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天使的任務

專欄
2020.01.11
115
撰文:林奕華

年近歲晚,最應景的賀節大片不是新鮮貨,老電影才是。《星球大戰》一年四季都可以奉陪,但一年一度只在聖誕佳節才出現在大銀幕上的《莫負少年頭》(It’s A Wonderful Life)(一九四八),可是一定要為她往電影院走一趟的啊。

只為男主角幾乎從大橋上一躍而下是發生在聖誕前夕?那一幕確是難忘:大雪紛飛,有生之年都為他人設想的有為青年,卻由於別人的過失,不止面臨身敗名裂,還因遺失公款,似乎只有以失足致命的意外,才能換取保險金賠償信任他的人的損失。就在別無他法之際,幸好有天使下凡出手相救,利用男主角的見義勇為,明知道早一步墮海,他便只會記得救人而忘了自殺。

少年時已從關心別人學會救人:藥房老闆接了一通電話得悉兒子身故,傷心分神錯用毒藥,他不去驚動他而撥亂反正,雖體貼卻被誤會捱了耳光。
少年時已從關心別人學會救人:藥房老闆接了一通電話得悉兒子身故,傷心分神錯用毒藥,他不去驚動他而撥亂反正,雖體貼卻被誤會捱了耳光。
父親的左右手看着他長大,他也看着他老去。父親逝世,他接管業務,因一時糊塗,老臣子給他帶來信譽破產危機,他對他沒有一句怨懟,只有一力承擔。
父親的左右手看着他長大,他也看着他老去。父親逝世,他接管業務,因一時糊塗,老臣子給他帶來信譽破產危機,他對他沒有一句怨懟,只有一力承擔。

但真正令男主角打消輕生念頭的,是把他領到「如果他從未出生」的家園,看看人們的生活會多麼不一樣。

幼弟若不是他捨命相救,小時候已因意外夭折。弟後來成為國家英雄,少年的他只換來一隻聾了的耳朵。又曾在藥房打工時,老闆因喪子之痛,差點開錯毒藥給病人,他也是挺身而出,卻被老闆誤會打了一記重重的耳光。

成年之後,一心想當造福人羣的建築師,偏又逢父親遽逝,財主伺機張牙舞爪,他不得不放下心願,把父親留下的業務扛上肩。等到弟弟大學畢業,以為接棒有人,在火車站接到了弟弟,也迎來弟弟的新婚妻子及弟弟的前程:不在他們家,在岳父的家族事業裏。

與心上人新婚和度蜜月的經費,也全用在給人應急救濟之上。不計其數曾經受惠於他的人,卻因財主的陰謀,將在這大雪紛飛的聖誕前夕,成了被他辜負的苦主們。只是,男主角不去想已為別人付出多少,只怪責自己因差池令別人失去多少,所以天使才要讓他抽身看個清楚,若他就此消失,全鎮最大的失去不是金錢,是為了換取補償便犧牲性命的他。

犧牲,本來就是上帝之子降生的原因。《莫負少年頭》作為聖誕電影,是慶祝人間也如天上。百折不撓是阿美利堅子民的理想人格,但也有脆弱時候的英雄,何嘗沒有彌賽亞的影子?他的委屈—總與夢想擦肩而過;他的苦難—殘缺是他人無法代替與分擔的痛。二合為一的孤獨,於所有有所承擔的人,不是無心插柳,是命中注定。

占士史超域演過的美國百大電影很多,但每年聖誕都被當作賀節禮物的《莫負少年頭》,不止在電視,線上有它的身影,還會在電影院放映。在她身上的阿美利堅精神,對照當下美國的現實,提供很多玩味之處。
占士史超域演過的美國百大電影很多,但每年聖誕都被當作賀節禮物的《莫負少年頭》,不止在電視,線上有它的身影,還會在電影院放映。在她身上的阿美利堅精神,對照當下美國的現實,提供很多玩味之處。
靈感來自狄更斯的《孤寒財主》,主要戲分卻轉移至與腹黑財主周旋的有為青年身上。對立矛盾不在誰有權誰沒有,而是誰自私誰無私,誰不快樂誰快樂。
靈感來自狄更斯的《孤寒財主》,主要戲分卻轉移至與腹黑財主周旋的有為青年身上。對立矛盾不在誰有權誰沒有,而是誰自私誰無私,誰不快樂誰快樂。

但《莫負少年頭》的「巧安排」:全鎮的人反過來給他雪中送炭,除了讓男主角心底的苦澀,酸楚得到釋放,更有意義的是,通過守望相助,大家看似在助人,其實是自救;看似在自救,其實又是在行善,因為當天使任務完成,身上已長出一雙他渴望已久的翅膀。

普天同慶,就是這意思。

馬國明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70river01a-1024x72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