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百變青春偶像

專欄
2018.12.29
199
撰文:林奕華

後來,「百變」這份本領,還是由銀幕發展到舞台上,由伶人的表演轉化到藝人形象上的無所不能,讓個人演唱會在八十到九十年代的香港大行其道。新一代的偶像們繼承了前輩那「萬能老倌」風範,一襲披風,一把摺扇,一頭長髮,一雙高跟鞋,魔術般引發了觀眾的百般好奇,萬般想像,一時雌雄莫辨,一時中西合璧。

在今時今日娛樂舞台上已經絕迹的熱鬧—如果你要叫它「風尚」也無不可,要追溯它的始源,還真是可以由六十年代冒起的本土青春偶像說起。陳寶珠有陳寶珠的忽男忽女,蕭芳芳有蕭芳芳的亦剛亦柔。而說到「多面手」作為戲路上的挑戰,光是蕭芳芳就有兩部在我小時候把它們混淆了的《玉面女煞星》(一九六七)和《千面女福星》(一九六八)。

《玉面女煞星》的男主角是呂奇,《千面女福星》的男主角是張儀。從演出對手上來看,它們都不像謝賢與芳芳的配搭深入人心。所以,兩部以「玉面」和「千面」標榜女主角「面面俱到」的電影,某程度上,就是獨擔大旗的考牌。

 

16river01d

《千面女福星》的男主角,是較少與蕭芳芳合作的張儀。

男主角是花萼,女主角是花冠。既是花冠,便不能被固定形象限制了色香味,相反,應劇情需要,她得千變萬化才能令觀眾覺得值回票價。率先要跨過的門檻,便是芳芳一人可以有多少把聲線,多少種面相。

看《玉面女煞星》時,最堪玩味的有兩點。一是繼承伶人前輩們的戲路,芳芳「扮鬼扮馬」不遺餘力。表面上看,一身介乎西班牙鬥牛勇士和墨西哥獨行俠的穿戴,配上百步穿揚的雙槍,與片中四眼學生妹的另一造型大異其趣。照顧了年輕的觀眾,也不能忽略老好的影迷。搖身一變,竟是白衫黑褲梳起唔嫁的俏媽姐。一口鄉音濃重,體態也隨而婀娜多姿。劇情安排這個「她」和在片中負責搞笑的鄭君綿(名尖士邦)來一段「調(情)戲」:

鄭:阿銀姐,你得閒嗎?我想請你睇五點半公餘場,係蕭芳芳做嘅。

蕭:(順德人)我而家唔得閒呀,仲有好多工夫未曾做。

鄭:(模仿她)咁你幾時得閒呢?

蕭:咁啦,半夜十二點啦。

鄭:好呀,好呀,一於今晚半夜十二點响悶口燈賴(响門口等你)。

接下來,俏銀姐把花園用的草地灑水器請尖士邦代為拿在手上,尖欣然應允,灑水器馬上四面旋轉水花四濺,害他未嘗晚上被爽約之苦,先在原地慘被戲弄成落湯雞。

這一幕由青春逼人的蕭芳芳演來自有其新鮮感,可是看着看着,我不能不想起精於此道的「萬能旦后」,使眼前的芳芳有若「鄧碧雲上身」。

 

16river01a

蕭芳芳在《玉面女煞星》中的「銀姐」,與鄭君綿(名尖士邦)來一段「調(情)戲」。

「上身」,恰恰又是蕭芳芳一九八○年自資拍攝的《撞到正》中的重要橋段。落鄉戲班的背景,梅香阿芝的設定,莫不有着新一代電影人向上一代伶人致敬的意味。

蕭芳芳在《玉面女煞星》中的「銀姐」如是承先啟後,先有林亞珍,後有苗翠花。就是她青春期留下的身影,日後也經歷無數的模仿與複製。《玉面女煞星》裏,她大跳阿哥哥和秀了一手鼓技,更高歌膾炙人口的名曲:「兩隻眼核放光,推推踢踢似頭野狼。歌舞玩弄惡黨,郁親手就聽殃!」

 

16river01c

《玉面女煞星》裏,她大跳阿哥哥和秀了一手鼓技,更高歌膾炙人口的名曲。

十八般武(舞)藝,乃當年偶像的必備條件。蕭芳芳示範的,是新一代的本錢要有,上一代的本領也不能少。結合時代新舊交替,之後也影響了後起之秀如張國榮、梅艷芳。但二人相繼提早退場,又造成了接班人的斷層。

香港的偶像曾幾何時堪稱人人一時無兩,這解釋了為什麼在熒幕上看到受訪的蕭芳芳如此解渴。她,仍然「玉面」無人能及,「千面」無可取替。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12/16river01d-1024x77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