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神秘組織的流行年代

專欄
2020.10.24
83
撰文:林奕華

《鐵觀音》(一九六七)的男主角是唐菁,在電影中亮相時,已是女探何琍琍的「獵物」。她單人匹馬到達龍蛇混雜的飛馬夜總會,便是要以美色把犯罪集團的第二把交椅引回香閨,再藉進一步關係的發展,找尋機會直搗黃龍。

想不到,這男人非常紳士,在酒店房門自動卻步。鐵觀音禁不住氣結跺腳,還好,拍門聲馬上響起,是折返的他,非為一親香澤,而是撿到了她剛才丟失的名貴項鏈,並主動提出,明天接她到相熟珠寶店修理。鐵觀音欣然說好—賣假貨的巢穴,已在她的股掌。

下一場,唐菁回到女友住所,那是夜總會駐場歌女范麗的家。正在泡泡浴的她,自己的男人才進門,便酸他艷福不淺,聽了沒當回事的唐菁,直接便跟她說:「我發現她的項鏈裏有『禿子』的照片,不是說『禿子』被捕以後,有幾千萬的財產在一個女人手上嗎?」

《鐵觀音》中的「魔女團」首領(金霏飾演)隨時在部下的睡房等她回來。易名羅娜的鐵觀音被問到行蹤時一時答不上來,首領不疑反笑,向她表示:「我很喜歡你。」這一幕,教人想起何琍琍與貝蒂的《愛奴》。
《鐵觀音》中的「魔女團」首領(金霏飾演)隨時在部下的睡房等她回來。易名羅娜的鐵觀音被問到行蹤時一時答不上來,首領不疑反笑,向她表示:「我很喜歡你。」這一幕,教人想起何琍琍與貝蒂的《愛奴》。
同樣也是「女魔頭」,《金手鎗》中的「紅圈黨」首領(范麗飾演)的作風,便跟「魔女團」的金霏大相逕庭。金是事業型,一切公事公辦,愛將犯錯格殺勿論。范是「多情林黛玉」(片中對白),邂逅臥底密探喬宏,隨即認定他是「多情賈寶玉」,愛情至上,終究全軍覆沒。
同樣也是「女魔頭」,《金手鎗》中的「紅圈黨」首領(范麗飾演)的作風,便跟「魔女團」的金霏大相逕庭。金是事業型,一切公事公辦,愛將犯錯格殺勿論。范是「多情林黛玉」(片中對白),邂逅臥底密探喬宏,隨即認定他是「多情賈寶玉」,愛情至上,終究全軍覆沒。

不出鐵觀音所料,以為可以把她計算的人,率先掉下她的陷阱。劇情往前推進,她終於被唐菁、范麗帶到隱蔽在石灘上的某處,機關重重,那地方叫「總部」。

聽來多麼有親切感的一個名詞,都怪那是個「神秘組織」格外受歡迎的年代。始於一九六二年上映的《鐵金剛勇破神秘島》大收旺場,六三年《鐵金剛勇破間諜網》添食成功,六四年《鐵金剛大戰金手指》再創賣座高峰,六五年《鐵金剛勇戰魔鬼黨》仍然氣勢如虹,除了飾演○○七的辛康納利人氣爆棚,由他「代言」的諜戰類型片,也在全球影圈開枝散葉。

與《鐵觀音》同年,便有《特警○○九》,擔正主角不是別人,正是唐菁。男特工和女特警男女有別,但任務都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樣的把闖「機關」當飯吃,○○九卻沒有鐵觀音像「大明星」,他要攻下的大本營是個「廠房」,她的呢,則是金碧輝煌,首領固然有型有款,連最低階的黨羽也像「空姐」般形象有專人設計。

《黑玫瑰與黑玫瑰》的大反派找來從影以來從未演過反派的影帝級演員上陣。綽號「金閻羅」,所以藏身地底,兼且由頭「金」到落膝頭。這個造型本來沒可能猜到飾演者是誰,唯是聲音出賣了他,只要一開腔,他的臉容神態,即時浮現所有人眼前。
《黑玫瑰與黑玫瑰》的大反派找來從影以來從未演過反派的影帝級演員上陣。綽號「金閻羅」,所以藏身地底,兼且由頭「金」到落膝頭。這個造型本來沒可能猜到飾演者是誰,唯是聲音出賣了他,只要一開腔,他的臉容神態,即時浮現所有人眼前。

縱然,《鐵觀音》蓋在地底的堡壘有抄襲《鐵金剛》把總部建於海洋深處之嫌,但在向西片潮流看齊方面,倒沒想到粵語片要比國語片更走前一步,《金鈕扣》和《金手鎗》均拍於一九六六年,前者是科學家的發明被魔鬼黨奪走,後者也是科學家被紅圈黨綁架。只是不管黨是哪黨,「高科技」機關一個不缺。但影迷最印象深刻的「金」,一定是《黑玫瑰與黑玫瑰》中由頭到尾沒把金色頭笠脫下來的「金閻羅」。

神秘組織需要神秘效果,飾演金閻羅的演員,在電影廣告上以「???」代碼。是到了散場之際,旁白請觀眾留步,「???」才露出廬山面目,他是該片導演楚原的父親,張活游。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11river01a-20201022095532-1024x62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