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微妙的女主角身份

專欄
2019.10.05
73
撰文:林奕華
《一后三王》是三個姓王的男人加一個姓后的女人,但雪妮只屬「聯合主演」,片中排名第一者,是飾演施秀霞的夏萍。
《一后三王》是三個姓王的男人加一個姓后的女人,但雪妮只屬「聯合主演」,片中排名第一者,是飾演施秀霞的夏萍。

一九六八年《拜倒迷你裙》上映,改變戲路的雪妮梳髻穿旗袍在先,翌年再看《神偷姊妹花》,更不得了,換上肩帶迷你裙在後,各種假髮還大派用場,營造百變效果。

這些雪妮,與在《雪花神劍》(一九六四)、《碧血金釵》(一九六四)、《金鼎游龍》(一九六六)、《天劍絕刀》(一九六七)中橫眉冷眼的俠女多麼大異其趣。即使《女黑俠木蘭花》(一九六六)也是時裝片,但一把長髮一個頭箍一襲黑色緊身衣,基本不變的「工作服」從頭到尾,既方便她翻滾攀爬,也讓身手的俐落不被花俏的服裝搶掉鏡頭。

故此,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與《一后三王》(一九六三)中她所飾演的后英相遇,才會恍然大悟,雪妮出道的第二部電影,已經在走「千嬌百媚」路線。「千」是出千的千:明明是「扮裝」,卻要三個男人相信,那是三姊妹。「百」是百變的百:男人的口味再不同,也都是特定的類型。

看穿了慾望的原型,也就掌握變化的竅門,所謂萬變不離其宗,其實三度板斧已足夠應付,才廿一歲的雪妮,在張英才面前是楚楚可憐的孖辮妹;見了張清,是優雅佳人;換了鄭君綿,她就是Lolita。

可看性那麼高,想必她就是《一后三王》的女主角了?答案卻是,雪妮只屬「聯合主演」,片中排名第一者,是飾演施秀霞的夏萍。

戲匭的一后三王,是三個姓王的男人加一個姓后的女人,粥少僧多,本該上演裙下之臣出奇制勝,誰知道合租一個單位共住的王先生們不用同室操戈,反而各自慶幸抱得美人歸。只是他們要到大結局才知道,美其名三朵花的「她」,不過是一個被拒絕的女人報復在她背後說她「嫁唔去,上門貨」的「大男人」。飾演戲法的是雪妮;夏萍,才是魔術師。

雪妮不停到洗手間換妝,以三個身份出現於三王面前,最終被陳立品扯下假髮拆穿。
雪妮不停到洗手間換妝,以三個身份出現於三王面前,最終被陳立品扯下假髮拆穿。
張英才、張清和鄭君綿要到大結局,才知道美其名三朵花的雪妮,不過是替夏萍報復,魔術師是夏萍。
張英才、張清和鄭君綿要到大結局,才知道美其名三朵花的雪妮,不過是替夏萍報復,魔術師是夏萍。

沒有受屈辱,就不會有錯摸的靈感。夏萍無疑掌握最大的操控權。全片最長的一場大戲,一堂夜總會佈景中幾近二十分鐘,走馬燈般在女洗手間與三位王先生來回換裝奔走的「后」,把三王耍得團團轉。三位王先生被擺了一道還沾沾自喜,看在幕後黑手眼裏,當然高興於妙計得逞。但從演員角度而言,夏萍再多說幾次「我去(廁所)催吓佢」也不會令角色有戲可演,因為從一開始,施秀霞就是男性眼光中的「綠葉」而不是牡丹。

「綠葉」,即欠缺特色,雖能以「變化」來「撚化」三王的她肯定大有想像力,只是,她能看穿男人的弱點,男人不見得願意看見她的內涵。在片中雖是主帥,焦點卻旁落配角身上,《一后三王》的佈局有着先天性因素,讓夏萍的女主角身份有些微妙,如果那不叫尷尬。

 

關智斌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56river01a-1024x7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