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玉女派掌門

專欄
2019.07.06
268
撰文:林奕華

台灣七十年代的玉女文化確是天下無敵手,而甄珍被視為一派掌門並不為過,從影之作,已是量身訂製,在十奏嚴嵩的故事裏飾演智勇雙全的嚴蘭貞,身處奸相父親與反叛分子的丈夫之間,從容應對,不負戲名《天之驕女》(一九六六)。

43river01a
甄珍飾演的嚴蘭貞,身處奸相父親與反叛分子的丈夫之間,從容應對,不負戲名《天之驕女》。

黃梅調來勢洶洶,她卻不是科班出身,幕後代唱過了一關,可是身段、造手、眉目呢?在這青春少艾身上,證明真有「老天爺賞飯吃」,任角色有那些對扮演者的要求,甄珍就是甄珍已有足夠瞄頭。稚嫩,成了想像空間,例如部分的生硬,便是進步的起點。經驗不足反倒教人憐香惜玉,再由憐生愛。

銀幕上的甄珍,怎麼可能不可愛?早期作品裏,她都是「聽故事的人」,第二部電影是大部頭的《幾度夕陽紅》(一九六六),故事由民國政府遷台前演到遷台後,上一代的恩怨蔓延到下一代,但負責未語淚先流的,是比甄珍只大兩歲,但在片中飾演她母親的江青。甄珍雖說哭戲也不少,但她的哭,是晴天下白雨,沒有歷史負擔。─甄珍就是新世代認同的對象。

到了《遠山含笑》(一九六七)、《陌生人》(一九六九),《群星會》(一九七○),大家都是在看甄珍(自己)如何在別人的前塵往事中活出光明遠大的未來。

《新娘與我》(一九六九)和《今天不回家》(一九六九)上映時我還是小學生,但兩部電影都能讓小學生看得心花怒放,覺得「我」也可以像甄珍一樣「結婚玩玩看」。或像甄珍一樣「離家出走」,「獻身給爸爸的同事,那個從小叫他叔叔的英俊男人」。

43river01c
《新娘與我》與王戎合作,這部喜劇看得觀眾心花怒放。
43river01b
李翰祥執導的《緹縈》,不止讓甄珍遇上後來成為她第一任丈夫的謝賢,也令她成為亞洲影后。

永遠記得急不及待到九龍城國際戲院看四大導演白景瑞、李行、胡金銓、李翰祥一人一段折子戲的《喜怒哀樂》(一九七○)。甄珍是第一段《喜》的女主角,導演白景瑞基本上是把他在前作《新娘與我》和《今天不回家》的拿手好戲換上古裝扮相再來一個,只是前兩部擺明車馬是喜劇,這一部卻要在窮書生與女鬼的姻緣中玩出「喜」感。於是,長髮及腰,耳際插一朵黃花,全片沒有對白的甄珍,像的不是倩女幽魂,而是六十年代的「花的兒女」,行為古怪,都怪大麻做的好事。

接下來,甄珍便成為品牌。一九七一年火了一部《淘氣姑娘》,翌年一年便有《淘氣夫妻》、《淘氣公主》、《淘氣三千金》。其中的《淘氣公主》,男主角便是繼《緹縈》(一九七一)後第二度和他合作的謝賢。

在甄珍的自傳發布會上,為前妻站台的謝賢證實他對甄珍是一見鍾情,聽了甄珍笑了。然後就是那句「我永遠愛她」,甄珍也笑了。心裏什麼滋味只有她知道,但臉上的甜笑,卻真教人感嘆,甄珍還是那甄珍。

鄭秀文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3river01a-1024x5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