幽谷,疑是仙女下凡塵。超級新秀,耀眼光芒,超齡紅星,相形見絀」廣告文案標榜青春無敵,但十九歲的「疑是仙女」眼中的林黛李菁,謫仙也是仙。
「銀幕的老臉孔退位,影壇的新彗星發光,林青霞的時代到了。芳齡十九演十九。宛如黃鶯出幽谷,疑是仙女下凡塵。超級新秀,耀眼光芒,超齡紅星,相形見絀」廣告文案標榜青春無敵,但十九歲的「疑是仙女」眼中的林黛李菁,謫仙也是仙。

然後是在《雲去雲來》登場的甄珍。
「你絕對想像不到,我第一次見到最喜愛的明星,是在這種情況下。那時候我十九歲,已經拍過幾部電影,還算小有名氣……有天要求女副導演帶我去見甄珍。」合指一算,一九七三年甄珍正在拍的,不是《心有千千結》,便是《彩雲飛》,又或《天使之吻》,都是台灣愛情片指標,少女明星慕名求見,隱約有往城隍廟求好籤之感。誰知道開門的不是神仙,卻是「大仙」,頭戴浴帽,身上只圍白毛巾,而且迅即關門,又很快打開了門,一瓶香水從門縫裏遞到林青霞手上,「送給你。」
就這樣,見面禮便完成了見面的願望。「我拿着香水對着門發呆,過了一會,王玫透過深度近視眼鏡瞪着我:『你在幹什麼啊?』我這才醒過來:『哦,我們不是要等着跟她見面嗎?』『走吧,她不會出來了。』王玫笑着拉我走。」
那一聲「哦」,是喜劇裏演員必須好好掌握的時間點。至於王玫的「深近視眼鏡」,則是畫龍點睛的道具—心水清的她,反襯了小迷妹的少不更事。
一天是戲迷,一生是戲迷。不是對神仙似的人物寄予愛慕,便不會成了他人眼中的神仙,自己還是有着初心。
到了《鏡前鏡後》,又是兩位她心目中的大女明星從仙界走下凡間:《魚美人》李菁,和《七仙女》江青。寫李菁,是緣淺。寫江清,是交深。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14river01a-2020111208595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