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郎心如鐵

專欄
2019.04.13
168
撰文:林奕華

謝賢在《天虹》飾演的屠日天有幾「壞」?在第六十九集最後一句台詞,「你哋知道梁沛怡去咗菲律賓㗎啦?你哋同我去,掠低佢。」到了第七十集的第一句台詞,又是「我想你哋同我做低梁沛怡。」「你」是他的兩名打手,「佢」是汪明荃飾演的梁沛怡。梁與屠來到劇集最後五十集,已是未婚夫妻,故此當男方下令格殺勿論,由打手升級到殺手的下屬也愕然:「天哥,你同佢⋯⋯」馬上被屠先生打斷:「過去嘅事唔好再提吓,總之我決定咗咁做!」

郎心如鐵,在肥皂劇裏不是新招。《狂潮》(一九七六)中的邵華山令周潤發聲名鵲起,屠日天只是重磅加碼。然而這些發狠話的「壞」男人,卻又總是未傷到女人們的分毫,先在她的子彈下飲恨而亡。雷茵手上的是左輪,梁沛怡是來福槍,這兩位「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女英雄,下場迥異,是因為雷茵背叛了愛她的程一龍,是以飾演他的石堅到《狂潮》尾聲依然露了一手「奸人堅」的絕活,假意幫助情婦脫罪,其實是讓金絲雀變囚中鳥。

只是,雷茵本身就是「壞」女人,落得「罪有應得」是「天理循環」。她的飾演者狄波拉反而在這結局的安排下一洗煙視媚行的刻板形象,因為「壞」就是好:敢愛敢恨,真奇女子也。

31river01d

雷茵(狄波拉)用左輪殺掉邵華山(周潤發)

31river01a

31river01b

梁沛怡(汪明荃)用來福槍射殺屠日天(謝賢)

梁沛怡是另一個故事。在她面前的屠日天面上戴上什麼面具,應該只有她一個人看不見。當然有可能是集體編劇引致的前言不對後語,就算發現了最心愛的人是偽鈔販子,這邊廂力勸他金盆洗手,甚至放棄自己的全部事業,鼓勵他一同另覓從頭開始的天地。那邊廂,單槍匹馬,說走便走,於是上演未來女婿上門向準岳母追問未婚妻下落的戲碼。所以,這對經歷風風雨雨的男女,彼此認識多少?又或,彼此對對方說過的話,又記得多少?

準岳母說她也被弄糊塗了時,觀眾大抵最能代入她的感受。可是,類似台詞不止出現一遍。梁沛怡也曾在訂婚前夕撫心自問:「我愈來愈發覺自己知道佢嘅嘢實在太少⋯⋯」聽來似是開場白,但在接話的人說出「人與人之間係好難了解先嘅未有時間就,你哋仲有大把時間一齊嘅」之後,打開了一條縫的梁便把門關上,「我哋唔好講呢樣嘞⋯⋯」因為安慰她的這個「好」男人,是被她拒絕了的前男友方敦誠。

31river01c

方敦誠(嘉倫)在梁沛怡心中的第二男主角地位得以扶正,場景是監獄,主題是求婚。

飾演者嘉倫在《天虹》的主要戲分,亦隨着接下來過氣女友向他借用菲律賓的小木屋而正式啟幕。那,就是未來一連十集被梁用來躲避殺手追殺的「避難所」。更關鍵的,是他在梁沛怡心中的第二男主角地位,也將在第八十五集得以扶正。場景是監獄,主題是求婚。他在前面八十四集得到的「下次先啦」,總算換來伊人默默的首肯。但不代表天虹出現前,不用經過暴風雨。

那就是,「菲律賓外景戲」。

 

鄭秀文 黃心穎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1river01d-1024x7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