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角色與孩童無縫合拍

專欄
2020.10.30
140
撰文:林奕華

生於粵語片開到荼蘼的年代,但是,還來得及「掹」大人衫尾入場。住在九龍城的我,看得最多霸王戲的便是在獅子石道的龍城戲院。《黑玫瑰》(一九六五)便是其中一齣。
但《黑玫瑰》也是最「值回票價」的電影。廣東俚語說的「又食又拎」,十分生動地形容了把電影帶回自己的世界裏去再演一次的小戲迷,如我。片中的橋段,成了周末與表兄表姊聚會的遊戲。表哥牛高馬大,是反派最佳人選。又因為是在舅舅的消防宿舍「取景」,在各個房間內延伸的走廊便是追逐與搏鬥的最佳場地。尤其當《黑玫瑰》推出了下集《黑玫瑰與黑玫瑰》(一九六六),大量戲分發生在犯罪集團的總部,從這個窗口跳出,從那個窗口跳入,說是「拍片」,大家在玩的不過是捉迷藏。

一雙黑玫瑰雖然是A城交際花姊妹,但不難聞到G城蝙蝠俠與羅賓的氣息。南紅貴氣打扮,陳寶珠一身勁裝,二人一唱一和,撲面而來是楚原的戲謔本色。寶珠迷一定愛死玉女也有俏皮一面,但真要讓她盡情耍樂,還要兩年後才等到《玉女添丁》(1968)。
一雙黑玫瑰雖然是A城交際花姊妹,但不難聞到G城蝙蝠俠與羅賓的氣息。南紅貴氣打扮,陳寶珠一身勁裝,二人一唱一和,撲面而來是楚原的戲謔本色。寶珠迷一定愛死玉女也有俏皮一面,但真要讓她盡情耍樂,還要兩年後才等到《玉女添丁》(1968)。

當然,《黑玫瑰與黑玫瑰》中「總部」的機關五花八門,也是為了好讓角色們可以把同一個遊戲玩得賞心悅目。設計之一,是讓兩位黑玫瑰陳美如(南紅)和陳美玲(陳寶珠)以「隆重加盟」之名混入匪巢,目的除了搜集犯罪證據,更當前急務,是救出被捉了去當人質的「奶媽」(黎雯)。
於是,結合中西式家具的豪華套房,便被用來款待智勇雙全的兩位女主角。本來是私家偵探的張敏夫(謝賢),同時喬裝成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玉面虎(謝賢分飾),準備與黑玫瑰裏應內合。當他以最得力助手身份向首領金閻羅(張活游)表示有黑玫瑰便沒有他時,馬上得到首領的安撫:「試問有隻老虎,你話困住佢好呢,定係俾佢响街行好呢?」假的玉面虎才恍然大悟:「原來你想將佢哋軟禁!」

「金閻羅」作為「首領」其實很有時尚感。金色主打,襯托黑色內籠,再配以紅色皮椅,加上機關內紅燈閃閃,乃六十年代粵語片彩色化的獨具匠心之作。時尚,因為半個世紀過去,這造型的camp趣味依舊濃厚。
「金閻羅」作為「首領」其實很有時尚感。金色主打,襯托黑色內籠,再配以紅色皮椅,加上機關內紅燈閃閃,乃六十年代粵語片彩色化的獨具匠心之作。時尚,因為半個世紀過去,這造型的camp趣味依舊濃厚。

小朋友本來就常常有被大人「關起來」的感覺,看到兩朵黑玫瑰在首領指定居住的房間內搜查哪裏有偷聽器,當然樂得在扮演遊戲中照辦煮碗。「小心說話」,是姊姊寫在紙上給妹妹的提示,妹妹繼而落下下聯,「亂說一通」。
偷聽器如是變了咪高峰,兩人在它之前,聲容並茂演起了只是給金閻羅享用的廣播劇。「嗰個金閻羅梗係好醜樣嘅,掹雞單眼豆皮兜風耳,如果唔係,佢使咩成日遮住塊面啫!」鬼馬的美玲使出激將法,「人哋醜唔醜樣關我哋咩事啫,最緊要係佢肯分錢俾我哋呀嘛,我哋咁辛苦搵條命博,無非都係為錢啫!」大廳裏竊聽中的金閻羅明顯被精明的美如這番務實話打動了,禁不住微微點頭。
號稱媲美占士邦電影的《黑玫瑰與黑玫瑰》,確實不乏看來「摩登」的設計,例如首領桌上一排一排的燈泡和按鈕。這些元素自然增加小朋友有樣學樣的玩樂趣味,但徹底過癮者,還是劇中人物的心智與行為,竟然與孩童無縫合拍,一般天真。

編號38和39的兩個匪穴黨羽,襟插白菊花,腰繫白絲巾,手槍隨時拔出制敵。但遇上黑玫瑰,卻被當作茶樓夥計:「一隻燒乳豬,兩斤牛白腩,三隻大騸雞,四斤米,我哋宵夜!」
編號38和39的兩個匪穴黨羽,襟插白菊花,腰繫白絲巾,手槍隨時拔出制敵。但遇上黑玫瑰,卻被當作茶樓夥計:「一隻燒乳豬,兩斤牛白腩,三隻大騸雞,四斤米,我哋宵夜!」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12river01a-2020102908241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