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那不是僅僅一闋插曲

專欄
2019.04.26
155
撰文:林奕華

經濟時報寫:「《珠光寶氣》(或稱《第凡內早餐》)在一九六一年首映後派拉蒙高層R先生舉起了大拇指,『這部片,我愛!』被誇賞的除了女主角柯德莉.夏萍,還有作曲家亨利馬仙尼。然而,片中由馬仙尼作曲,夏萍親自演繹的插曲,卻得到以下評語:『but the fxxking song has to go!』此話輾轉傳到夏萍小姐耳中,據說,她也從沙發上跳起來,不過,不是與R先生出同一鼻孔的氣,『除非我死了!』」

Audrey Hepburn

《珠光寶氣》成為經典,只要前奏音樂響起,夏萍便會浮現在大家眼前;感謝被她捍衞的插曲《月河》。

 

有她一日,都不可動除掉這首插曲的念頭。所以,到了今天,只要前奏音樂響起,夏萍便會浮現在大家眼前。感謝被她捍衞的這首歌,叫《月河》(Moon River)。

為什麼R先生會視它為一根刺不拔不快?這,可能與夏萍小姐「死諫」的理由一樣:《月河》,為一把嬌弱的聲線量身打造的歌曲,旋律美妙是一回事,唱起來有幾悅耳是另一回事。R先生也許是從普羅觀眾的感受出發,夏萍唱歌的功力,實不足以把一首插曲唱得繞樑三日。

一把像發育未完成的小孩嗓音,卻為什麼能造就經典?雖然,日後教《月河》置身殿堂,並非夏萍小姐本人,而是男歌手安地威廉斯—他的電視歌唱節目家傳戶曉,片頭曲就是《月河》。只是,就算像我一般也是先聽翻唱再聽原唱的聽(觀)眾,第一次與原裝版本照面,還是莫名悸動,因為,銀幕上的歌者,不是鼎鼎大名的女明星,卻是卸了妝的交際花,把對人歡笑的面具換成獨憔悴的心聲,用來提醒自己,我是誰。

33river01a

33river01b

33river01c

《月河》是讓觀眾看清楚「她是誰」的門。鏡頭,從樓上的窮作家聽到窗外傳來歌聲的一臉好奇,搖到樓下抱着烏克麗麗邊彈邊哼唱的女子。

她是誰?人人叫她Holly Golightly。實際上,名字是假的,身世也和身份大有出入。《月河》,便是讓觀眾打開一扇把她看清楚「她是誰」的門。鏡頭,從樓上正在寫作的窮作家聽到窗外傳來歌聲的一臉好奇,搖到他所看見的,樓下有一抱着烏克麗麗邊彈邊哼唱的女子,她和他,如此這般成了歌詞中的風景:

「兩個飄泊的人,想去看看這世界。這個廣闊的世界,有太多可以給我們去看的。我們追隨同一道彩虹的末端,在那弧線上彼此等候。我,那知心的朋友,還有月河,和我。」聽到這首歌來到窗前時,他和她,仍然只是你和我。當一曲既終,他和她便注定,「不論你去向何方,我都會跟到那裏。」

又是月,又是河。都是美麗的流動,好比為了生活來到大城市碰運氣的他和她。《月河》不朽,是它刻下了多少都市男女的,不只是一見鐘情,更有相依為命。在劇情的映襯下,先有歌者才有歌,先動人才動聽。據說夏萍本來不想獻唱插曲,後來不止唱了,還要力保它不被剪掉,因為她知道,那不是僅僅一闋插曲。

之前看《天虹》(一九七九),男女主角儘管到了異地也是相依為命,卻怎樣也浪漫不起來,可是由於編導心中少了音樂?

黃心穎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3river01d-1012x102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