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鼎足三立的老牌女星

專欄
2020.08.29
471
撰文:林奕華

明年開始,柏林電影節將是首個不再分別設立「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獎項的國際影展,取而代之,每年兩個表演獎項,是「最佳主演」及「最佳配角」。

從「破除封建」來看,「綠葉」終於也有在柏林影展出頭一日,但「紅花」終要走下神壇,因為,總不成在只得一頂皇冠的情況下,每年的「影帝」或「影后」都是形單隻影。

也有人擔心女演員的獲獎機會將在新制度下減少。畢竟,女主作為號召在市場上,確實少於男主掛帥的「賣座保證」。

但亦有人看好去除性別分類反而有利女演員。

從前,柏林影展規定演員獎只有一男和一女,新制度下,兩個獎有可能皆落入女演員手中。舉個例子,《蘭閨驚變》(一九六二)中的比堤.戴維斯與鍾.歌羅馥,或《最毒婦人心》(一九六四)的比堤.戴維斯與夏蕙蘭,如果都獲評審垂青,新制之下,二女便可平分秋色。

夏蕙蘭在《最毒婦人心》到電影結尾才露出本來面目,原來表姊比堤.戴維斯的「毒舌」不是真的毒,她這位貴婦表妹的心腸才是如假包換的毒。利用表姊當年被冤(也是)用斧頭殺死答允與她私奔卻臨陣退縮的有婦之夫,夏以陪伴之名,原來是要讓表姊承受不了壓力而徹底崩潰。那時候,她便是一個豐厚遺產的繼承人。
夏蕙蘭在《最毒婦人心》到電影結尾才露出本來面目,原來表姊比堤.戴維斯的「毒舌」不是真的毒,她這位貴婦表妹的心腸才是如假包換的毒。利用表姊當年被冤(也是)用斧頭殺死答允與她私奔卻臨陣退縮的有婦之夫,夏以陪伴之名,原來是要讓表姊承受不了壓力而徹底崩潰。那時候,她便是一個豐厚遺產的繼承人。
比堤.戴維斯在《死亡鈴聲》(1964)也是演出「姊妹驚魂」,但與同年的《蘭閨驚變》不一樣的是,片中對手容易應付得多。一,戲分上不用跟「她」斤斤計較;二,排名上不用怕「她」有位可上;三,表演上不用忌「她」搶了鏡頭,因為這個「她」不叫鍾.歌羅馥,卻也是叫比堤.戴維斯。
比堤.戴維斯在《死亡鈴聲》(1964)也是演出「姊妹驚魂」,但與同年的《蘭閨驚變》不一樣的是,片中對手容易應付得多。一,戲分上不用跟「她」斤斤計較;二,排名上不用怕「她」有位可上;三,表演上不用忌「她」搶了鏡頭,因為這個「她」不叫鍾.歌羅馥,卻也是叫比堤.戴維斯。

只是,換了「最佳主演」及「最佳配角」,又出現叫人頭痛(或有熱鬧可看)的局面:《蘭閨驚變》中飾演姊妹的比堤與鍾,雖說英文片名的寶貝珍由比堤飾演,《最毒婦人心》英文片名中的夏綠蒂也是比堤,但是沒有勢鈞力敵的鍾與夏蕙蘭,一個人的氣場再勁,也不似兩個人相得益彰。

所以,誰主誰配,真有那麼重要?

排名本已一目了然。比堤從來不會「屈居」於鍾之下。奧斯卡提名也明顯站在比堤一邊,《蘭》雖無獲獎,她在片中更受肯定是不爭事實。然而,「食過返尋味」的念頭,再一次讓「一山不能藏二虎(婦)」的戲碼兩年後於攝影廠上演。

就在《最毒婦人心》決定「徇眾要求」讓比堤與鍾再次同框開始,這部電影的宿命,已注定比堤與鍾,「兩個只能活一個」。

鍾.歌羅馥 在《連環斧頭殺人事件》(1964)開場已大斧一揮砍下出軌丈夫與他的情婦兩個人頭,但故事真正開端,是二十年後她從精神病院歸來,與當年目睹慘案的女兒同住。女兒已有親密男友,她卻似要在他們之間扮演「第三者」。演出影片時她已過了五十歲,但她說服創作團隊這角色只有四十歲。
鍾.歌羅馥 在《連環斧頭殺人事件》(1964)開場已大斧一揮砍下出軌丈夫與他的情婦兩個人頭,但故事真正開端,是二十年後她從精神病院歸來,與當年目睹慘案的女兒同住。女兒已有親密男友,她卻似要在他們之間扮演「第三者」。演出影片時她已過了五十歲,但她說服創作團隊這角色只有四十歲。

哪怕鍾卯再多力氣於每天的「隆重登場」,所有心機,正好給比堤數落她「是明星,片廠的產物」,反過來標榜「我是演員,身體流着藍色的血液」。加上彼時鍾乃百事可樂老闆娘加代言人,有她的影子,就有百事的瓶子。擁有劇本定稿權的比堤,在《最》中便有如下對白:「你說你的工作是什麼?公共關係?聽上去就不是什麼乾淨的事情!」

假設後來沒有發生鍾因「病」辭演,片廠不得不陣前易將換上夏蕙蘭,類似上述的含沙射影隔山打牛,必然更頻密出現在影片裏。果真如此,劇情有多峰迴路轉尚屬其次,觀眾入場大呼過癮,可能還是基於目睹誰打落誰的門牙,誰又不是省油的燈。

那邊廂,夏蕙蘭救場成功後,也揭開重返荷李活的新一頁。比堤和鍾,亦繼續各自獨當一面。有趣的是,三大老牌女星鼎立,她們的「戰場」竟是同一市場:「尖叫系」驚悚類型片。

 

許志安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8/03river01a-2020082709501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