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限制不了的想像力

專欄
2019.11.23
108
撰文:林奕華

現在的觀眾最怕「劇透」。

這名詞於成長在六十年代的我輩,卻是求之不得的「福利」。記得有一部必買的小開本讀物,名字類似「電影小說畫報」,每期集合即將上映的多部電影的本事,讓讀者看着文字已如身臨其境。又或一星期有五天,如果不是下午就是深夜,電台會有把電影製作成廣播劇的時段,那叫「戲劇化小說」。《武林聖火令》第三集《聖火雄風》(一九六六)還沒上映,我就是用聽的來「先睹為快」。印象無比深刻的是,上集中段有一幕師父容玉意─當然是某種滅絕師太─把弟子李紅叫到面前:「我現在要送你一件峨眉鎮山之寶,你過去那邊,自己伸手進石洞就是了。」聽話的李紅,來到石洞就把手伸了進去,沒想到一把巨斧從天而降,她的一隻手立馬被斬了下來。

李紅在《聖火雄風》上集中搶鏡是因為扮演了一個悲劇人物─被師父犧牲的弟子。就算不是女主角,但遭遇更慘,給人留下的印象,因而更深。
李紅在《聖火雄風》上集中搶鏡是因為扮演了一個悲劇人物─被師父犧牲的弟子。就算不是女主角,但遭遇更慘,給人留下的印象,因而更深。
披着袈裟的狼(容玉意),試圖欺騙武俠世界中的小紅帽(李紅)。
披着袈裟的狼(容玉意),試圖欺騙武俠世界中的小紅帽(李紅)。

橋段固然血腥暴力,加上李紅痛徹心扉在地上滾來滾去,如此殘酷的場面,在聽廣播劇時感受到的震撼,要比後來在銀幕上看到畫面強烈得多。試想,播音員(極可能是播音員關鍵)繪影繪聲之下:「阿丹鳳聽咗師父咁講,就一步一步行近山洞,只見佢滿心歡喜,以為今次脫離師門,師父唔單止話唔怪佢,仲送一樣鎮山之寶俾佢,你話佢幾估唔到呢。當佢帶住咁嘅心情,將隻手伸咗入個窿裏面,以為會摸到一把咩嘢寶劍,咩嘢秘笈,忽然之間,個窿裏面有把利器,將阿丹鳳隻手就咁切咗落嚟!」繼而配上一把女聲驚聲尖叫……下刪數十字男播音員如何形容可憐徒弟倒地後的慘狀連連。

影像再可怕,都只是看得見的程度。意思是,刀落手斷一刻,到底有真真假假的效果之虞。然而,同一情景從收音機傳到每一雙聽眾的耳朵,就應驗了「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的真理。小時候心靈何其脆弱,怎能經受天真無邪的小白兔掉入獵人的陷阱裏,被活生生夾斷一條腿的……純想像?

長大之後看着李紅中計,心雖不忍,但與想像最不同的是,電影是斧從天降,如果反應夠快,頃刻之間她還能把手抽起回來,廣播劇中,她卻是把手伸到外太空去,聽者眼前不是洞穴而是深淵,前者明刀明槍,後者出人意表,要說到受驚的後遺,很難不是聽比看來得深遠。

63river01d

《給我一個吻》中的夏萍如同《聖火雄風》(上集)中的容玉意,師父斬了弟子的手,「僱主」開車輾過「僱員」的腳。
《給我一個吻》中的夏萍如同《聖火雄風》(上集)中的容玉意,師父斬了弟子的手,「僱主」開車輾過「僱員」的腳。

但,這麼驚聳的情節,都不怕預先曝光。所以,像《給我一個吻》(一九六八)中夏萍開車撞倒呂奇害他終身殘廢(要截肢),她又受不了良心責備服毒自殺,一一如同「醜婦終須見家翁」,毫無神秘感可言,有的只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可是,愈是明知夏萍的下場,愈是好奇她臨終前呂奇為何獻上一吻──這就是劇透不能限制的,想像的無窮力量。

 

黃心穎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63river01f-1024x7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