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李菁與三大導演

專欄
2018.04.22
583
《新獨臂刀》有姜大衞也就有狄龍,女主角身居惺惺相惜雙雄之間,她要嘟起嘴巴把他們叫回來。

坊間有云「邵氏四大導演是港片的開創者,沒有他們就沒有後來的香港電影」。按他們加盟的年份排先後,李翰祥居首,次之胡金銓,第三是張徹,最後,亦是唯一仍然在世者,剛剛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獲頒終身成就獎的楚原。

四大之中,胡金銓在邵氏時期最愛用的大女明星是樂蒂,《玉堂春》(一九六四)、《大地女兒》(一九六五),女主角都是她。到了一九六六年開拍《大醉俠》,在第二期南國藝員訓練班選上身手不凡的鄭佩佩。鄭佩佩的同班同學有秦萍、方盈、邢慧、李菁。那一年,李菁在當了兩年銀幕上的實習丫鬟後,憑高立導演的《魚美人》一舉拿下亞洲影后名銜。

林奕華:李菁一鏡直落的表演

李菁之後十年的銀色事業線,大可見諸她和張徹、李翰祥和楚原結下的段段片緣。

論合作密度最高,當數張徹。即便不是搶到頭炷香—號稱第一部香港百萬票房電影《獨臂刀》(一九六七)的女主角小蠻是焦姣,但在《新獨臂刀》(一九七一)中當小蠻換成巴蕉,王羽變成姜大衞,她就是給他送上寶刀的女主角。只不過,一如《保鏢》(一九六九),有狄龍就有姜大衞,《新獨臂刀》有姜大衞也就有狄龍,女主角身居惺惺相惜雙雄之間,戲分多寡還不能由她是唯一女性決定。《保鏢》的師妹,《新獨臂刀》的村姑,異曲同工的,又分到站在二人成對,她要嘟起嘴巴把他們叫回來,「噯,你們就不理我了」的對白。

陶傑:李菁的那個時代
林奕華:兩男之間的李菁

就算在二人時刻,她與鍾情的姜大衞在打雞蛋,他念念不忘的,還是單人匹馬九死一生的狄龍。他說:「他怎麼還不回來?」她說:「哪有這麼快?太陽都還沒下山。」平行剪接,那邊廂的狄龍,已身墜繩網,被一刀腰斬分成兩截。

試問,巴蕉的情戲,怎能憑一句「為什麼好人就這麼容易死呢?」加一句「你怎麼不說話?」和在聽到姜說「我要為他報仇,我要為他報仇」之後,說了兩句「別去,別去。」再把頭枕在姜的肩上,就扳回分數?劇終時姜大衞縱然不死,但舉目遙望狄龍新墳,李菁演的,難道不是「神女有心」?

尚幸陽剛導演還有兩部李菁不是只有文戲的《鷹王》(一九七一)和《群英會》(一九七一)中折子戲〈白水灘〉。前者她一人分飾忠奸姊妹,後者劫法場不讓鬚眉。

據說李菁一直希望能演上乾爹李翰祥的戲。一九七四年的《傾國傾城》狄龍是光緒皇,姜大衞是寇連材,凌波是晉豐皇后,而萬眾期待的珍妃,落在一個新人叫蕭瑤。一九七七年的《金玉良緣紅樓夢》,有說她也極力爭取薛寶釵。此說可信程度不高,因凌波自資拍攝的《新紅樓夢》不是更早已經開鏡,賣點就在兩大影后繼《三笑》(一九六四)後再度攜手,凌波是怡紅公子,李是蘅蕪君?

李菁沒有在李氏的兩部「正劇」上留名,倒是在兩部風月小品中遺下艷迹,一是《捉姦趣事》(一九七五),一是《洞房艷史》(一九七六)。

最後輪到楚原。李菁在邵氏的告別作是《楚留香》(一九七七)。她飾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黑珍珠。片中羣雌粥粥,有初登邵氏銀幕的苗可秀、《愛奴》(一九七二)貝蒂、只得一場戲的燕南希,和「邦女郎」陳思佳等,唯獨李菁由頭演到尾。我把這次楚李合作視為投桃報「李」—在《朱門怨》(一九七四)和《新啼笑因緣》(一九七五)中,李菁不論飾演委婉的大少奶,抑或意氣風發的財政廳長千金賀莉霞,都是給楚原的大卡士仗義跨刀。

再獨特的客串,到底不是第一女主角。

李菁在乾爹李翰祥風月小品《捉姦趣事》留下艷迹
在《朱門怨》飾演委婉的大少奶,是給楚原的大卡士仗義跨刀。
李菁在邵氏的告別作是由楚原執導的《楚留香》,飾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黑珍珠。

 

許志安 馬國明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4/朱門怨李菁-150x150.jpg