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甄珍的魔法

專欄
2019.08.10
362
撰文:林奕華

為什麼一樣是「瓊女郎」,有些女明星如曇花一現,另一些卻芳齡永繼?

如,演過李沅雲、江雨薇、楊涵妮、唐小眉、汪紫菱、楊羽裳的甄珍?比起繼後有人的林青霞,後者十度蟬聯瓊瑤筆下女子,應該是歷史紀錄了,但前者也有傳世的經典達六部之多—上述還未曾把何霜霜算進去,都怪我之前在這專欄誤把《幾度夕陽紅》(一九六六)中汪玲飾演的楊曉彤寫成是由她來演,後來讀到自傳「芳華十六,甄選出來的珍珠」一章,才驚醒擺了大烏龍:

「國聯大戲《幾度夕陽紅》開拍……甄珍演叛逆驕縱的富家千金何霜霜,她揣摩好萊塢紅星仙.杜拉蒂在《春風秋雨》(一九五九)裏的神態。她說:『第一場戲半夜拍,我先在旁邊睡覺,被叫起來,迷迷糊糊就演了。戲裏我喝醉了,一手拎着高跟鞋,金石演我表哥,在樓梯上,我咬他一口,然後哭着大喊一聲『媽』就衝上樓,沒想到這麼一點戲,被大家說演得好!』」

好在哪裏?可能就是,有本領把「不討好」轉化成「討好」,而這,亦是「瓊女郎」們無一不要經歷的考試。

一九七四年讀《海鷗飛處》原著,好幾次生氣到把書摔到地上。大聲說「不看了!」然後又撿起來,翻不到幾頁,又摔。無形中,已被書中人楊羽裳的行徑挾持了理智,也就是,失去了情感的自主權。然而,這不正是作者給讀者設計的陷阱嗎,就如,在所謂愛情的遊戲裏,女方的主動,為的不就是可以得到夢寐以求的「被寵」、「被了解」,也就是,被動?

48river01a

48river01b

48river01c
《海鷗飛處》原著女主角楊羽裳的性格缺點叫人卻步,在銀幕上卻被接受下來:先是在天星渡輪上想自殺的殺人兇手,繼而是新加坡家庭負擔很重的歌女,再來是男主角妹妹的大學女同學—全是甄珍。

 

有些「瓊女郎」為了贏得讀者同情,她會格外委屈,但另一些,則是非常aggressive。但到頭來兩種人格還是會在同一句台詞上重疊,「XXX(男主角),你該死,我恨你!」嘴巴上恨不得對方下地獄,只是口氣愈兇狠,愈是表明他去哪裏她也一定跟到哪裏。乍看是咒人,實際在罵自己。類似「我怎麼這麼笨」的負氣話不能清心直說,那,不就是「主動的被動」?楊羽裳在紙上的時候教人嫌厭,因她的臉孔愈要想像,她的性格缺點愈是叫人卻步:操控性強,虛榮心重,責任感近乎零。所以每做一樁「糗」事,就讓讀者給她扣掉若干分數,扣到後來已是負分了,作者才安排報應報到她的身上,然而自食其果的大局已經鑄成,要大家在不過數頁紙之後,接受她受苦受難後有所成長再和意中人重逢的大團圓,說服力實在太有限。

奇蹟,抑或,魔術的發生,便是當楊羽裳搖身一變,有了頭更有了臉,想像無用武之地了,偏人就被接受下來:先是在天星渡輪上想自殺的殺人兇手,繼而是新加坡家庭負擔很重的歌女,再來是男主角妹妹的大學女同學—全是甄珍。

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48river01a-1024x6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