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上層下層各自為政

專欄
2020.05.23
102
撰文:林奕華

在《唐頓莊園》風魔全球前,一九七一年英國獨立電視台(ITV)推出了名為《樓上樓下》的戲寶,到一九七五年十二月才收官。收視率破紀錄外,還斬獲大量好評和獎項。「樓上樓下」一時成為「長劇」的代號,地球的這一端,電視人也是趨之若鶩。

前輩張鳳愛的DREAM PROJECT就是創作媲美該部經典的本地版本。然而,這願望到底功敗垂成,究其原因,是香港觀眾只喜「樓上」,不喜「樓下」,意思是,「爛衫戲」沒人要看,「靚衫戲」才有市場。

雖然,《樓上樓下》都是在同一屋簷下,主子是貴族,僕人儘管階層不同,亦不至於衣衫襤褸,這一家人的興衰由一九○三年演至一九三○年,小至瑣碎家務,大至社會動盪,時代變遷,當中包含婦女爭取參政權(一九一○至一九一七),第一次世界大戰(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怒吼的二十年代,和一九二九年華爾街股災。

但要在此時此刻把此情此景寫成「史詩」,便要面對必然挑戰:製作人可有一雙通天眼,能透視過去未來?

一九七六年無綫動員三大監製,誓師以百集時裝劇《狂潮》創造劃時代經典,藍本可能也是《樓上樓下》。只不過「樓上」不是只有一層之別,「樓下」更非僅一階之差。背景設置在名叫「富瑤」的酒店裏,董事長程一龍(石堅),總經理駱兆鴻(王偉),副總經理霍子源(朱江),飲食部經理李韶如(黃淑儀),公關經理文綺蓮(吳正元),人事部經理古瑞山(羅國維),還有工程部總管(金興賢)與保安部總管(談泉慶)。現代企業裏,這些都叫「高層」。

固定的佈景之一,是電梯。但富瑤酒店和無綫電視大廈不應該一樣但又一樣的是,客用與職員用的電梯是同一部。昭然若揭的是,這乃四大秘書的是非之地,容不下第五個人的狹小空間,肯定不怕秘密被傳出去。
固定的佈景之一,是電梯。但富瑤酒店和無綫電視大廈不應該一樣但又一樣的是,客用與職員用的電梯是同一部。昭然若揭的是,這乃四大秘書的是非之地,容不下第五個人的狹小空間,肯定不怕秘密被傳出去。
長劇,投資押在固定的豪華佈景上。既是以酒店為看點,當然就是瞄準大眾的幻想。四十載後再看富瑤酒店當然覺得小兒科,但當年第一集出街,那「大堂」,接待員的制服。人人襟上的名牌,全都象徵「真嘅一樣」。
長劇,投資押在固定的豪華佈景上。既是以酒店為看點,當然就是瞄準大眾的幻想。四十載後再看富瑤酒店當然覺得小兒科,但當年第一集出街,那「大堂」,接待員的制服。人人襟上的名牌,全都象徵「真嘅一樣」。
理論上酒店的重要場景之一是廚房,但《狂潮》卻只有一個職員飯堂(一角)。而且員工只有兩個。黃新是廚師,黃杏秀是售票員。這兩個角色很符合「樓上樓下」的樓下特性,地位低,耳目多,好唱口,完全有條件組成替人出氣的相聲組合。
理論上酒店的重要場景之一是廚房,但《狂潮》卻只有一個職員飯堂(一角)。而且員工只有兩個。黃新是廚師,黃杏秀是售票員。這兩個角色很符合「樓上樓下」的樓下特性,地位低,耳目多,好唱口,完全有條件組成替人出氣的相聲組合。
富瑤酒店的大堂酒吧叫Pipe,開宗明義服務男性為主,唯一女侍應林建明的制服是露肩長裙,客人不止街外的,酒店員工也愛來這邊放鬆神經。
富瑤酒店的大堂酒吧叫Pipe,開宗明義服務男性為主,唯一女侍應林建明的制服是露肩長裙,客人不止街外的,酒店員工也愛來這邊放鬆神經。

「中層」在富瑤酒店只有大堂經理陳正。再下來的職權分野,已是中下與下下。中下層由四大秘書包辦,她們是Daisy(陳喜蓮)、Mary(游佩玲)、Cathy(鄭麗芳)、Judy(吳浣儀)。董事長私人助理齊銘(馬劍棠)不入此列。他的身份較為尷尬,人前被尊親信,人後被譏「傍友」。

「下層」是大堂接待員單如冰(楊詩蒂),食堂售票員菲菲(黃杏秀),食堂廚師馬健雄(黃新),門僮郭松友(卡迪遜),酒吧接待員Eva(林建明),清潔工人伍德富(曾楚霖)。

然而,真要上演「酒店風雲」,上述規模還是有限,雖然當年《狂潮》的拍攝大本營已從廣播道一廠升級至偌大的葵涌錄影棚,只是在「酒店」象徵「氣派」的年代,編劇才是魂魄所在。《樓上樓下》時間跨度雖長但一「戲」呵成,早期五集為一單元的《狂潮》,便是因為故事欠缺明確發展,以致「上層下層」各自為政。

黃淑儀的飲食部經理李韶如,可說是這種政策下的犧牲品。故事中根本沒有飲食部的情節,這位經理便形同虛設。

 

許志安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89river01a-20200521090420-1024x7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