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歌舞導遊

專欄
2018.06.16
148
撰文:林奕華
《千嬌百媚》這段放在片頭的雜錦旅遊到底美中不足,因為它只有舞沒有歌。
《千嬌百媚》這段放在片頭的雜錦旅遊到底美中不足,因為它只有舞沒有歌。

Musical 在舞台上,能量來自編排上的千變萬化。Musical 的「舞台」轉了在片廠裏,所有變化,都在於導演的鏡頭調度。即是,坐在劇院裏,觀眾看到的是全景,坐在電影院裏,全景不是最精采的,反而怎樣擷取不同的角度才更考導演功夫。儘管電影本來就是化零為整,又化整為零的拼圖遊戲,但以 musical 電影是最好玩的萬花筒。 華語歌舞片經常採用「歌舞團」作為故事背景,又近乎千篇一律地把情節建立在「經費不夠」,年輕人的「夢想(成為藝術家)」受到挫敗的基調上,再營造各種戲劇衝突,屬於「例牌菜式」。甚至,上述方程式還有可能不是直接來自荷李活,而是潮流上有一直緊貼阿美利堅文化的日本。在看林黛的《千嬌百媚》(1961),導演是陶秦,我感覺眼前是一部東洋musical 電影。顏色、構圖,濃濃的時髦,但也濃濃的異國風情。 有趣的是,片頭字幕上,在陶秦的名字出現是,身份除了是編劇、導演,還有史無前例的「設計」。 《千嬌百媚》以歌舞團周遊列國為主題,歌舞場面,理所當然是採風大全,中國有花鼓舞、採荷撲蝶舞,日本有櫻花舞、扇舞,泰國有酬神舞,南美有熱浪舞,西班牙有鬥牛舞,曼波,法國肯肯⋯⋯在那不是電視廣告天天都在鼓勵我們貸款享受人生預支快樂的年代,買一張戲票可以環遊世界增廣見聞,誠然是物超所值。 然而,《千嬌百媚》這段放在片頭的雜錦旅遊到底美中不足,是因為它只有舞沒有歌,故此,兩年後在《教我如何不想她》(1963)中出現的「天下一家」,便讓葛蘭與林黛隔着時空各擅勝場。林黛是旅行社廣告片,葛蘭是親筆簽名的明信片,上面寫着 wish you were here。 原先是小型歌舞團台柱,男朋友雷震為出人頭地拋下了她,改投喬宏旗下,一鳴驚人的,就是當上歌舞導遊。甫登台就氣勢不凡,唱:「一張世界地圖五顏六色,就像遊山玩水走馬看花,不管東南西北,到處為家」,但這不過是開場白,真正的「走馬看花」還在後頭。 第一站是夏威夷,別人穿著草裙翩翩起舞,獨她一身旗袍,卻在動作上一模一樣:「搖搖擺擺,歡歡喜喜」。第二站是富士山下,「 Dozo,Dozo,日本禮貌最周到,銀座的街頭看個不了,最有趣是有樂町,我學會了一個字,到處說 Arigatou。但是不說再會 Sayonara。」任被和服美女包圍,她身上仍是端裝嫻雅的民族服裝。 第三站,旗袍由白轉黑,音樂換了是查爾士頓:「年輕的國家美利堅,讓自由和民主你領先,飛機和汽車跑得快,跳舞也迎頭賽火箭,年輕的總統 Kennedy,身體強,精神好也勤儉,最好也來跳查爾士頓。」第四站威尼斯:「來來往往 Gondola,流水帶走了往事。」第五站西班牙:「不怕牛脾氣多麼兇,張開了手中旗,滿眼紅。晚上美人來相會,風流萬種,OK!」 五襲旗袍去了五個城市,舞台上最後以黑頭髮黃皮膚的聯合國列陣,簇擁着「親善大使」葛蘭唱出踏上歸途的終曲:「所有年紀小的兄弟姊妹,凡是年紀老的爸爸媽媽,不管紅黃白天下一家,大阪東京,巴黎倫敦,南北的阿美利堅,你和我,大家都 Mu cha cha!」許是大受歡迎,添食再斬四両,歌舞導遊又帶我們去了南美、印度、高加索和馬來西亞,Muchacha。 終場曲排場足,場景也豪華,但鏡頭動也不動擺在中間,歌舞如是被打回原形,雖然足迹走遍全世界,觀眾最後卻似從沒有離開夜總會。

《教我如何不想她》的葛蘭,五襲旗袍去了五個城市。
《教我如何不想她》的葛蘭,五襲旗袍去了五個城市。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6/88river01d-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