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一簾幽夢

專欄
2019.08.02
499
撰文:林奕華
47river01a
甄珍在《一簾幽夢》飾演考不上大學,自我感很低落的汪紫菱。

在香港,本地青春偶像來到七十年代,她們是綺年玉貌,但有着她們身影的粵語片不止老了,還正式走入歷史。寶珠芳芳寶寶一位接一位負笈海外求學,與她們演對手戲的男主角如謝賢、鄧光榮,則必須物色新的女主角。

甄珍能在極速之間,從台灣走紅到香港不無理由。她在《緹縈》(一九七一)初配謝賢,翌年與鄧光榮第一次搭檔演出《白屋之戀》。也是在一九七二,秦祥林已以第二男主角身份和她合演香港拍攝,龍剛導演的《珮詩》。畢業於台灣復興劇校,後在香港國泰機構拍過武俠片和時裝愛情片的高大小生,便是因為這一遇被甄珍推薦,取代沒有空檔的鄧光榮掛帥《心有千千結》(一九七三)。這就是時代交替之下,甄珍進入香港觀眾眼簾的三個轉折點。

三位男星之中,一秦一鄧後來在台灣風生水起,惟謝賢「志不在此」,一部《一簾幽夢》(一九七四)圓了所有的夢:由電影中的男二號費雲帆,擢升成現實中的絕對一號,拍攝前,甄小姐已變身謝太太。

一九七五看《一簾幽夢》,對於電影的好奇,在於小說的反英雄汪紫菱(考不上大學,自我感很低落),其實只比我當年的歲數略大些些,但飾演她的甄珍,已芳齡廿八。那位待在她身邊等她長大的費叔叔,由三十九歲的謝賢演來,也就沒有字裏行間的忘年戀情驚世駭俗。新鮮感反而來自甄珍的姊姊綠萍,小說中因為車禍斷足而被破壞了完美之身的瓷器娃娃,找來從邵氏回復自由身的汪萍演出。上述三人加上秦祥林,台灣香港的淵源重重交疊,即使今日回想,更多是感嘆人生各種迂迴,多於電影特別難忘。

也就是說,《一簾幽夢》被放回謝賢甄珍的情感經歷來看,要比獨立視為單部瓊瑤愛情片更堪玩味。這也是為什麼四十多年後當謝賢在甄珍面前表示最愛是她的一刻,有看過沒看過《一簾幽夢》,能教這句話聽進去後感受大大不同。

47river01b

47river01c
電影中飾演費雲帆費叔叔的謝賢,擢升成現實中的絕對一號,因為拍攝前,甄小姐已變身謝太太。

不要忘記,謝賢幾乎每段戀愛都是在大眾眼前上演。蕭芳芳去年在《大學問》提到要去美國唸書時男朋友反應很大,雖然沒有點名是誰,但「他」呼之欲出。再之前有合作了不知多少電影的嘉玲。及後和狄波拉組織了明星家庭,誕下神話接班人謝霆鋒。而這位世紀級香港男神終於公告天下,畢生能與他共此「一簾幽夢」的,是誰。

一九七四、 七五看港台演員在電影裏外結緣,都投射了自己七三年半年在台上學的情感和生活。沒有想到的,是後來也有大半人生,因戲劇往返港台,撮合兩地觀眾的「相知又相逢」。

所以,任何一位能在「記憶長廊」中豎立雕像的明星,都因為她陪大眾走過的,是一條成長路。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47river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