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葉楓的魔法

專欄
2020.02.29
149
國語片《四千金》中的二姊是萬人迷葉楓。她的剋星是氣質中性的四妹林翠。二人同住在共用一個浴室的套房裏,但與《四姊妹》不同,敵人有時也是盟友,二姊在淋浴,也不妨礙與三妹交換大姊交了男朋友的情報。空間使用上彈性大很多。

「四姊妹電影」在香港影史裏,始於一九五七年誕生的《四千金》。英文片名《Our Sister Hedy》,把焦點放在三妹希隸(Hedy)身上,為的是力捧飾演她的林翠。

但牡丹之外,還有牡丹。飾演大姊希達(Hilda)的穆虹恰如其分,楚楚可憐的四妹希素(Hazel)由蘇鳳飾演,證明選角恰當當收事半功倍之效。大抵只有二姊希倫(Helen)葉楓的「跑出」會出人意表。除了美貌,希倫可說無一討好:見一個愛一個,連大姊的情人,丈夫,也要接受她的誘惑的考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是為了讓「我們的妹妹希隸」更純潔。誰想到希倫的弱點,會被葉楓提升成摩登:不懼他人目光,只愛我行我素。

這個「我」,哪怕不過是「自我中心」的「我」,但放在西風東漸的年代,便是弄潮兒的範本。「個人主義」沾上浪漫色彩,在希倫的隨心所欲與懶洋洋的葉楓之間,留給歷史一段兩相成全。

丁皓在《四姊妹》中是浮華的二姊,剋星是基層的四妺沈殿霞。二人爭用洗手間大可被看作是六十年代粵語片「同屋共主」的變奏:既是姊妹間的,也是階級矛盾。

來到一九六六年,粵語片《四姊妹》開啟另一波的「四姊妹電影」潮流。雖是百分百粵語片,但姊妹之中,出身電懋的二姊丁皓,就像《四千金》公寓裏的玫瑰,被移植到《四姊妹》的石屋中。即便行頭與國語片女明星看齊,作風也跟《四千金》的葉楓不相伯仲,丁皓卻渾身寫着格格不入四個字。在一部中下階層的生活戲劇裏,大姊梁素琴,三妹丁瑩,四妹沈殿霞才是「接地氣」的示範:做人便該腳踏實地。

為了取悅女友(丁瑩),他(朱江)冒認別人去跟她的大姊講愛的電話。為了逼真,便把女友借來幻想。但見身穿西式連身裙的丁瑩雙手抱在胸前,一臉嚴肅,說明她對於男友利用自己很不認同。

寫實,在《四姊妹》中除了是表現手法,更是最高主題。不要說丁皓活在雲端險致沉淪,正人君子朱江,為了助丁瑩一臂,冒充男校長致電梁素琴飾演的大姊聊天,說着說着竟幻想話筒中人是夢中情人丁瑩,衝口而出約會梁素琴茶敘,釀成一場茶杯裏的風波。忘記自己真正身份的小教訓,不外在西洋鏡被拆穿後搔搔頭殼,伸伸舌頭,換了人命攸關……尚幸「寫實」的回報就是大團圓結局,就連丁皓墮胎失救也只是眾志成城的「逼婚妙計」,現實中不太可能說回頭便回頭的浪子(麥基),瞬間便化作金不換。

大姊(梁素琴)真的交男朋友了嗎?原來站在眼前的有為青年,只是收到假扮是他打來的朱江的電話。今天再沒有人穿的衫褲,象徵大姊貌似「師奶」,內裏卻是一顆恨嫁的心。

其他如《梅蘭菊竹》(一九六八)、《四鳳求凰》(一九六九)和《小姐不在家》(一九七〇)從設計佈景開始—家家戶戶都是豪宅,已把「現實」請了出門。個人成長亦不是這幾部貌似「小婦人系列」的電影的主題,劇情重點轉移到身為父親者有多不濟事之上。梁醒波在《四鳳求凰》中對大女兒蕭芳芳的成見,高魯泉在《梅蘭菊竹》中「為老不尊」,還有顧文宗在《小姐不在家》中對待女兒婚嫁的嫌貧愛富,全是(老)男人的慾望投射和失落,也象徵着粵語片的開到荼蘼,是因為嚴重與時代脫節。

許志安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mpw2677-a078-086-005-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