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不一樣的《小婦人》

專欄
2020.01.18
164
撰文:林奕華

收到《小婦人》獲奧斯卡六項提名時,開心得跟知道姬達嘉域要六度把「她」搬上銀幕相差無幾。是女導演,又是拍過《不得鳥小姐》的「作者」,還有誰比她更適合操刀,把長春不老的成長小說,進化成影史上又一次的不朽?

是「進化」,因為原著已經一百五十歲。就是大銀幕上的她,距離一九九四年最新一版,也有二十六年。二十六年前,小婦人還是一個「家庭故事」,但在今天,儘管圍着一張桌子吃飯的一家人,有幾個不是低着頭在手機的世界中追尋自己的價值?美其名「改編」,新版《小婦人》的使命必然就是找到讓新世代觀眾認同的說故事方式。

而當電影開始,第一個畫面不是空羣出動的四姊妹,卻是二姊Jo在推門進入出版社前,她那充滿未知之數的背影,我們已知道嘉域有還是沒有。

少女不識愁滋味,《小婦人》的從前版本都是四姊妹一起長大。但來到Me世代,新版開篇,改成四個女孩都是獨立個體。
少女不識愁滋味,《小婦人》的從前版本都是四姊妹一起長大。但來到Me世代,新版開篇,改成四個女孩都是獨立個體。

以往的《小婦人》,都會選在聖誕節上映,因為小說的第一句就是,「聖誕節沒禮物,算什麼聖誕節嗎?」這是誰在撒嬌?「喬躺在地毯上嘀咕」。喬,就是二姊Jo。接下來是大姊Meg的嘆氣:「沒錢好可怕!」她「低頭瞅着自己的舊洋裝」,引來四妹Amy的附和:「有些女生有一堆漂亮的禮物,有些女生什麼都沒有,真不公平。」最後,傳來恍如空谷的足音:「不過我們有爸爸媽媽,以及彼此啊。」那是三妹Beth的心滿意足。

四種性格,在四句對白中已看見端倪。四個人在小說中的命運,也讓上帝般的作者露了一手:Jo日後要自力更生;大姊注定為愛情捱窮;四妹長大後漂亮了,也什麼都有了;三妹感恩有大家陪伴,但大家就是會失去她。嘰哩呱喇沒心沒肺的絮語,已把四姊妹的命運隱藏其中,傳統的《小婦人》電影,都是邀請觀眾進入她們的寒舍,就在聖誕日,圍爐生起了熊熊的暖意,故事才娓娓道來,人生才剛剛開始。

大家都為姬達嘉域打抱不平,《小婦人》在奧斯卡有提名最佳影片等六項提名,為什麼偏沒有最佳導演?因為男導演作品太強大?還是男導演的名聲太強大?會員投票制下的奧斯卡,女性創作人要走的路,就是如何家傳戶曉。
大家都為姬達嘉域打抱不平,《小婦人》在奧斯卡有提名最佳影片等六項提名,為什麼偏沒有最佳導演?因為男導演作品太強大?還是男導演的名聲太強大?會員投票制下的奧斯卡,女性創作人要走的路,就是如何家傳戶曉。
沒有她就沒有《小婦人》,作者路易莎梅奧爾科特。我們現在看到的電影,是原著上集和下集《好妻子》的合體。
沒有她就沒有《小婦人》,作者路易莎梅奧爾科特。我們現在看到的電影,是原著上集和下集《好妻子》的合體。

二○一九年的《小婦人》完全不一樣。隻身在遠離家人的大都會的二姊,身上帶了一份嘴上說是代朋友投的稿,來敲出版社的門。鏡頭一轉,也是人在他鄉,但身上華衣美服的四妹,卻在巴黎上畫畫班時重逢鄰舍少年Laurie。然後是與姊妹淘在逛布店的大姊,二十碼原夠做一條漂亮的新裙,但已嫁為人婦,身為人母,是不是將為打扮自己便給拮据的丈夫帶來哀愁?最後,她心中的鬱悶,化成悠悠傳來的琴聲,那是三妹Beth在彈奏。原本熱鬧的March一家子,三姊妹均各奔前程去了,只剩她在房子一角,冷冷清清,孤孤零零。

身在不同階段的轉折,她們再不是不諳世事的無知少女,嘉域借幾分鐘便把四姊妹的當下現在編織成複雜的人生,這樣的開篇,正好讓時間更靈動,情感更立體。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71river01a-1024x6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