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台灣玉女的兩種典型

專欄
2019.07.12
535
撰文:林奕華

都是台灣電影的玉女,甄珍和林青霞不同在哪裏?

誰都知道的是,一個活潑,一個鬱憂。若深層一點看去,卻是兩種典型。

雖然第一部電影《窗外》(一九七三)中雙眼如霧如電的林青霞被塑造了大眾對「純情」的想像,但第二部《雲飄飄》(一九七四)已馬上轉型為俏皮、好動、人細鬼大的「小妹」。但不旋踵,《古鏡幽魂》(一九七四)中哀怨的女鬼,又把她送回湮遠的國度。從此林青霞給定了調性,故此直至目前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如《東邪西毒》(一九九四)、《東方不敗》(一九九二)、《滾滾紅塵》(一九九◯)、《刀馬旦》(一九八六)、《金玉良緣紅樓夢》(一九七七),都是傳說,都是「夢中人」。

44river01c
林青霞在第一部電影《窗外》,雙眼如霧如電,被塑造了大眾對「純情」的想像。

甄珍也拍了不少古裝片,主要在七十年代之前。有說一九七七年李翰祥開拍《金玉良緣紅樓夢》前想過找她飾演賈寶玉,沒有事成之故,她的最後一部古裝片便是《緹縈》,時維一九七一年。但從六六年出道到《緹縈》,甄珍拍過的古裝只有八部,雖則扮相、氣質宜古宜今,甄珍的誕生,宣告上一代的銀幕女性形象已像過了季度的衣衫,新一代需要輕裝迎接未來的日子,如是,換季換來了甄珍。

若你問我,一九七三年是甄珍從影以來的標誌性一年,因為《彩雲飛》。

瓊瑤原著的電影已經拍過《幾度夕陽紅》(一九六六)、《遠山含笑》(一九六七)和《陌生人》(一九六八),但三部不論是大部頭或短篇故事改編的銀幕版本,甄珍的角色都是「局外人」,遷台或避居山林的恩恩怨怨儘管蔓延到她身上,主要戲分或真令觀眾觸動的角色,均另有其人。甄珍的活潑,在各種歷史悲劇中發揮點綴作用,只是濃得分不開的鄉愁,仍籠罩全片。

踏入一九七○年,甄珍掛頭牌的《群星會》打破了回首不堪話當年的局面,編劇張永祥和導演李行沿着甄珍在《新娘與我》(一九六八)及《今天不回家》(一九六九)的「反叛」戲路(不要忘記《今天不回家》主題曲是「禁歌」,《新娘與我》的女性自主意識並不「傳統」),讓片中飾演歌女的甄珍,繼續挑戰父權中的支柱:愛人是個大男人。

44river01a

44river01b
與鄧光榮合作的《彩雲飛》是一種高峰,甄珍一人分飾兩角,既演活了獨立女性唐小眉,又能掌握活在肥皂泡裏的楊涵妮。

這個「大男人」,當然也是上一代恩怨情仇的創傷者。而甄珍,哪怕家中也有個不願意從過去走出來的父親,只是,一力扛起養家責任的她,便是象徵「面對現實」。這樣的堅強女性到了《彩雲飛》是一種高峰,因為在瓊瑤轉變寫作風格的契機下,她既演活了獨立女性唐小眉,又能掌握活在肥皂泡裏的楊涵妮。

如果《彩雲飛》不是一人分飾兩角,我想,林青霞是楊涵妮,唐小眉還是甄珍。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4river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