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長劇不能缺少的

專欄
2020.06.27
130
撰文:林奕華

《狂潮》(一九七六)之前,一星期播出五晚的電視連續劇只是每集半小時,《狂潮》之後,正如接棒監製《翡翠劇場》的葉潔馨所言:「《狂潮》是一個里程碑,現在的觀眾一定要看一小時的戲劇節目才感滿足⋯⋯」原定的一百集欲罷不能,最後收官,是一百二十九集。大眾依依不捨,形同劇中許多角色已從虛構情節進入了現實世界,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抑或,是我們生活中「沒有」的那部分:羅曼史?

沒有一部長劇沒有「愛情線」,但不代表兩情相悅或相愛相殺就是「羅曼史」。《狂潮》後無來者,乃它應該是唯一不以「往上爬」為主題的長劇,就算「復仇」大橋,也是三分之二後才浮上水面。之前在富瑤酒店人來人往的,莫不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

像總經理駱兆鴻(王偉)和飲食部經理李韶如(黃淑儀),男的想成家,女的曾失婚,每次男的有意,女的便懊惱自己無情。這時候,不論出現的是動機純粹或別有所圖的「第三者」,這雙男女都會在忠誠度上受到考驗。

他多次要把鏡頭近距離對準她,但沒有一次得到她的合作。她對他身上更感興趣的,不是攝影機,卻是他隨身攜帶的口琴。口琴是他孤寂時的伴,攝影機則是用來和他人建立關係。所以,她不是對他沒興趣,只是不想跟他有關係。
他多次要把鏡頭近距離對準她,但沒有一次得到她的合作。她對他身上更感興趣的,不是攝影機,卻是他隨身攜帶的口琴。口琴是他孤寂時的伴,攝影機則是用來和他人建立關係。所以,她不是對他沒興趣,只是不想跟他有關係。
發現了鏡頭的她,雖然來得及被捕捉,但充滿疑惑的神態,卻可以令獵人失去成就感。當偷窺者與被偷窺對象四目交投,所有的幻想能瞬間像吹出來的泡沫般破碎。
發現了鏡頭的她,雖然來得及被捕捉,但充滿疑惑的神態,卻可以令獵人失去成就感。當偷窺者與被偷窺對象四目交投,所有的幻想能瞬間像吹出來的泡沫般破碎。

在第五十六到第五十九集裏,首先是攝影師朱百練(任達華)對黃淑儀一見鍾情。噫,任不就是全劇開篇黃淑儀被連環殺手挾持時,試圖營救人質的CID?換個扮相—黏了滿腮鬍鬚—便化身從印度旅遊回來的攝影家。印度之前,是環遊世界。

所以,每當他與黃淑儀的對答需要話題,焦點總是落在他對香港的不適應與不習慣之上,有時是他主動,另一些時候,是黃淑儀提醒他:「這裏是香港。」

意思是,小心別人覺得你不正常。黃對任的忠告,絕對有合法性。才見過一次,他便在她家樓下手舞足蹈叫着「Shirley,Shirley」,她不理睬,電話即響起來。掛上三次,第四次仍然不絕。那時候,是深夜。

街邊偷拍不在話下,照片沖曬出來,但見海報尺碼的自己,很難不教被拍的怦然心動吧?碰巧王偉出差東京,又縱然這個時而自稱四十或三十五的二十三歲「大男孩」,在任何方面都跟三十二歲熟女身份的自己有着距離。

他要她選一張他最喜歡的他拍的照片。她卻選了一張自己喜歡的。他於是告訴她答案,她也告訴他:「我知道你喜歡那一張。」這樣的遊戲和結果,其實已經說明,天真的襄王有心,世故的神女無夢。
他要她選一張他最喜歡的他拍的照片。她卻選了一張自己喜歡的。他於是告訴她答案,她也告訴他:「我知道你喜歡那一張。」這樣的遊戲和結果,其實已經說明,天真的襄王有心,世故的神女無夢。
一腮鬍鬚能讓二十三歲的大男孩變身三十到四十歲的大男人嗎?而當他決心向心儀的熟齡女性求愛那天,他把鬍子全剃了,這個動作的密碼可是,還我本來面貌,全心全意地臣服?還是,他終於搞懂,如果她會被他打動,也非關他有多成熟,而是他有幾天真?
一腮鬍鬚能讓二十三歲的大男孩變身三十到四十歲的大男人嗎?而當他決心向心儀的熟齡女性求愛那天,他把鬍子全剃了,這個動作的密碼可是,還我本來面貌,全心全意地臣服?還是,他終於搞懂,如果她會被他打動,也非關他有多成熟,而是他有幾天真?

夜闌人靜,在與王偉通着長途電話時,黃也幾乎忍不住要告訴他「有人在追(求)還是『李小姐』的我」。

說不出口,大抵因心裏有數這是passing fancy。雖說飾演這經歷外地文化洗禮歸來的青年的是任達華,我卻有種感覺,他其實是「外國人」的替代品。換句話說,令黃淑儀掙扎的是,要熟悉還是要陌生?要穩定還是要風險?要留守還是要逃離?

羅曼史,最關鍵性的一點,便是若即若離。《狂潮》以「酒店」做基地,也造就了人與人的聚散匆匆。接下來的一役,輪到王偉遇上「飛來艷福」,那個她從哪裏來?

巴黎,公認最浪漫的大都會。

黃心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94river01b-20200625072352-1024x78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