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十分鐘建構眾生相

專欄
2020.05.30
121
撰文:林奕華

從第一集《狂潮》來看,李韶如(黃淑儀)的戲分是有紋有路的。雖然她是在「人羣」中出場,但之後每次出現,編劇(陳韻文)都讓觀眾一點一滴加深對她的認識,而且,是一來便有感情戲可以表現角色的內心。

同樣在第一集中有這機會的,還有三個人,富瑤酒店門僮郭松友(卡迪遜)、董事長程一龍(石堅)、女明星雷茵(狄波拉)。

角色的身份地位懸殊,但編劇就是要製造跨階層矛盾。《狂潮》作為一九七六年無綫(梁淑怡主持製作部)挑戰「百集時裝長劇」的創舉,在第一集,便已顯示它那體現「時裝」和「長劇」精神的野心:一部跳動着社會脈搏的摩登連續劇。

《狂潮》第一集其實隱藏各種性的元素。甫開場,便是姦殺案曝光。酒店籠罩陣陣疑雲,四大女秘書人人自危。繼而,外籍房客把吧女帶回酒店,被未成年的她勒索。但數最大膽的畫面,應是飾演酒店高層的李道洪,有一幕浴中辦公的戲。編劇讓他衣服一脫,這角色的多重面相,已盡在不言中。
《狂潮》第一集其實隱藏各種性的元素。甫開場,便是姦殺案曝光。酒店籠罩陣陣疑雲,四大女秘書人人自危。繼而,外籍房客把吧女帶回酒店,被未成年的她勒索。但數最大膽的畫面,應是飾演酒店高層的李道洪,有一幕浴中辦公的戲。編劇讓他衣服一脫,這角色的多重面相,已盡在不言中。
吳正元演出《狂潮》前是菲林拍攝的單元劇的常客。她加盟長劇,因而有着特別的意義:如果說她在那些八至九點時段播放的菲林劇中多是飾演作風開放,言行獨立的女性,她前進到七至八點的時段來,似是象徵,「翡翠劇場」將迎來新的風尚。
吳正元演出《狂潮》前是菲林拍攝的單元劇的常客。她加盟長劇,因而有着特別的意義:如果說她在那些八至九點時段播放的菲林劇中多是飾演作風開放,言行獨立的女性,她前進到七至八點的時段來,似是象徵,「翡翠劇場」將迎來新的風尚。

須知道,《狂潮》之前,翡翠劇場每周五晚還是播出半小時的《書劍恩仇錄》。由古裝到時裝,半小時到一小時,此番有着開先河,破天荒的魄力,當時仍有人抱觀望態度—大部頭的製作條件能支持多久?這,可會是第一部,也是最後一部?

肥皂劇雖然在英美早已流行,但在香港,與它最接近的模式,只出現在電台廣播劇裏。五十年以上的周記茶餐廳是開在商台的《十八樓C座》。當年富瑤酒店也鋪排了上層中層到下層各式人等,務求一家酒店不止是「社會縮影」,更要具備「時代氣息」。

首先,是類型上的推陳出新。既云寫實,便不會文縐縐,既是連載,則一定要有釣魚的竿。對於觀眾的心理和喜好,《狂潮》鎖定在兩個字上: 「奇情」。

第一集開場五分鐘不到便「平地一聲雷」:一輛開往沙田的小巴,跳下一個年輕人,當他走入公路旁的草叢,赫然發現一條女屍。馬上接回廠景富瑤酒店大堂,他向當值經理陳正(蕭亮)報告此事,原來他乃酒店門僮郭松友。

黃淑儀和朱江才在前一檔的《書劍恩仇錄》中分別飾演官宦千金和紅花會四當家。《狂潮》中搖身一變,已是酒店的經理及副總。但是兩人仍然沒什麼對手戲,要看二人演夫婦,要等七九年播映的《吾家十八口》。演情侶,也是七九年,那是《抉擇》。
黃淑儀和朱江才在前一檔的《書劍恩仇錄》中分別飾演官宦千金和紅花會四當家。《狂潮》中搖身一變,已是酒店的經理及副總。但是兩人仍然沒什麼對手戲,要看二人演夫婦,要等七九年播映的《吾家十八口》。演情侶,也是七九年,那是《抉擇》。

陳正聞訊色變。下一個鏡頭,卻轉到高層的辦公室。觀眾亦由新人卡迪遜,以報幕靚聲馳名的蕭亮,改為看見另一批面孔:總經理王偉,秘書蘇杏璇,副總經理朱江,人事部經理羅國維,保安部經理談泉慶,公關部經理吳正元,工程部經理金興賢,和飲食部經理黃淑儀。當開會中的眾人還在為酒店被借來拍片導致客人投訴事件商議對策,蕭亮帶來酒店後山發現女屍的節外生枝。公關部的吳正元建議由人事部出面報案,黃淑儀輕輕一句「嚴唔嚴重啲呀?」已經交代了她的分寸感,還有她在王偉心中的地位—最後拿起電話撥九九九的,是蘇杏璇飾演的高級秘書,高小姐。

眾生相的戲劇輪廓,在十分鐘內建構起來。節奏明快的「快」,馬上讓人感覺到《狂潮》的「新氣象」。它,原來要以生活氣息給香港數百萬計正在吃晚飯的香港家庭「加料」。

 

 

 

 

關智斌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90river01a-20200528073404-1024x76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