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別無分店的芳芳

專欄
2018.11.24
195
撰文:林奕華

11river01a

處於尷尬年齡,蕭芳芳與陳寶珠合演《紅線女夜盜寶盒》。

 

蕭芳芳在《大學問》裏被觀眾提問:「請問你的代表作是?」她:「還未被拍出來。」

響起全場掌聲。大抵聽者有意:最好是還未被拍出來,代表,還有機會被拍出來。

但,芳芳真的沒有代表作嗎?很多像我追隨她的影藝生涯的人不會同意。只是,在她拍過的影視作品之中,也許沒有一部像《珠光寶氣》(Breakfast at Tiffany’s)(一九六一)之於柯德莉夏萍般,讓蒂梵妮、紐約第五大道、紀梵希,以至楚門.卡波提等,既是簽名式又是大品牌的時代標記,在一位女明星的纖瘦身影上發揚光大,永續神話。

但這乃非戰之罪。芳芳正值青春少艾之齡,香港是香港,紐約是紐約。公平一點,芳芳還是有在她的不同人生階段,不同事業時期,一次又一次的柳暗花明。

童星,本來就很難度過尷尬年齡,但我深深記得,也慶幸,她有一部《紅線女夜盜寶盒》(一九六三)。武俠片拍多了容易面目模糊,但諸葛青雲臥龍生等武俠大家及時出手,把她帶到不是只有打,更有戲可以演的情感世界去。光看片名如《玉面閻羅》、《鐵劍朱痕》(同是一九六五)、《劫火紅蓮》、《碧落紅塵》、《萬劫門》(同是一九六六),沒有一個是沒有文章的。劇中人的名字,平淡如吳如瑛、娉婷如古飄香、冷傲如雍冰、雅致如林凝碧、命途多舛如水中萍,小時候聽過了就不會忘記。當然,《龍虎下江南》(一九六三)中的莫臥兒和《紅線女夜盜寶盒》的紅線一樣引發無邊想像。成為大眾寵兒的,還是杜娟兒,蕭芳芳的武俠片高峰,我會說是《聖火雄風》(一九六六)系列。

之後轉入楚原時期與莫康時時期,歌舞、喜劇、占士邦、癡男怨女,類型與戲路隨年齡漸長而大開,絕版演出紛至沓來。《千面女福星》外還有《玉面女煞星》(同是一九六七)。《甜甜蜜蜜的姑娘》(一九六七),外還有《香噴噴小姐》(一九六九)。《殺手粉紅鑽》外也有《鑽石大劫案》(同是一九六七)。「金」字掛帥有《金鷗》,《金骷髏》(同是一九六七)和《金蝙蝠》(一九六六)。「藍」字當頭有《藍色毒黃蜂》(一九六七)和《藍鷹》(一九六八)。「飛賊」旗號有《飛賊金絲貓》、《飛賊紅玫瑰》(同是一九六七)。演對手者,由《青春戀歌》、《冬戀》、《窗》、《紫色風雨夜》(同是一九六八)的謝賢,到《花樣的年華》(一九六八)與《花月爭輝》(一九六九)的呂奇,一個匹配一個新鮮。還有胡楓與曾江,後者在《飛女正傳》(一九六九)中染上白髮,不是負責談情說愛卻是感化開導。戲曲片不多,亦兩度與陳寶珠粉墨上陣,《七彩胡不歸》(一九六六)是悲劇,《玉郎三戲女將軍》(一九六七)是喜劇。連驚慄片也沒交白卷,《一步一驚心》(一九六七)如果不夠嚇人,《鎖著的新娘》(一九六八)就夠攞膽。一場虛驚之後,息影求學之前,蕭芳芳仍有兩部活色生香之作,《五月的紅唇》(一九六八)和《媽媽要我嫁》(一九六九)。

在一九六五至一九六八年間,蕭芳芳一年裏可以拍攝三十部以上的電影,當中應有許多連她都忘記了內容。然而演員負責留下情感的記憶,觀眾負責把記憶珍藏、分類,最後是翻新。上文提及的電影,從來沒有遠離我的生活太遠,因為蕭芳芳不只演活了片中的角色,她更以別無分店的風格陪伴我輩一路走來,找尋屬於自己的自己。

代表作,原來可以不是一部作品,而是化零為整的,人生。

 

11river01c

《花樣的年華》夥拍呂奇,很有新鮮感。

11river01d

蕭芳芳拍的戲曲片不多,與陳寶珠粉墨上陣的《七彩胡不歸》是悲劇。

許志安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bka.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8/11/11river01a-1024x76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