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隱藏的密碼

專欄
2019.12.07
92
撰文:林奕華

翻查出生年月日的資料後,才知道夏萍只比曾江年長兩歲。在拍攝《藍色酒店》的一九六八年,夏萍三十一歲,曾江廿九,但片中夏萍對曾江說得最多的對白是:「你係咪嫌我老呀?」加上另一句對白「你知唔知道我嘅綽號叫『老麻鷹』?!」不斷重複出現,致使「乾柴烈火」的情景中,男的「烈」令女的「乾」足教她自慚形穢。難怪,在《藍色酒店》中的夏萍,總是在哭哭啼啼。

雖然,六十年代不比今天,三十一歲已是「年老色衰」。連影后的輝煌都很難過三,何況一般女明星?《藍色酒店》男主角只得一位,圍着他打轉的女人卻有四個之多。按年齡排列,羅愛嫦飾演的富家女明媚可能最年少(故而「氣盛」),雪妮飾演的酒店接待員瑪琍大方得體,是二十出頭。在電影大亨身旁一閃一閃的伊娃正值「壯年」(從飾演她的金露的身材可見),數到最後,就是最「老」的夏萍。

伊娃(金露飾)這位被大亨養作金絲雀的女明星,除了善於經營如何被看,也學會用男人看她的目光來看男人。初見占美便色授魂予,那一團不是煙霧,是「慾火」。
伊娃(金露飾)這位被大亨養作金絲雀的女明星,除了善於經營如何被看,也學會用男人看她的目光來看男人。初見占美便色授魂予,那一團不是煙霧,是「慾火」。
沙灘上的明媚(羅愛嫦飾),巧遇來自藍色酒店的占美(曾江飾)。她在他四個女人之中扮演的是「青睞」:一種帶來機會的目光,「我爹哋識得嘅人可以令你成為大明星。」
沙灘上的明媚(羅愛嫦飾),巧遇來自藍色酒店的占美(曾江飾)。她在他四個女人之中扮演的是「青睞」:一種帶來機會的目光,「我爹哋識得嘅人可以令你成為大明星。」
莎莎(夏萍飾)看見的占美是占美的父親尊尼,她的目光,就像酒精,讓她與清醒保持距離,叫「沉醉」。
莎莎(夏萍飾)看見的占美是占美的父親尊尼,她的目光,就像酒精,讓她與清醒保持距離,叫「沉醉」。
瑪琍(雪妮飾)是占美遇上的四個女性中,唯一沒有見過他的身體,也不對他表達有所慾望的一個。她的目光永遠放在前方,名叫「期望」,在那裏,她看見的是從墮落到脫胎換骨的青年。
瑪琍(雪妮飾)是占美遇上的四個女性中,唯一沒有見過他的身體,也不對他表達有所慾望的一個。她的目光永遠放在前方,名叫「期望」,在那裏,她看見的是從墮落到脫胎換骨的青年。

但,名叫莎莎的歡場女子,理應比三十一歲的夏萍更為年長。從一開始,她便表明之所以對曾江飾演的占美一見傾心,不(只)由於眼前人玉樹臨風,而是他勾起了她對逝去情人尊尼的思念。而當真相大白,也就是觀眾對莎莎由討厭轉為同情的關鍵,全憑她發現占美就是尊尼失聯多年的兒子 。

算一算年紀,如果占美才二十出頭,甚或更年輕一些,莎莎與尊尼相戀時可能也是差不多的年紀,所暗示的,應該就是莎莎的年紀足以當他的媽。

《藍色酒店》還隱藏多種「不倫戀」的密碼。電影大亨的情婦用名成利就作餌勾引無知少年,千金小姐眼見自己在沙灘上邂逅的帥哥穿著浴袍在父親的別墅裏自出自入不以為怪,試圖把他從別人手上搶過來,加上「蕩母癡兒」式的「老少戀」,片中勸導入世未深的年輕人不要誤入歧途只是表象,真正教觀眾大開眼界的,還是一具又一具胴體在銀幕上,以不同方式陳列和展示。

千金小姐是健康的性感,沙灘上當然穿沙灘裝,小蠻腰和玉腿的小露是怡情。情婦出入的是大場面,晚禮服半露酥胸不足為怪,牀單裹身也是西風東漸。老麻鷹容或沒有驕人武器,但半透明黑紗內衣下是風韻猶存。除了雪妮以「聖」代「性」,其餘三個女人的確做到讓男主人公應接不暇—他也忙於寬衣解帶和表演出浴。

有趣的是,在拍攝於同一年的《給我一個吻》裏,夏萍和比起年輕五歲的呂奇演起女追男的戲分,卻有另一種感覺。首先,是喜感多於悲情。繼而,是青春多於蒼老。當然,結局也有分別,是被車撞死和開車撞傷人。同一個夏萍,同一類角色,看似複製,其實不一樣。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65river01a-1024x52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