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當代女性的雛形

專欄
2019.02.09
141
撰文:林奕華

有一對夫婦,丈夫出軌,妻子一氣之下遠走英倫。在異鄉,她結識了一有為青年,二人共賦同居,誕下兒子,但是沒有結婚。這時候,女方的丈夫痛改前非,飛到英倫對妻子認錯。結果是,她跟隨丈夫回到香港,留下了兒子和他的情人不顧。二十多年後,兒子長大成人,與父親回到香港,因為父親的事業很成功,他也習染了飛揚跋扈。只是在女孩子眼中,那就是瀟灑。

被他這份氣質吸引的,是一小康之家三姊妹中的二姊。母親任職護士長,大姊持家有道,三妹年齡尚幼,所以,這位二姊猶如天之驕女。兩個都是寶貝的年輕人,本來打算以未婚夫妻名義一同出國留學,卻不料世事無常,有一天二姊的母親心臟病發,沒有人知道導致她隱疾致命的原因,是她聽到二姊在第一次造訪男友家之後提到的一樁小事:他的父親在玫瑰花之中獨愛紫色一種,每天都要挑新鮮的插在餐桌的花瓶裏,為了紀念喜歡紫玫瑰的早逝愛妻,也就是男友的亡母。

22river01a

母親彌留之際把大女兒南紅召到病牀前千叮萬囑,要她完成一件重要大事,並且必須守口如瓶。

22river01b

被阻撓交往的青年情侶,發現原來大姊暗中跟二姊男友的父親有曖昧往還。

22river01c

曾江把芳芳帶回豪宅謁見父親駱恭,曾江預言她會在老父面前笨手笨腳打瀉籮蟹。

22river01d

南紅上演棒打鴛鴦的戲分後,二姊和男友情緒反彈,她就會說:「我唔講得嘅⋯⋯」

 二姊的母親聽了轉述如聞噩訊,竟倒地不起。彌留際把大女兒召到病牀前千叮萬囑,要她完成一件重要大事,並且必須守口如瓶。在她嚥下最後一口氣前,二姊也答應了母親以後凡事都要順從大姊安排。而馬上面臨的姊妹矛盾,便是大姊對待二姊和男友關係的變臉:不贊成二人出國,更阻撓二人交往。當這對青年情侶丈八金剛,他們發現,原來大姊暗中跟二姊男友的父親有曖昧往還。這「見不得光的關係」終於在大姊的男友被牽扯進來時曝光,一張巨額支票寄到大姊窮男友手上,開支票者並非別人,正是二姊男友的父親。所有蛛絲馬迹全都指向大姊:她,會不會就是有錢人的禁臠?

聽起來的倫理大悲劇,在我看來卻像女間諜Mata Hari的東方版。飾演大姊的南紅,在她走進母親病房一刻開始,便沒有選擇地要接受上級的任務。放在諜戰劇的世界裏,這角色叫臥底。分別只在,臥底的身份一來會有同黨掩護,二來,為了使任務得以履行順利,通常這個人都不會把破懷性暴露人前。但是南紅背負這項不能說的秘密時,卻一而再被抓住證據,因而不斷被眾人進行逼供。一句台詞在她口中,如是變成了迴旋曲:每上演一段棒打鴛鴦的戲分後,輪到二姊和男友情緒反彈,向她施加壓力,她就會說:「我唔講得嘅,我唔講得嘅咧⋯⋯」一時百辭莫辯淚眼汪汪,一時眼色一轉,又回復鐵石心腸。

二姊是蕭芳芳,她的男友是曾江。兩個人的化學作用出奇微妙,既不像芳芳與呂奇,更不似芳芳與謝賢。他們就是有種男女朋友之間少見的孩子氣。

有一場,曾江第一次把芳芳帶回豪宅謁見父親駱恭。導演楚原把它營造得如同美國小說《小婦人》的二姊喬(Jo)踏進老先生的大屋。喬最有名的軼事,是粗心大意把穿去舞會的裙子燒了個洞。芳芳的二姊,則早被曾江預言會在老父面前笨手笨腳打瀉籮蟹。果然,她避過了一屁股坐在忌廉蛋糕上,卻躲不過一腳勾跌了曾江,讓蛋糕凌空降落在她的新裙上。她對他瞇鼻子,他對她聳肩頭,感覺是親暱多於親密,就如,像兄妹多於像情人。

當然,南紅誓死不說的原委,觀眾老早已經心照。所以,《少女情》(一九六七)不免也給人「搵戲嚟做」的印象。只是從另一角度來看,這部電影把傳統女性的角色給了南紅,芳芳的當代女性,便更顯雛形。

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22river01a-1024x8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