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女強人的心理

專欄
2019.04.06
117
撰文:林奕華

嘉倫在《天虹》前六十八集的對手,與其說是汪明荃,不如說是陳惠瑜,她是飾演阿姐的母親,全劇近乎只出現在她足不出戶的那個家。也沒有一個自己的朋友,除了,嘉倫這個女兒的追求者。

她的主戲,於是也只有一個,便是接待被女兒冷落的嘉倫。雖然,受女兒青睞的另一個男朋友謝賢也會出現在那客廳,但「伯母」口中唸出來的兩個名字就是不同,謝賢的屠日天,嘉倫的方敦誠,當然是後者更合老人家心水:「敦誠,你個人咁和藹,又肯原諒人,但係有陣時,好蝕底㗎。」在她口中的「蝕底」,就是令這老實男子蒙受委屈的女兒。

30river01a

30river01b

陳惠瑜飾演阿姐母親,全劇近乎只出現在她足不出戶的那個家。也沒有一個自己的朋友,除了嘉倫,女兒的追求者。

下一場戲,女強人終於下班回家,老實男不在客廳裏,但關心母親「咁夜唔瞓」就等於「乜你嚟咗」的那位先生之於阿姐扮演的梁沛怡的意義。它們是同一個煩惱,「敦誠嚟過呀,佢問你喎,到底對佢點呀?」如果工作太忙可以用來推搪,母親和迹近過期的男友,便是同一角色,他和她的功能,都是表現梁沛怡的心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若是一種致命誘惑,不是一般女人的「女強人」,又能抵抗嗎?

壞男人的吸引力是莫測高深,於乖乖女是雙重挑戰,對自己是突破,對他是改變,又或征服。但女強人本來不在此列,她,應該就如綜藝節目《娛樂大家》的原名—《阿姐有乜未見過?》。

真正女強人的人生不乏風浪,回到情感的港灣,應該不會把泊岸的小船當戰艦。同是汪明荃,《家變》的洛琳因而選了詹柏林,但在《天虹》,詹柏林卻變成讓梁沛怡看不上眼的方敦誠,連帶「女強人」也拖泥帶水,期期艾艾。在第四十八集,首先是要由母親提醒她「做個決定」—雖然稍後這位母親又勸女兒:「呢啲嘢,要順其自然嘅,你成日諗都無謂㗎。」就像嘉倫在同一集對汪明荃說:「我希望你早日能夠有一個決定。」轉頭又對鄭裕玲說:「我都睇化晒嘞,呢樣嘢都係唔急得,而家我索性都唔諗佢㖭。」再過幾分鐘,卻一通電話掛給汪明荃:「你點解咁早返屋企呀?你唔係唔舒服呀嘛?又係騰龍閣(工作)啲事呀?今晚我同你去馬會食飯,好唔好?」—而在她「做決定」和「做了決定」兩番剖白裏,開場白竟是同一款式。

「我唔否認我對日天係無感情⋯⋯」是借對「好男人」來對自己說話。以致結論是「我承認我好喜歡日天⋯⋯」。第一句的語法是double negative,第二句才是開門見山。乍看兩句之間是有了接納真正自我的轉變,但當被她拒絕的這位說了「屠日天呢個人係唔簡單嘅」,她便拂袖而去,彷彿好不容易築起的城堡不堪一擊。這不免使人疑問,這個是「女強人」,還是「好強女人」?

30river01c

作為母親的陳惠瑜,方敦誠(嘉倫)更合她心水,因此她提醒女兒「做個決定」。

30river01d

汪明荃把「答案」告訴嘉倫,但當嘉倫說「屠日天呢個人係唔簡單嘅」,她便拂袖而去。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0river01a-1024x76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