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絕無僅有的「撈家萍」

專欄
2019.12.14
85
撰文:林奕華

打從踏上星途,夏萍被安排的戲路,就是個性化的女性。不然,怎可能處女作就是《勾魂使者》(一九五六)中的女飛俠黃鶯?第三部,又是《小婦人》(一九五九)中剪掉秀髮紓解經濟困境的二姊,喬?或,《江湖三女俠》(上下集)(一九六○)中是手刃雍正的呂四娘。扮演弱女不是沒有,《落霞孤鶩》(一九六一)和《滿江紅》(一九六二)都要躲在白燕或張瑛身後,但主要是白燕的大女主氣場誰與爭鋒。

之後數十年,由主配皆宜到以老戲骨身份拿下星輝大獎,據說她有一個江湖味道濃重的綽號叫「撈家萍」,但如果說「撈」也是對周身刀張張利的褒詞,粵語片影壇能交出同一張成績單如夏萍者,屬絕無僅有。

「撈」,不能等同「濫」,儘管它包含識時務以至看風駛𢃇之意。可是,「撈」也是適者生存的藝術,既是藝術,便有層次高低之分。回頭看去,夏萍演過的粵語片中,風花雪月與鴛鴦蝴蝶的主題不是多數,社會奇情才是。落在她身上的角色,要不就是升斗市民,要不就是反映人性陰暗面的社會(或武林)邊緣人。兩者為了確認自我價值所作的瞓身拚搏,自然很難不與「撈」扯上關係。《撲水世界》(一九六三)、《刮龍世界》(一九六四)、《搶食世界》(一九六四)是開宗明義的「撈世界要醒目」,不過,「撈」字掛帥,男的每多出英雄,女的,再豪氣干雲,大多也是大輸家,除非,「她」是白燕—把載浮載沉轉化為覆雨翻雲,像《滿江紅》。

換了風塵女子是夏萍,「撈」的報酬不是風生水起,而是悲劇收場。在三十一歲那年接下的《給我一個吻》與《藍色酒店》(同為一九六八),竟然都是「年老色衰」,理所當然也只能是抱着年輕英俊的男主角不放的「殘花敗柳」。聽上去這種設定和有為青年被董事長千金死纏爛打沒有分別,都是功能大於人性化。但夏萍到底是夏萍,即使《給我一個吻》中呂奇和陳寶珠的銀幕情侶形象打風打唔甩,《藍色酒店》中曾江身邊女主角雪妮之外,更有羅愛嫦和金露,兩部片中的她,還是給自己的從影歷史裏,留下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十三點,和一個沒法接受愛人已逝的未忘人。

如果夏萍不是夏萍,那兩個「她」就只是面譜了。但因為她在兩部電影裏的豁出去,雖然難掩熟齡女明星(演員)在傳統觀念下的無奈與哀愁,然而在現實的她與所扮演的角色之間,當劇中人死於男主角懷中時,她們的哀號,還是同時喚起觀眾對於夏萍的愛憐。

兩年後,粵語片正式熄燈,夏萍開始她的邵氏生涯。第一部《女子公寓》(一九七○)可能才是「上班」的起點。

66river01a
夏萍從粵語片轉戰國語片,由《女子公寓》(一九七○)開始。導演是日本來的井上梅次,對手演員有台灣來的丁珮,演她女兒的是李麗麗,但她在片中的角色與《給我一個吻》和《藍色酒店》不變:歌女,酗酒,被男人拋棄。
除了夏萍,一九七○年從粵語片跨足國語片出現在邵氏出品的《女子公寓》裏,還有性格演員李鵬飛。兩位的對手戲別有一番滋味,因為人面依舊,腔音全非:國語對白,演戲的都是配音員。
除了夏萍,一九七○年從粵語片跨足國語片出現在邵氏出品的《女子公寓》裏,還有性格演員李鵬飛。兩位的對手戲別有一番滋味,因為人面依舊,腔音全非:國語對白,演戲的都是配音員。
一九七三年,李翰祥導演風月奇片《北地胭脂》,三段錦中她演出的一段,女主角佛動心是何琍琍,男主角正德皇是岳華,但意想不到的是,夏萍飾演的一秤金在一場戲中遇上了後來的國際巨星,成龍。
一九七三年,李翰祥導演風月奇片《北地胭脂》,三段錦中她演出的一段,女主角佛動心是何琍琍,男主角正德皇是岳華,但意想不到的是,夏萍飾演的一秤金在一場戲中遇上了後來的國際巨星,成龍。

 

 

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66river01a-1024x5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