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偶像的自覺性
專欄
2018.12.22
111

蕭芳芳說她的表演有時候太自覺。自覺,是創作者的本能,它像多出來的眼睛,長出來的翅膀。有些人需要多重身份,並不只是為了好玩,而是身負解套的重任,一來幫助別人,二來拯救自己。「偶像」就是一例。欠缺自覺性的偶像,存在感全賴流量決定,相反者,知道外表再光鮮亮麗,都只是一襲夜行衣,方便行走於他人的慾望與自己的使命之間。
蕭芳芳的偶像自覺性,有別於其他同儕,可見於她拍過的粵語片—除了領導時尚、深入人心,還有像《玉面女煞星》(一九六七)般,探討什麼是「偶像」。

15river01c

作家施威筆下的蝙蝠女,平日需要有另一重身份,「大近視表妹」如是派上用場。
作家施威筆下的蝙蝠女,平日需要有另一重身份,「大近視表妹」如是派上用場。

《玉面女煞星》中的蕭芳芳飾演作家施威(呂奇)筆下的女俠蝙蝠女,平日需要有另一重身份,「大近視表妹」如是派上用場。「表妹」與「表哥」,「作家」和「作品」,從屬關係十分明顯。如果把「愛情」當等號放在二人之間,這其實是借行俠仗義來掩飾的兩性捉迷藏。「作家」想創造百變的「作品」,「表妹」要脫離表哥的操控,兩條故事線的交錯,成了電影尾聲時沈殿霞的揭盅:「施威,你正一係摩登梁山伯,呢個祝英台走咗你都唔知?」—第三層身份才是本尊,她就是被送機歌迷簇擁,正要飛離香港的新加坡歌后芭芭拉。
「梁山伯與祝英台」暗渡陳倉的招式叫女扮男裝,但《玉面女煞星》玩的是醜小鴨其實乃白天鵝。真要談到是否匹配,「表妹」與「表哥」的距離,正是在於前者對自己的想像力早已超越後者,而「作家」和「作品」難偕白首,從藝術而言,乃後者的自我完成,也並非靠前者之功力。《玉面女煞星》如是確認「梁山伯們」永遠認不出「祝英台們」,又同時道破「表哥們」一直刻板定型了「表妹們」。

呂奇分飾作家施威和情敵飛天龍,一正一邪爭奪蝙蝠女的「版權」。
呂奇分飾作家施威和情敵飛天龍,一正一邪爭奪蝙蝠女的「版權」。
呂奇與芳芳對唱改編自《夢斷城西》主題曲《Tonight》的中詞西曲,兩人都忽然變裝。
呂奇與芳芳對唱改編自《夢斷城西》主題曲《Tonight》的中詞西曲,兩人都忽然變裝。

片中有一幕呂奇一人分飾作家施威和情敵飛天龍,一正一邪爭奪蝙蝠女的「版權」,那就是芳心誰屬。雖然在作家的意識裏,飛天龍會怒吼「施威,你同我爭蝙蝠女,我問你,蝙蝠女嘅本來面目,係點嘅,你講!你講!你講!」隨着餘音嫋嫋,但見作家自言自語:「係噃,蝙蝠女係點嘅呢,我真係都唔知。我成日寫佢戴住個假面具,我應該向讀者交代,蝙蝠女係一個年少貌美,人見人愛嘅偶像,佢應該似⋯⋯」
像誰?鏡頭跳接到「玉女」形象的芳芳,在「表哥」面前唱着改編《夢斷城西》主題曲《Tonight》的中詞西曲:「不要外國影星女野貓不羈。神態(忽然『變』了晚裝)」,呂奇接唱「何如(忽然『變』了西裝)」,又轉回芳芳唱「應好靜矜持,倘放蕩太不羈,最可鄙。」呂奇唱:「合意人兒,山伯大眾歡喜,會寫詩,會唱歌,夠心癡」,芳芳唱:「弱態,古曲味太多一啲,不似是俠女心意。」輪到呂奇:「想剛健似寶珠(呂奇做了個矮膝揮刀一斬的動作,使人頓悟他口中的『寶珠』姓陳),不算合宜,蝙蝠俠似芳芳,理想啲」再轉回芳芳:「好啲。」最後是呂奇「一錘定音」:「同意!」
下一鏡,南柯一夢醒來,表哥抹了額前冷汗,自言自語:「唔係真㗎?」什麼是「真」?那是在另一場裏,他以作家身份要給蝙蝠女製造「加碼三圍」的「真正肉體」,以滿足讀者訴求。話音未落,蝙蝠女已饗以老拳,表哥/作家才又一次如夢初醒:「你係真嘅蝙蝠女?」
連自己創造的角色都難分真假,注定這故事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最後也只能天各一方,都怪,作品不是作者的,蝙蝠女是大家的。
因為,她就是「偶像」。

呂奇分飾作家施威和情敵飛天龍,一正一邪爭奪蝙蝠女的「版權」。

呂奇與芳芳對唱改編自《夢斷城西》主題曲《Tonight》的中詞西曲,兩人都忽然變裝。

作家施威筆下的蝙蝠女,平日需要有另一重身份,「大近視表妹」如是派上用場。

古天樂 黃智雯 鍾欣潼
人氣 TRENDING
劉愷威 鍾欣潼 李佳芯 宋慧喬 Wanna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