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由形容詞到名詞──CAMP

專欄
2019.05.11
135
白雪仙扮演的佳人中,排名以CAMP指數分先後,霍小玉最CAMP。
白雪仙扮演的佳人中,排名以CAMP指數分先後,霍小玉最CAMP。

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年度盛事MET GALA今年的主題,是怎樣翻譯都難以表達其神髓的一個英文字:CAMP。

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CAMP,是一個你想定義「它」愈會被它定義「你」的一個詞。首先,它不是「露營」。第二,即便香港人約在九十年代已頒發了證書給予這個詞有關的人─「乜你咁CAMP嘅?」─代表此君言行舉止有過分女性化之嫌,廣東話的說法是,「乸型」,但自從有了CAMP作為代號,「乸型」便成了過氣(期)用語。

但CAMP真的只是形容詞?甚至,只是形容「像女人的男人」?有沒有人會用CAMP來形容「太過像女人的女人」?答案是,有。那麼,「太過像男人的男人」呢?答案也許有一點出乎意料,也是有!所以,當一個女性過度「乸」,一個男人過分「MAN」,都可以落入「乜你咁CAMP嘅」的範疇,原因是,儘管沒有模仿異性之嫌,他和她(也可能是你和我),有時候自覺地,有時候則不自覺的,放大了自己的性別特徵,又或誇張地呈現自己的性別魅力。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宣傳「CAMP」展覽的短片就有簡而清的說明:「一個女人身上穿着由數以萬根粉紅色羽毛製成的衣裙四處行走,就是CAMP。」

由形容詞到名詞,就如一種個人風格成為美學。粉紅羽毛不是人人都能穿得合乎身份。最後記入史冊的一定不是衣裙卻是膽敢把它加諸身上的那個名字。

所以,最新一期冠在CAMP頭上的中文名字,便反映出以前從未有過的普世精神:「敢曝」,「敢」是由內而外,「曝」是相由心生。這個時代的人是為「曝」而「敢」,因「敢」而「曝」,完全符合美國知識分子蘇珊桑塔在她一本五十頁的「何謂CAMP」說明書裏所列的幾大要點:生活得戲劇化,以浮誇來宣示對自己的戀慕,表面再正經,骨子裏還是反叛。

羅文、張國榮與梅艷芳的時髦、摩登,本來也應該位列MET今年的展覽。
羅文、張國榮與梅艷芳的時髦、摩登,本來也應該位列MET今年的展覽。

CAMP的空氣愈濃烈,派對才能沸騰起來,要在香港文化中尋找CAMP ICON,不是不黯然神傷的。就在那幾年之間,羅文的孔雀裘披風再沒有人披得起,梅艷芳唱的「拖着歌斯拉行街」也沒有人接班,張國榮的名句「怪我過分美麗」亦隨歌者長埋黃土,「性別」這個遊戲,瞬間失去了「敢曝」的精神。顯得Do姐鄭裕玲何其寂寥。

逝者已矣,上述名字的時髦、摩登,本來也應該位列MET今年的展覽。

還有一位,白雪仙。排名以CAMP指數分先後,仙姐扮演的佳人中,霍小玉最CAMP,長平公主居次,謝素秋排第三,李慧娘是殿軍。就如在美國的CAMP文化中,有當演員的Divine也需要有導演John Waters,所以,(你說)戲台上的仙姐與唐哥,怎可能兩個只能留下一個?

鄭秀文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5river01s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