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造型與角色的關係

專欄
2020.10.17
55
撰文:林奕華

何琍琍在《鐵觀音》(一九六七)第一個鏡頭的第一套服裝,是黑白間的連身裙,配白色帽子黑色手袋,非常「瑪麗關」。

從啟德機場走出來,臉上大大一雙墨鏡沒有脫下來過。坐上「接應」她的「的士」,說出暗號「有火嗎?」接過司機遞上的火柴盒,見字:「飛馬夜總會」,她的第二套服裝便派用場了。

身處聲色場所,最不欠爭妍鬥麗,舞台上的歌女(范麗飾演)蛇腰擺個不停。拜那僅得重要部位有布料掩蓋的歌衫所賜,燈紅酒綠中的她仍是焦點。但穿在密實人兒身上的密實晚裝仍不失魅力。那(也)是「(人格)分裂」的設計,只不過由黑白換上銀白與紫紅對壘。暗中放亮的她,果然教那想被她引起注意的男人(唐菁飾演)看了過來。

印度、韓國、泰國、日本,還有菲律賓,如果不是人人以槍相向,這麼多女士一字排開,還真讓人誤會鐵觀音(何琍琍)不是身陷魔女團總部,而是參加了亞洲小姐選美。尤其當她看來氣定神閒,實在更難想像,與她正在針鋒相對的,是隨時可置她死地的首領(金霏)。
印度、韓國、泰國、日本,還有菲律賓,如果不是人人以槍相向,這麼多女士一字排開,還真讓人誤會鐵觀音(何琍琍)不是身陷魔女團總部,而是參加了亞洲小姐選美。尤其當她看來氣定神閒,實在更難想像,與她正在針鋒相對的,是隨時可置她死地的首領(金霏)。

如果那便是片中扮演「羅娜」的女探鐵觀音(本名艾絲)的攻略,飾演鐵觀音的何琍琍,便是以穿上「羅娜」會穿的「戲服」出擊:「她」是走私頭子的情婦,走私頭子鋃鐺入獄,他的財產全都歸「她」名下。藉犯罪組織覬覦巨款,鐵觀音化身「羅娜」,目的便是請君入甕。但為求裏應外合,她也得在對方中計後以身犯險—加入由女首領領導的「魔女團」。

從服裝設計角度來說,「羅娜」的身份設定,便須由扮演「她」的鐵觀音(不是何琍琍)來呈現。又,基於要讓認定「羅娜」是「情婦」的人不虞有詐,鐵觀音得按需要頻頻更換行頭。但片中的她倒沒有因此而像近日成為話題的劇集《愛美麗在巴黎》般,女主角愛美麗可以沒有個性,但絕不容許自己不被變成一種「動物」,叫Clothes Horse。

鐵觀音在混入魔女團總部時其實已還我本來面目。這麼阿哥哥的造型,與保守的情婦「羅娜」就算一樣的外表,也暴露了她有不同的心。但這露臍裝也有實用一面,就是宣誓加入魔女團後,女首領會以「烈焰戒指」,在她腰間烙下標記:你從今屬於我。
鐵觀音在混入魔女團總部時其實已還我本來面目。這麼阿哥哥的造型,與保守的情婦「羅娜」就算一樣的外表,也暴露了她有不同的心。但這露臍裝也有實用一面,就是宣誓加入魔女團後,女首領會以「烈焰戒指」,在她腰間烙下標記:你從今屬於我。
「羅娜」年紀再輕,也是走私頭子的情婦。《鐵觀音》服裝設計劉亮華把「她」和「鐵觀音」的雙重身份處理得清清楚楚。造型與角色的關係,真的不止是衣服髮型是否亮眼和有型。添食的《鐵觀音勇破爆炸黨》不知可有延續驚喜?
「羅娜」年紀再輕,也是走私頭子的情婦。《鐵觀音》服裝設計劉亮華把「她」和「鐵觀音」的雙重身份處理得清清楚楚。造型與角色的關係,真的不止是衣服髮型是否亮眼和有型。添食的《鐵觀音勇破爆炸黨》不知可有延續驚喜?

「羅娜」作為情婦,不是走俗艷路線,她更像是養尊處優的閨秀,或闊太。而當多數人心目中的鐵觀音該是硬橋硬馬,分別穿上粉藍洋裝(斯文),深綠露肩低胸裙(優雅),藏青綑邊旗袍(成熟)的「羅娜」,便有女探戴上有閒階級面具查案的「戲」味,而不(完全)是女明星借機做時裝表演。

若說曾露出那麼一點的馬腳,那便是開場那襲「黑白配」,又或,身入虎穴時忽然新潮的「露臍裝」,兩者確都不是「羅娜」那杯茶,卻是鐵觀音的真身,一個報到,另一個是完成任務。

不過,跟西裝筆挺的男幹探男特工一樣,真正防身護體的反而是飾物。所以「羅娜」的手袋是「手槍」,頭箍是「跟蹤器」,項鏈是「攝影機」,香水瓶噴出的是「迷魂藥」,手錶藏着的是「計時炸彈」。

鐵觀音在接收長官交給她這批裝備時,身穿全白病人服,不知有意還是無心,這安排竟覺別出心裁。

而《鐵觀音》的服裝設計不是別人,就是導演羅維當時的夫人,曾經也是演員的劉亮華。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10river01a-20201015082343-1024x49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