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長髮姑娘

專欄
2020.05.09
151
撰文:林奕華

一九七五年有一部邵氏電影上映,叫《長髮姑娘》,導演是「唯美派導演」何藩。海報上一行橫字:「曾遭泰國當局嚴禁拍攝的狂潮片」,與這宣傳口號配合的主視覺圖像,是身無寸縷,肉體橫陳的女主角丹娜,膚色上的黝黑,很能反映熱帶風情。「泰國」有了,「狂潮」也有了,但「長髮」呢?充滿挑逗性的「姑娘」,就像神話中蛇魔女米杜莎,頭上每一根都是蠢蠢欲動的慾望。

《長髮姑娘》海報上的丹娜,十分符合多數人對「蛇蠍美人」的想像;對比陳寶珠的「註冊商標」,丹娜只應叫「攣毛姑娘」。
《長髮姑娘》海報上的丹娜,十分符合多數人對「蛇蠍美人」的想像;對比陳寶珠的「註冊商標」,丹娜只應叫「攣毛姑娘」。

蛇的行走,被認為具有侵略性、危險性,出於人類對牠的動向不明心生恐懼。《長髮姑娘》海報上的丹娜,十分符合多數人對「蛇蠍美人」的想像,只是,這一切和「長髮」有何關係?甚至,它有張冠李戴之嫌,因為早在一九六七年,香港已經有過一部《長髮姑娘》,當時這部電影的女主角「實至名歸」,是一頭秀髮從未短過腰間的陳寶珠。

對比陳寶珠的「註冊商標」,丹娜只應叫「攣毛姑娘」。陳寶珠的頭髮雖也有過「長中長,長中短」及後來剪短的分別,人工攣卻是絕無僅有,所以「影迷公主」可說是從一而終,頭髮就是性格的象徵,它有多純粹,人就有多純粹。

粵語片大女明星當上邵氏官方刊物的封面女郎,當然是大件事。那是一九七二年的影壇破天荒,陳寶珠要入影城拍《壁虎》。從粵語片到國語片有何不一樣?看雜誌上的長髮姑娘就能感覺出來。
粵語片大女明星當上邵氏官方刊物的封面女郎,當然是大件事。那是一九七二年的影壇破天荒,陳寶珠要入影城拍《壁虎》。從粵語片到國語片有何不一樣?看雜誌上的長髮姑娘就能感覺出來。
那一年,不知多久沒有露臉的影迷公主,忽然給香港的報攤開了一扇讓清新空氣吹進來的窗:是拍於加拿大的照片,一向留長髮的姑娘不止形象不同了,氣質也不同了。朋友們給這成熟又新鮮的陳寶珠贈了四個字:清麗得緊。
那一年,不知多久沒有露臉的影迷公主,忽然給香港的報攤開了一扇讓清新空氣吹進來的窗:是拍於加拿大的照片,一向留長髮的姑娘不止形象不同了,氣質也不同了。朋友們給這成熟又新鮮的陳寶珠贈了四個字:清麗得緊。

黃淑儀也曾是一頭長髮。七十年代香港的電視劇集還是民國背景大受歡迎的年代,《夢斷情天》、《大江東去》、《大報復》都由年輕演到年老的她,兩條辮子,一條辮子,一個髻,全不用借助假髮。把它們打散了,馬上變身現代女性,即便不是踏足職場,也是出入學校。長髮標誌一個女性的溫柔和脫俗,黃淑儀不下一次飾演「密斯」,即中學教師。

黃淑儀在《少年十五二十時》出現時,是賈思樂的老師。但二人的對手戲不在課室或校園裏,而是在赤柱的軍人墳場上。他們的交流,也無關於一般的教與學,卻是人生更大的課題:賈思樂把一隻他撿到的瓢蟲給黃淑儀看,黃淑儀叫賈把牠放回草叢裏,賈不太願意,因為他想留住牠來研究,黃便問:那麼普通的一隻昆蟲,到處都有,何必為難牠?

單元劇《畸人列傳》中,黃淑儀是《變態教師》的主角。她飾演的密斯黃會被家長投訴,因為把學生帶回家裏當她演出莎士比亞的《王子復仇記》的觀眾,深夜都不下課。要聽黃淑儀唸to be or not to be,就要當她的學生。
單元劇《畸人列傳》中,黃淑儀是《變態教師》的主角。她飾演的密斯黃會被家長投訴,因為把學生帶回家裏當她演出莎士比亞的《王子復仇記》的觀眾,深夜都不下課。要聽黃淑儀唸to be or not to be,就要當她的學生。

有過經驗的人才知道什麼叫罕有,所以珍惜。嘴上說一隻瓢蟲很普通,但這位老師勸喻學生把牠放走,弦外之音可是在說,就算平凡如普通人,也該擁有寶貴的自由?劇中這位老師蕙質蘭心,原來每星期都趁正在監獄服刑的父親出外做社會服務工作時,站在路邊,與經過的他四目交投,以眼神訴說思念。

如空谷幽蘭,這樣的角色,才沒有辜負長髮姑娘。然而,黃淑儀不喜歡呆在舒適圈裏,她的破格,乾脆由把直髮剪成及肩及微燙開始,那是《第三類房客》和《抉擇》。經歷《上海灘續集》、《雙葉蝴蝶》和《紅顏》,在她頭上的電波,已成有待破解的慾望密碼。

 

許志安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87river01b-2020050708024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