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甄珍被「甄珍」考起了

專欄
2019.07.27
265
撰文:林奕華

甄珍說到藝名「甄珍」:「當初他(導演李翰祥)幫我取名的時候,他就寫了一個名字,我一看,『這唸什麼?西珍?瓦珍?還是土珍?在那邊想半天,我真的不認得這個字!』

我又是怎麼認得「甄」字?親戚朋友中沒有這姓氏,小學階段也沒有老師姓「甄」,唯一記得的淵源,還是與吃有關。那一個把原名章家珍的十六歲少女考起的「甄」,在香港每個小孩子都會唸,因為口中那顆甜絲絲的糖果,就叫「甄沾記」。

過年拜年隨手抓一把的是瑞士糖,但工展會歸來,吃的是甄沾記。椰子糖外,還有蓮花杯。所以「甄」字的甄珍在當年的香港是搶不到沙發了。可是當人到了台灣,情況便大大不同。一九七三年,國中生年齡的我,初來埗到,置身一家台灣的住讀學校,第一天下課回到宿舍,僑生身份吸引了一羣台灣室友圍住問:「香港有什麼?」很自然便說到「香港有的,台灣也有。」什麼?「甄珍。」眾人聽了不是高興,卻仍然是「什麼?」我便重複一次,再一次,和不可置信的N次,但大紅大紫的台灣出品竟然不能充當我的伴手禮,因為眼前這羣高三班年輕人沒有聽懂我給「甄」字發明的「Yin」音—甄珍變了「英珍」,那是誰?

還好一位微笑時露出犬齒的學長終於問到「那她演過什麼電影?」才真相大白,原來是chen珍,《白屋之戀》(一九七二)的甄珍,《彩雲飛》(一九七三)的甄珍。

46river01a
甄珍與鄧光榮首次合作的《白屋之戀》,來自香港的學生王子扮演台灣帥哥。

46river01b

46river01c
甄珍與秦祥林的《心有千千結》(上圖),後來被改編成電視劇,看護江雨薇的角色換了首次拍劇的李琳琳(下圖)。

 

早在一九七二年,甄珍已經深為香港人所認識。龍剛導演,孟君編劇的《珮詩》,謝賢導演,依達原著的《窄梯》,李翰祥繼一九七一年黑馬勝出的《騙術奇談》,翌年再下一城的《騙術大觀》,都有甄珍的名字。七十年代初台灣女演員又沒有加盟大公司能在香港那末吃香,是甄珍開了先河,之後便有胡錦和恬妮。

到了一九七三年,對我而言,更是有紀念性的一年。《彩雲飛》不是甄珍與鄧光榮首次攜手,但在上一部《白屋之戀》中來自香港的學生王子還是扮演台灣帥哥。但在《彩雲飛》中,不知作者瓊瑤在寫原著時是否已有鄧光榮作男主角的模型,所以當小說搬上銀幕,「香港僑生」由鄧光榮來演便順理成章,除了配音員一口純正國語,怎麼說都不可能是廣東人口吻。

以僑生身份讀僑生的故事,感覺還是與唸其他瓊瑤小說,例如同期一本《白狐》不同。七四年回到香港,瓊瑤風吹到翡翠劇場,甄珍在七三年拍的《心有千千結》被改編成電視劇,她在片中飾演的看護江雨薇,換了首次拍劇的李琳琳。四十四年後,甄珍因出版自傳想聯絡前夫謝賢受訪,居中拉線的便是姜大衞和他太太,李琳琳。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6river01a-1024x59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