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三大阿姐從戲劇到廣告

專欄
2020.04.11
219
撰文:林奕華

電視,在一九七○年代的香港,是領導潮流的旗手,就如電台廣播在五、 六十年代,都是把傳播信息發展成製造慾望的媒體。

在這方面,電視,必然比電台更佔優勢。聲音引發想像,但影像燃點慾望。廣播劇最流行時,天天陪伴聽眾的廣播皇后和玫瑰,不一定聲色藝全,但電視劇中能被稱為阿姐,有幾位不是大眾的慾望圖騰?

當年無綫三大阿姐要合拍一部《書劍恩仇錄》多麼不容易,但應邀在一枝護髮素廣告中同場,卻是一天就能鑄成的「經典」。除非歷史有等同失憶症一天,不然,這款品牌的護髮素為這個廣告付出的代價肯定物有所值,因為三位廣告模特兒是浪花,也是海洋,既可當時得令,也將歷久常青。

三大阿姐至今唯一合拍的廣告,由當年黃與林廣告公司的林燕妮催生和撮合。一九七九年,汪明荃在《家變》的花拉科茜頭已由絢爛歸於平靜,李司棋在《強人》的男式短髮成為過去,惟一直波浪鬈的黃淑儀,在之後的《雙葉蝴蝶》和《紅顏》一部剪得比一部短。
三大阿姐至今唯一合拍的廣告,由當年黃與林廣告公司的林燕妮催生和撮合。一九七九年,汪明荃在《家變》的花拉科茜頭已由絢爛歸於平靜,李司棋在《強人》的男式短髮成為過去,惟一直波浪鬈的黃淑儀,在之後的《雙葉蝴蝶》和《紅顏》一部剪得比一部短。

四十年霎眼過去,三大阿姐或有經歷人生與事業的高潮低潮,但任何一位有因時移世易而銷聲匿迹?答案有目共睹。天天還在《娛樂大家》的一位,真的做到寓娛樂於工作,她的正職,是為粵劇文化的深耕與日常勞力又勞心。回首四十年前,自小從上海來到香港長大的她,哪有半點預兆,將成這個文化在香港發展的羣雄之首?

汪明荃拍的廣告片因產品關係,造型最多,場景最多,還有日後人人琅琅上口的主題曲。今天這廣告片被歸類經典,除了深入人心,也因為沖洗照片的服務在普遍程度上已今非昔比,所以阿姐的代言,也成為歷史見證人。
汪明荃拍的廣告片因產品關係,造型最多,場景最多,還有日後人人琅琅上口的主題曲。今天這廣告片被歸類經典,除了深入人心,也因為沖洗照片的服務在普遍程度上已今非昔比,所以阿姐的代言,也成為歷史見證人。
李司棋的古裝武打劇集不多,時裝更少見。但在廣告片裏,卻以一身女探勁裝亮相。卡其色,無袖,窄褲,在石灘追逐歹徒,一手便讓他翻了個觔斗,然後拿出紙巾擦汗。但此巾不是彼巾,它只是附送的贈品。
李司棋的古裝武打劇集不多,時裝更少見。但在廣告片裏,卻以一身女探勁裝亮相。卡其色,無袖,窄褲,在石灘追逐歹徒,一手便讓他翻了個觔斗,然後拿出紙巾擦汗。但此巾不是彼巾,它只是附送的贈品。
黃淑儀是三位阿姐中最早代言廚房用品的一位。廣告片中那七十年代的她,像新聞報道員多過主婦。當時應該沒有人會料到,再拍入廚廣告,她已經是擦擦神燈便應聲出現的廚神,把美味帶給各式小家庭。
黃淑儀是三位阿姐中最早代言廚房用品的一位。廣告片中那七十年代的她,像新聞報道員多過主婦。當時應該沒有人會料到,再拍入廚廣告,她已經是擦擦神燈便應聲出現的廚神,把美味帶給各式小家庭。

另一位一直都說從事表演行業非關野心。下嫁的丈夫,是她在藝員訓練班時崇拜的導師,那年她才年華雙十。據說下了班便是主婦,出得錄影廠,還要入得廚房。她對家庭生活的重視和貢獻,因而成為一種個人修行,植入了由她主持的烹飪節目的名字:《吾淑吾食》。印證名下有多少演出作品不一定是演員的資產,人生經驗才是。第三位的家庭波折,加上疾病折騰,每每在訪談節目裏都成了淡寫輕描。但演到和親情,特別是母親子女與家人的矛盾的戲劇主題時,她是不作第二人想。《溏心風暴》的大契比《真情》的善姨更有血肉,說明劇本若有金句,也是她冶煉有功。從青春少艾已被認定演技了得,但四十年情感起伏所得的一定不是「得」,是「了」:了解的了。

剎那芳華,三大阿姐的代言之作也是從生之慾(「要幾靚,有幾靚」)走到生之品(質)的進行式。

黃淑儀七十年代代言的保鮮萬用袋(「如果你唔識得利用,就係你嘅損失啦。」),猶如預言事業的另一章。近年為綠領行動推動善用廚餘,則是不忘公益。李司棋則從「信心十足,無拘無束」的女性護理產品,跨越到保健產品(「一定唔可以懶,要持之以恆,先至能夠真正享受人生。」),汪明荃也由七十年代的「真面目靚相」過渡到八、 九十年代的「牀褥愈硬愈好」。近年,則提醒大家「積極護心,愈早愈安心」。

三大阿姐,從戲劇到廣告,見自己,見眾生。

 

關智斌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83river01b-20200409081435-1024x94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