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小婦人系列

專欄
2020.02.22
240
撰文:林奕華

星期天一口氣看完了四部粵語片:《小姐不在家》(一九七○)、《四鳳求凰》(一九六九)、《梅蘭菊竹》(一九六八)、最後是《四姊妹》(一九六六)。在這天前,終於把六十四集的「短篇長劇」《朝陽》(一九九○)也看完了。昨晚選擇的電影,是比堤戴維斯與夏慧蘭六次合作中的第二部,拍攝於一九四二年的《In This Our Life》。上述影片和電視劇有中有西,有古早有近代,但主題不離「姊姊妹妹」,大可命名「小婦人系列」。

「不是女孩,不是女人,是小婦人」,美國名著《小婦人》享譽全球,歷一百五十年不衰,皆因書中刻劃的女性成長經歷,早已超越特定時空。先不談女主角都已是成年人的《朝陽》和《In This Our Life》,四部粵語片中的姊姊都是亭亭玉立,妹妹都是含苞待放,故此前程「似錦」還是「似咁」,便成了戲劇精華所在。

四部片都是以香港為背景,又一樣是六十年代後期出品,但數最接近《小婦人》,肯定是把家庭狀況設定為中下階層的《四姊妹》。嶺光出品,亦是唯一黑白片,是以每次出場都是準備上夜總會或從夜總會消遣回來的二姊(丁皓)身上的晚禮服便格外刺眼—bling bling只是其一,身穿它們的那一位,與長期唐裝衫褲的大姊(梁素琴),小家碧玉連身裙或套裝的三妹(丁瑩),和主打校服的四妹(沈殿霞)站成一排,就是「鶴立雞羣」。比姊妹們都高出一個頭,許是髮型跟鞋跟的高人一等造成,加上好高騖遠(男朋友是有錢人),這樣的「二姊」,必然成為觀眾的道德教訓,也就是四姊妹中注定得到「成長」的一個—如果承認貪慕虛榮、未婚有孕、離家出走,和不聽姊妹的逆耳忠言都是過失,又願意跪下來認錯。

一世人四姊妹。影史上讓四位女演員有緣湊成一家人的例子,都有難能可貴之處。嶺光的《四姊妹》,丁瑩丁皓的同框最有歷史性,後者是國語片出道轉拍粵語片,前者剛好相反。二丁相遇,可惜對手戲都是以男主角及大姊(梁素琴)為主。
一世人四姊妹。影史上讓四位女演員有緣湊成一家人的例子,都有難能可貴之處。嶺光的《四姊妹》,丁瑩丁皓的同框最有歷史性,後者是國語片出道轉拍粵語片,前者剛好相反。二丁相遇,可惜對手戲都是以男主角及大姊(梁素琴)為主。
《小姐不在家》的四姊妹在今天看來,當然是二姊李司棋和三妺汪明荃最搶鏡:早在以兩大阿姐破天荒合作的劇集《朝陽》前,原來「不按真實年齡安排」,二人已經演過姊妹。片中的大姊是麗的藝員周淑芬,四妹是唐滌生女兒唐晶。
《小姐不在家》的四姊妹在今天看來,當然是二姊李司棋和三妺汪明荃最搶鏡:早在以兩大阿姐破天荒合作的劇集《朝陽》前,原來「不按真實年齡安排」,二人已經演過姊妹。片中的大姊是麗的藝員周淑芬,四妹是唐滌生女兒唐晶。

一九六四年前還是電懋女星的丁皓,轉戰粵語片只有兩年便在美國香消玉殞。《四姊妹》是她最後作品中倒數第三部,飾演者的後來與劇中人的「成長」相形下,令人更覺電影的不真實:二姊假裝墮胎死亡,換回男友(麥基)懺悔的愛,若說真有經此一役面對現實,也是「願意」給予女方「幸福」的男方。

《梅蘭菊竹》的四妹飾演者珊珊只有五歲,但已挑起獨舞場面大樑,不輸姊姊們的寶珠家燕和肥肥。長大後珊珊,就是今天的呂珊。
《梅蘭菊竹》的四妹飾演者珊珊只有五歲,但已挑起獨舞場面大樑,不輸姊姊們的寶珠家燕和肥肥。長大後珊珊,就是今天的呂珊。
《四鳳求凰》的四姊妹,是兩種家庭的合成。蕭芳芳馮寶寶是七公主中的四公主和七公主,李司棋和禤素霞是麗的電視藝員訓練班第二期同學。芳芳與司棋是唯一合作一次,馮寶寶卻與禤素霞在十年後的《追族》中演好友,與李司棋在十三年後緣續《神女有心》。
《四鳳求凰》的四姊妹,是兩種家庭的合成。蕭芳芳馮寶寶是七公主中的四公主和七公主,李司棋和禤素霞是麗的電視藝員訓練班第二期同學。芳芳與司棋是唯一合作一次,馮寶寶卻與禤素霞在十年後的《追族》中演好友,與李司棋在十三年後緣續《神女有心》。

不真實的還有一層,丁皓在片中與所有人的格格不入,說她不是「親生女」也能入信。但這橋段用在《四鳳求凰》的四姊妹中,反而突兀。當四妹是禤素霞,三妹是馮寶寶,二妹是李司棋,一般慧黠伶俐的大姊蕭芳芳,卻被宣布為「收養女兒」,忽然給錯摸為本的喜劇換上悲劇包裝,但又不等悲劇效果發酵,她的身世已被翻案,原來是父親(梁醒波)與外遇所生,不過抱回來的母親沒有道明真相。

為她主持公道的「李校長」,正是《四姊妹》的大姊梁素琴。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76river01a-1024x60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