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不止於「一位演員」──茱迪嘉蘭

專欄
2019.10.26
66
撰文:林奕華

「過氣復出(失敗)」與「鹹魚翻生(成功)」,可以同時發生在一位女伶,或女明星身上嗎?最近雲妮絲維嘉演出以荷李活傳奇茱迪嘉蘭生平為題材的電影《茱迪》,便被看作是集齊兩種體驗的二合一觀影。

片中的真人真事,重現了茱迪嘉蘭人生不是迴光返照,而是悵然謝幕的光景。而飾演者雲妮絲維嘉,自《BJ單身日記》後便苦受「重整門面失敗」聲名崩塌的影響,直至大膽挑戰扮演時代標記,大眾不但折服於她的載歌載舞維妙維肖,更驚歎連連:「終於在雲妮絲維嘉的臉上見回雲妮絲維嘉了!」

雲妮絲維嘉演出以荷李活傳奇茱迪嘉蘭生平為題材的電影《茱迪》
雲妮絲維嘉演出以荷李活傳奇茱迪嘉蘭生平為題材的電影《茱迪》

喜訊同時傳來,直至目前,《茱迪》大有保送她明年衝奧(奧斯卡)的機會。如果絲維嘉小姐真的封后,那將又是一次悲劇成就喜劇的例子。誰都知道,嘉蘭從小憑電影深入人心,也由電影見證中年的她山窮水盡。

一九六七年,美國作家賈桂琳蘇珊的暢銷小說《娃娃谷》搬上銀幕,原著中三位綺年玉貌的女主角,一個是野心勃勃的鄉下姑娘,要進軍荷李活的不是幕前而是幕後;一個天真純潔以致誤墮風塵;還有一個演技了得,可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本色更了得,受不了一位過氣大女明星的頤指氣使,隨手拉下戴在大女明星頭上的假髮,就把它丟進抽水馬桶裏去。

飾演該位登時花容失色的大女明星,於現在的電影版本裏的,是蘇珊希活。但原本的人選,第一天踏足攝影棚化妝室,進去後便一直不願意(還是不敢?)走出來。經歷種種推搪和拖延,才終於打開門縫的她,發現人去樓空,自己也就因而被解僱。

她,就是茱迪嘉蘭。

回頭看去,還是要感謝茱迪嘉蘭(右)沒有勇氣從化妝間走出來。她,到底是茱迪嘉蘭,多於只是「一位演員」。
回頭看去,還是要感謝茱迪嘉蘭(右)沒有勇氣從化妝間走出來。她,到底是茱迪嘉蘭,多於只是「一位演員」。
電影版《娃娃谷》首發宣傳品,出演過氣大女明星的是茱迪嘉蘭。
電影版《娃娃谷》首發宣傳品,出演過氣大女明星的是茱迪嘉蘭。
電影中,代替茱迪嘉蘭被柏蒂杜琪摘下假髮的是蘇珊希活。
電影中,代替茱迪嘉蘭被柏蒂杜琪摘下假髮的是蘇珊希活。

「過氣復出」只證明了她的過氣而沒能帶來復出的榮耀,都怪嘉蘭與所飾演的大女明星同樣為了逃避殘酷的現實,躲進酒精的世界。電影與小說叫《娃娃谷》(港譯《風雨泣殘紅》),不是以「娃娃」比喻長不大的小女孩,「娃娃」其實是迷幻藥品。片中三朵荷李活小花先後走上嗑藥道路,當她們遇上早一步凋萎的「老餅」,影射的,不止是如何被夢工廠剝削的女明星,還有娛樂八卦為何也是普羅大眾的一種癮。

茱迪嘉蘭當年如果演了《娃娃谷》,假髮被丟到抽水馬桶裏去的狼狽一幕將永遠保留在膠片上,虛虛實實,這將教愛戴她的影迷情何以堪?吵吵鬧鬧,這又不過是讓看熱鬧人士聊博一粲。然而,回頭看去,還是要感謝她當天沒有勇氣從化妝間走出來。她,到底是茱迪嘉蘭,多於只是「一位演員」。

但是過了丰姿綽約之年的女性,還是要有抬頭挺胸的女演員去扮演,哪怕角色是多麼垂頭喪氣,或「如狼似虎」,像《藍色酒店》、《給我一個吻》(同為一九六八)中的夏萍。

 

關智斌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59river01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