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蕭芳芳的重要角色

專欄
2019.01.19
250
撰文:林奕華

蕭芳芳在粵語片時代有一個重要角色,不是白燕,不是紅線女,不是梅綺,不是紫羅蓮,不是芳艷芬,不是羅艷卿,不是白雪仙,甚至不是南紅可以像她那樣心無旁騖地鑽研的,是「女朋友」。

如果沒有記錯,芳芳在一九六○年代拍下上百計的電影中,應該沒有演過「人妻」。「人妻」和「女朋友」,不止是男人身邊女性的名分,更是女性本身的自我價值與自我定位。比蕭芳芳早上一代的Divas們,不是沒有飾演「女朋友」的機會,只是「人妻」之於她們更能象徵肩負重任,她對於他,不是小菜,是主食,不是甜點,是良藥。

試問有哪位紅伶沒有在「人妻」的遭遇裏拿下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當然,「人妻」另一個不可能由初長成的芳芳來挑戰的原因,是「她」明示也好,暗示也好,都和女人的天職有關。是女人,不是女孩。即是上一代的紅伶們也各自經歷過她們的「女朋友年代」—白燕是刁蠻女,芳艷芬是俏佳人,白雪仙是帝女花,等等等等—但任性的本色只能在極其有限的空間施展,因為不旋踵,不要說「人妻」,就是「人母」的重擔已從天降,但,誰說快高長大的人生三級跳,不正是當年女明星在大銀幕上的終極任務?

誰叫在我們的文化裏,唯有當上母親之後,她才有可能是兒子那一輩子的「女朋友」。

前輩們要繞一圈來扮演「女朋友」,芳芳雙十年華,加上時代進步,這邊廂跳阿哥哥,那邊廂為人母,太不協調了。然而,身穿瑪麗關式短裙的「女朋友」,不代表因為亭亭玉立就能豁免於照顧永不長大的男主角,因為那是老好粵語片的優良傳統。

怎麼照顧他們?

我們今天把它叫作玻璃心,就如整形手術叫做美容針,聽上去時髦、靈巧,其實是避重就輕。反而在那個時代的觀眾更有膽識面對自己,接受自尊心就是自尊心,像在《少女心》(一九六七)中的胡楓,乾脆直認不諱,「女朋友」的存在,就是要在小男人扮演大男人時捨命相陪。

而他們的藉口,不是原因,往往離不開一個字:窮。

19river01a

胡楓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裏,讓蕭芳芳扛起木椅,把房門撞開。

19river01b

胡楓口中吐出的第一句話是:「玉嫻,我要錢,你有無?」—像不像賭氣的兒子對母親進行情緒勒索?

19river01c

胡楓說:「無錢唔得㗎,我而家決定去搵⋯⋯買主!」芳芳把他一把拉住:「你唔好去啦。」

有一幕,胡楓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裏,讓蕭芳芳扛起木椅,把房門撞開,跪在他面前,哭求他不要生悶氣。然後,從他口中吐出的第一句話是:「玉嫻,我要錢,你有無?」—像不像賭氣的兒子對母親進行情緒勒索?所以,芳芳的台詞也像面對兒子向自己攤大手板的反問:「你要幾多錢?做乜嘢呀?(邊問邊嗚咽)」

「做乜嘢?如果我有錢,我阿媽就唔使冤枉死,如果我有錢,我就告佢地草菅人命。如果我有錢,我就唔使住木屋,唔使俾人逼拆,俾人趕啦!玉嫻,你話俾我聽,我值得幾多錢?我值得幾多錢?我決定出賣我自己,出賣我嘅靈魂,你要唔要?我賣俾你,你要唔要呀?」

雙手使盡力氣搖撼着女朋友的肩膊,害芳芳梨花帶雨,哭聲震天,但不忘苦口婆心:「家輝!你鎮定啲!」

「鎮定?」可能在芳芳的反應中看見了自己的歇斯底里,胡楓飾演的家輝終於冷靜了下來:「鎮定?我明白嘞,你係愛我,但係你無錢,响呢個社會,响呢個時代,無錢唔得㗎,我而家決定去搵⋯⋯買主!」芳芳把他一把拉住:「你唔好去啦。」「放手!放手!」「家輝!」

粵語片經典劇目中有《難為了媽媽》(一九五一)、《難為了家嫂》(一九六五)、《難為了嬌妻》(一九六六),上述都是已經嫁雞隨雞的角色。但看着呼天搶地的蕭芳芳,不免覺得《少女心》原來上演的是《難為了女友》,抑或,《難為了芳芳》?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19river01a-1024x76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